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富先懒”是《新周刊》评论中国社会现状的一句话。
    我最近也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因为自己实在是变得太懒了。

    懒,最大的表现在起不来床。闹钟也许设在6点半,但是挣扎的起来的时候也许都9点半10点了。于是就不能跑步,匆忙吃了早餐就去学校。
    但是这样的睡眠并未能给我带来好精神。相反的,我越来越疲倦,情绪越来越低,对什么事情都打不起精神:看论文没劲,写程序没劲,跑步也没劲。
    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更懒。

    看了《新周刊》的那篇文章,分析中国社会现今的问题:上行受阻、阶级板结、未富先懒。
    所谓上行受阻,就是社会上的大多数人都没办法顺利向上走。由于高房价导致消费畸形,社会处处都有不可见的天花板效应。
    所谓阶级板结,就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并没有“先富带动后富”。相反的,先富起来的人们形成了既得利益集团,富人愈富,穷人愈穷,阶级逐渐形成,阶级鸿沟越来越深。
    而未富先懒,真是以上两点带来的后果。既然没办法上行,那还勤快个啥?不如懒着吧。反正好赖是一生。

    文章还尖锐,指出的问题一针见血。但是文章并没有给出问题的解决方案。
    具体到我自己身上,我也在反思:我这么懒下来是身边的小环境(博士生活)所致么?答案是,非也。就算我在工作,说不定也会是得过且过,也过着如此这般“未富先懒”的生活。
    那么说起来,我身上这股“懒劲”更多的是内心深处对于社会大环境的反映。不改变自身,就没办法改变懒惰。
    我问自己,上行受阻,你该怎么办呢?
    答案是,不怎么办!上行受阻了,那就继续上行,顶着压力上行,用尽全力上行。现实的压力不是第一次压在我的身上,这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之前没有屈服过,现在也不会放弃。
    如果有一天,我妥协了,我放弃了,那时候我就老了。但是,那绝不是今天!

    毅叔和我说:我觉得你的新跑步日记写的特别痛苦。
    他说的真对。之前似乎每一天我都在憋,憋着起床,憋着跑步,憋着写下一点东西。
    然而,那没意思。我要改变,从今天开始。心情的好坏并不是别人和外界可以左右的,并不是说A事发生了你就很high,B事发生了你就不开心。心情的好坏更多的取决于你自己在期盼什么心情。于是我对自己说,high一点吧,再high一点吧,哪怕像一个仆街仔神经病。

    今天我跑步了。
    脚步踏在平整的水泥路面上的感觉,让人特别开心。
    早上六点半在公园里面穿行的感觉,让人特别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