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赶稿,早上六点才睡,另一个原因是蚊子太猖獗。要我的血,你就拿去,为什么还要我痒痒呢?我点上蚊香,放在一个塑料笔记本上,以防香灰洒一地。那香的味道非常呛,然后昏死过去。
梦中,这蚊香好呛呀,呛得喉咙疼,眼睛疼。昏睡了六个小时,起来弄了半天,才发现塑料已经烧透了,地板焦黑一个方框形,满屋子浓烟。以至于我一打开门,两个男的(其中一个还半裸)伸头进来说:“你家着火了?”
我拍了两张火后遗迹,准备警戒世人。还有,那会着火的蚊香是一个叫枪手的牌子,河北康达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