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将至,此去的2007慌乱纷霓,前两天出来遛了一圈,获得了些小小的感动,有一股不可遏制的冲动想要说出憋屈了一肚子的话。且放任两天顺应自然感召。

最近修养生息,静得可以。只是有呼啸山庄在心里起伏,勃勃难平。

这一年看了两本书,罗素的哲学以及安妮宝贝的《素年锦时》。想我到了知道些事情的年纪,便知遇罗素,让我直抵幸福之源,折转了此后的大半生。罗素的伟大之于我,如醒酒汤,清目丸,将自我驱逐出封闭狭锁的世界,带入朴实广阔的自然。我本是一个气度狭细的小女子,如今亦同,并不能浩瀚无垠。但因为懂得,渴望不断汲取高山大地的挺拔与广阔,以持续获得新生。从《莲花》开始的安妮宝贝是我所喜爱的。她比我大不了多少,恕自己尚不能用过度仰视的态度瞻望。喜欢她的人,亦是带有淡淡的疏离感,不敢过度接近。有一股强大的气流,靠的太近唯恐被割中要害。她是“善良而通透”且强大的人。我有一习癖,在读书时,每当看到美丽的事物就会产生狂喜之情而难以平息,而只有将之抄写下来才得以平复那股激动。《素年》是一本可以无数次翻阅而倍感心旷神怡的书籍,也几乎是可以通篇抄写的。

这一年,大学毕业。经历过迷惘和恐慌,做了一些事情,有小小的成绩,基本上是云淡风轻。

这一年,仅作总结而不瞻望。2008之后还有很多年,需要时间以做好一件事。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