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1 13:07:57

这是五年前教初三的时候,学生的一次考试作文题。

他们当然不会写辞旧迎新的跨越。

但是,今天,2015年的第一天。已经是中午1208分了,我依旧在暖暖的被窝里,外面的阳光很和煦明媚,透过老妈新换的蓝色百叶窗,照进朝南的房间。虽然不至于能照到我的床头,但望着屋子一角的阳光,以及那备阳光照得透亮的百叶窗,还是能够新生一种宁静和美好。

可是,其实从早上睁开眼睛看到某家长凌晨两点多发的两张外滩CAITA事故的照片时,2015年的第一天就不那么美好了。

赶忙看新闻,35死(2510男,最大的36岁,最年轻的16岁)及现在已上升到的49伤,这些数字触目惊心,这些画面不忍多看。

居然就是发生在上海,发生在我从高中到现在以为一直可以看到天荒地老的外滩(高中以前的外滩,对我而言就是上海的无比遥远的一地标,得坐20路从终点站到终点站的地方,仅此而已),发生在那个曾经和很多人约好的碰头地点——陈毅广场……

回想自己用键盘打日志,也已经超过十年之久了。开始进入人生的第四个十年之后,我就发现,那些能够存在十年以上的人事物都是比较了不起的,比较重要的,或者说是比较有意义的。

我的坏习惯是一开始喜欢认真地打文字然后配上一张自认为比较文艺的来自网络的图片,其实这也不是坏习惯;后来发展为喜欢在记录每天生活的时候配上各种和文字相关的照片,基本都是我自己拍的;演变到后来,基本是发照片,然后看图说话;到现在,就是没有文字也没有图片,什么都没有了。

于是,今天想着写个长长的流水账,想要很认真,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要知道,我用了八年多的时间和阅读经典渐行渐远,只能读着学生的作文在在帮助他们提升语言能力的时候逐渐降低了自己的阅读质量。曾说自己最爱散文,但读得最多的散文,却是学生的600字作文。即使,我也很努力地买书看书,我也会收获触动或启发,但是,现在的年龄真的剥夺了我曾经很好的记忆力,很多东西看过后不久就又都忘记了。面对逝去的时间,面对年龄的增长,面对越来越差的记性,自己真的无能为力。痛苦的是,明明你意识到某些东西的丧失,却还有人在那里要说你的脑袋是“移动硬盘”、“你的记忆力好可怕”的那种无奈……那些记得,只是源于对于那些人那些事当时有照片的记录,照片本就能代替文字来记录,仅此而已。我相信很多人能与我有这样的共鸣——这个我记得,那天的那张照片……可是,现在连拍照记录生活都懒了,竟发生在这个手机如此发达的年代,连我自己都换了号称拍摄效果不错的苹果手机的年代!!!

以前周校长总是说,你们 文科老师思路混乱,没有我们理科老师思路清晰,当然,艺术老师思路最混乱。

他当然是开玩笑的!

但是,我真的愿意承认,我就是个思路混乱的人。

所以男票总是要说,文科生的世界无法理解。

比如现在,我做了下字数统计,1099字了,我还没发现者一千字和“跨越”有什么关系。

我的思维总是可以像蝴蝶效应那般,由一件小事联想到完全不搭界的十万八千里以外的事情上。

人家说,写博客就是把自己的臭袜子脱下来挂在自己门口让人家闻。其实,我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要闻,因为,它或许真的只是臭袜子。甚至写完了连自己都不会再去从头到尾看一遍,打错的字更是不在意。

所以,其实我很能理解那些作文写得很长总是收不了尾的孩子,我也能理解那些开头就用了300个字最后或许还没能进入正题的孩子。只是,好在,我是在打日志,打流水账,可以随心所以,而他们是在写作文,必须用600800字把想要表达的东西说清楚说深刻说生动。

对于跨年,我的思绪还会停留在“1314”,从2013年到2014年,人家说这是跨过了一生一世。

我记得2013年的最后一天,我在恒隆广场门口看到有小型乐队的演唱,有跨年的小屏幕,看了一会,然后就回家了。

一晃,就到了2014年的最后一天,我给学生的是一本人人都一样的台历,选了13张学校的图片。

真的,我告诉他们,接下来的一年很特殊,因为和你相处的身边人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匆匆这年,匆匆2015

我都还没说,一模结束放寒假,然后就31日开学,接下去大家相处的时光连四个月都没有。虽然很多人没有用台历的习惯,但是它小小的,放在书桌上,可以提醒你,上帝的公平就在于给每个人每天都是24小时的时间,就看你如何利用。我的公平在于,最后一年,给每个人的新年礼物也都是完全一样的,就像中考给每个人的机会是平等的,就看你如何对待与发挥。

其实,我是用匆匆的脚步走过2014的。

最后一天,没有迎新活动,还留下抓订正,应该是全校倒数第二个晚回家的老师,还有物理老师在抓人呢。

晚饭和男票的几个小伙伴吃日料,大家说着倒计时。

一桌六个人,没有人去倒计时过。

我打下这行字的时候,突然想起,男票曾经说过他去倒计时过的。好吧,他的人生比我完整。

晚上出门的时候,其实老妈还说,你上一次倒计时是高二的时候对伐,2000

我说,没有啊,高一吧

高中时候,每次都有倒计时的愿望,但是每次都没实现。

就因为当时没有照片,所以我的记忆现在很模糊。

1999年,我记得一群初中好友说要倒计时的,并且也来到了外滩

但是,八九点钟的样子,也不记得原因了,我们就回去了。

2000年,又说去倒计时,后来什么情况我也不记得了。

但是我记得自己写了一篇小说,写到外滩的倒计时。我读高中那时候,就流行出国留学了。我设置的情节就是那个出国的小伙子回来了,还在外滩的建筑群上头投影了法文“彩虹”的灯光秀(那时候喜欢日本的彩虹乐队嘛)。那时候还想着,我真是浪漫呀,外滩的房子怎么可能给你一个高中生投影示爱呢?现在,外滩真的每年都搞灯光秀,只是今年转到了外滩源。

大学时候,不记得有没有约过,但是从来没实现过,只记得有一年1231日特别冷,我在家里还说,这种天出去要冷死了。

所以,如唐队所言,我们都是在家里看电视的,看人家在那里“54321”的。

其实,倒计时能怎么样,也就喊喊,感受下气氛而已。

凑热闹,我也要看是和谁在一起的。

我的第一届学生,两个女生,昨天在上海大厦开了一间房间,能看到黄浦江和外白渡桥;我现在的一届学生,六个男孩,在步行街的海伦酒店开了一件房间。

长江后浪太推前浪了!

青春,激情,这都是年轻人的专利!

昨天晚上1119分的时候,我们在定西路长宁路口等红灯。我说还有一节课的时间就2015年了。

1129分的时候,我们从中山公园的大门往龙之梦走,出租车实在叫不到。

后来,走到龙之梦后面,居然还有921过来,我就跳上车了。

我总是嘲笑自己,如灰姑娘这般,基本都是在12点以前到家的。

还赶上了圆明园的灯光秀转播,然后看到大家倒计时,再后来,看到上海市长杨雄的新年贺电。

早上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则新闻就是外滩CAITA事故一刚。

赶快再看学生们发的外滩照片的时间,都在12点以后,还好

他们都平安

看到图片里外滩的观光人群,想起自己学生时代,唯一一次,好像是大三的国庆,应该是930日,和杨大牌去过外滩,走在没有车来车往的中山东一路,随着人流走到了外白渡桥,人群并不拥挤,还可以的。

想到高中的每年国庆,幻想鸭都会组织大家看灯。反正我们什么照片都不拍的,但是,我们确实一群人在步行街走,偷偷195的身高在队伍里,我们不怕走散。也会有人莫名其妙拿着充气榔头肆意敲打,也有人带着恐怖面具在后面拍拍你,你一个回头被吓死。

还有一次,应该是大二的时候,春节时候的某天,和大学寝室的几个姐妹约好,去中山东一路一号泡吧。在陈毅像下碰头,结果发现那是信号台,里面没有酒吧。其实,那时候可能是我们自己搞错了。由于五个人,不能叫出租车,于是坐20路去了人民公园的酒吧,点了无酒精饮料,到半夜两三点回家,就记得南京路上一排空的出租车。

而昨天的情况是,路上的空车都不停。

学生说她是加了100块才叫到车的。

好可怕啊!!!

1999年国庆50周年,和大毛去滨江大道看烟火,结果被关在陆家嘴,交通管制回不去。陆家嘴美食城只出不进,饿到晚上九点多才能摆渡回外滩。然后挤不上20路,直到售票员说是末班车才上去,最后到站时,我都睡着了。

当时没有手机,就7点多时用公用电话和家里说回不了浦西。

那天我们是凌晨1点多大家的。

父母该是多担心!

想到2014文化遗产日的绿屋开放,场面失控,也很危险。当时镜头盖也被挤掉了,真的不用用力就能被人推着往前,好可怕!

胶州路大火之后的那幢楼,是我每天上下班的必经场所,现在外墙面已被刷成了灰色,就伫立在那里。

外滩的观光平台,是我比较喜欢的看外滩建筑群的场所,看到图片上一地的鞋子、手机、围巾、还闪烁着的牛角,看到人家文字描述的“呼叫哭喊声很快被身后的‘五四三二一’淹没”,感同身受。

今天的朋友圈,不再被祝福刷屏,而是这个事故。

然后,我看到我的第一节学生,三女二男,迎接2015的第一缕阳光,应该是在南汇的海边。

真好!

其实,跨年,不在于气氛的热闹,风景的优美,而在于,你身边的人是谁。

我说,文艺青年们,新年快乐!

每一次辞旧迎新,每一次跨越,回首时总发现自己除了年龄的增长,生活状态没有太大的改变。

这是很糟糕的事情。

所以,当被人问起“你还在那里写啊”,“你还在收集啊”、“你还在拍啊” ,“你怎么还在外面吃吃吃啊,你都吃了多少年啦”……的时候,有得意,也有无奈。

成长,意味着改变。我对学生如是说。

改变,才是真正的跨越。我对自己如是说。

2015,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