因为版面调整,最近又开始看电影了——不看片很多年,早年间课业关系的逆反。更热爱综艺节目,不需要费脑子,多么可爱啊何以解忧唯有康熙。

也是因为课业关系,看时会不由自主地跳脱,这个镜头为什么要这么切,噢这个人物设置原来在这儿等着哪。很多时候会暂停在关卡上,想,如果是我,怎么处理。

想不出来。能想出来的,都相当蹩脚狗血,自己都想煽自己的那种。果然是没法做编剧啊。

喜欢的剧作家是契诃夫,由氛围,性格推动进展,而不是靠所谓的,动线清晰的事件。是汪曾祺还是谁说过,短篇小说是苦心经营的无结构,为这老头儿还跟林斤澜较劲过。以及最近流行的卡佛,要我说,哥们儿就是一现代美国节制感情版契诃夫呗。

不具备很好的想象力,生活经验也不够丰富,人生宗旨又是“不折腾”,很不喜欢所谓的“戏剧性”——果然真的是没法做编剧的。

好故事是怎么生出来的呢?在我这里,是要先看地形,看看源头,看看周边,开始挖渠,水流顺着地形自然湍急,自然平缓,哪里又有条溪能补充水源……是苦心经营的自然流淌。

哪里有那么多自然。搜,我的的确确是不适合做编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