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气写了4千字,回头一看,又和大纲不一样了……囧
本来说下半要欺负蟹的,欺负是欺负了……和说好的有点不同就是了……某梅不准吐槽!
算是R18吧……蟹的亲妈们请不要丢臭鸡蛋……

废屋已经变成了废墟。

游星和那些触手都不见了,只有一些闻声赶来的村民远远地围着指指点点。花子的母亲也在其中,见十代一瘸一拐地跑来,急忙迎上前扶住他。花子的母亲问:“十代大人匆匆赶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十代反问道:“你看到游星了吗?就是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伏鬼师。他刚刚在这里与鬼怪战斗,你们看见他了吗?他怎么样了?”大家都神色黯然地摇头。

十代拨开人群冲进那堆废墟,一边喊着游星的名字,一边在废墟中寻找。来到那个他们逃出的洞口前,那里已经被坍塌的屋梁和瓦砾埋没,十代拼命地想要清除那些瓦砾,因为他只知道这一条通向鬼怪本体的路。

村民们依然远远地站在那里。花子的母亲看到十代那么努力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站出来对村民们说:

“各位!请听我说!这个人的同伴是我们请来的伏鬼师,我们请他消灭鬼怪,但是现在他可能遇到了危险,他的同伴,花子的救命恩人,现在要去帮助那个伏鬼师。虽然我们没有可以和鬼怪战斗的力量,但是,至少这点事可以做吧?鬼怪继续留在村子里迟早也会危害到大家,所以我们也应该出一份力不是吗?”

村民们面面相觑,似乎还有所顾忌。花子突然从人群中钻出来,跑到母亲的身边拉着母亲的衣襟说:“妈妈妈妈,我也要帮助十代哥哥!因为你说过大家应该互相帮助,十代哥哥帮助了我,所以我也要帮助十代哥哥!”花子的母亲看了看那些还在犹豫的村民,领着花子走到十代身边,默默地帮助十代清理那些瓦砾。十代擦了擦眼角,说了声谢谢。

村民们有些已经散去,另一些仍然留在原地,十代和花子母女俩则在奋力清理瓦砾。别看花子的母亲是个女人,干起活来却相当利索并且也很有头脑,不少错杂在一起的瓦砾全靠她正确地判断出哪些应该先清理而省下了不少时间。

清理到一半的时候,一根粗梁难住了他们。因为那根梁大半都陷入坑中又实在太重,十代和花子的母亲合力也无法将其拔出来。正在为难的时候,一阵嘈杂声在他们身后响起,花子的母亲回头一看,立刻笑了起来。原来是村民们来帮助他们了,原本以为回去的村民们也都拿着工具赶来。十代使劲地擦着眼角,还是掩饰不了不断涌出的泪珠,只有不断地说谢谢。

众人拾柴火焰高,瓦砾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很快就被清理干净。十代举着村民们给他准备的火把,望着那个幽深的地穴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跳下去的时候,之前提醒十代不要靠近废屋的老人拉住了他,说:“小子,我看你不像是伏鬼师,但是你一定要去帮助你的同伴对吧?来,这个给你。”老人把一样东西塞进十代手中。那是一个玉质的勾玉。老人说:“这是以前一个路过的伏鬼师给我的护身符,我老了,拿着也没什么用了,既然你要去和鬼怪战斗,就给你吧。”十代紧紧地握了握那个勾玉,说了声谢谢,然后将勾玉挂在脖子上,跳进了那个地穴。

十代在地穴中十分顺利地前进着,因为地上可以看到清晰的刀痕,顺着游星留下的这些痕迹,任何人都可以轻易找到鬼怪本体的所在之处。他小心翼翼地从出口探出头,四处寻找游星的身影,终于发现被几根触手牢牢捆在树干上的游星。

那些触手对游星可不像对十代那样客气。似乎是忌惮游星的力量,几根异常粗壮的触手牢牢捆住游星的手脚把他拉成一个“大”字,另有几条触手在游星身上狠狠抽打,想迫使他放开手中的刀。游星痛苦地叫喊着,却怎么也不肯放手。

十代无法忍受看到游星被折磨,爬出地穴跑向游星。

“游星——!”

“十、十代?!你来干什么!”游星听到十代的喊声,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到正向自己这边跑来的十代,非常吃惊。“快离开这里!否则你又会被……”

“我不要!我不能回去!”十代的声音异常坚定,“如果游星不在我身边,我一定也活不下去的,所以……”

十代的话没说完,那棵鬼树突然从中裂开一条大缝,一根肉色的触手伸到了他们之间——这才是鬼树的本体,前端变化成了一张人脸的样子。它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对十代说:“太好了,你又送上门来了。”说着就有几条触手向十代袭来。

“十代!”游星急得大喊。

谁知那几条触手在就要碰到十代的时候,突然像是被火烧了一般,前端变成了焦炭一样的干枯断裂掉了。

“什么?!”鬼树很是吃惊。等看到十代剥去咒符拔出的那把漆黑的刀时,整个鬼树都在颤抖。“你怎么会有那种东西!那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把它给我!把它给我!”随着它的喊叫,更多的触手疯狂地向十代进行攻击。然而十代只是拿着那把刀,那些触手就根本无法碰到他一根寒毛。

游星也很吃惊,因为十代拿着的那把刀,是名符其实的鬼刃。

鬼刃,是伏鬼师所用的刀。它的本体原本也只是用特殊材料打造的普通武士刀,当它斩杀鬼怪的时候,鬼怪就会依附在上面而成为鬼刃。伏鬼师依靠自己强大的正力可以使依附在刀上的鬼怪向自己屈服而订下效忠的契约,这样的鬼刃是伏鬼师最得力的帮手,它可以轻易驱除那些力量比本身低的鬼怪,就算比较强的鬼怪,只要伏鬼师能够好好发挥自身和鬼刃的力量,也可以将其驱除。而被驱除的鬼怪,会被吸入刀中,由那个与伏鬼师订下契约的鬼怪加以镇压。当然,这种镇压是有限度的,如果超过了鬼刃自身的力量,刀就会折断,里面的鬼怪就会重新跑出来。但是,还有一种鬼刃,虽然也是依附了鬼怪的刀,但是因为里面的鬼怪太过强大而无法与之订立契约,这样的鬼刃十分凶恶,虽然能够发挥巨大的力量,使用者却也往往会被鬼怪反噬而惨死。

游星的刀是前者,而十代所拿的那把鬼刃就是后者。游星现在可以确定,十代那种容易招引鬼怪的体质就是这把鬼刃惹的祸。而从这把鬼刃可以轻易化解鬼树的攻击来看,关于游城家拥有鬼神之力并非空穴来风,应该就是这把鬼刃的力量了。

但是鬼刃有一个弱点,虽然具有很强大的力量,如果没有使用者的话,就无法发挥力量。可以说,使用者是一种媒介,使鬼刃中的鬼怪发挥力量的媒介。

那棵鬼树也十分清楚这一点,见攻击完全没有奏效,便不再轻易进行攻击。那些触手围绕着十代,伺机寻找空隙。

游星知道使用那把鬼刃会有很大风险,但是现在除了用那把鬼刃的力量已经没有别的方法能够打倒鬼树。于是他向十代大喊:“十代!用刀!把鬼树劈开!”

十代听到游星的喊声,举起刀。可是看到被捆在树上的游星,犹豫着砍不下去。

“游星……我……我没办法……会伤到游星的啊……”

“别管我,快砍!”游星喊道。

“可是……”

鬼树发现十代和游星之间似乎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立刻怪笑着改变了策略。几根触手迅速撕开游星的衣服,缠上游星的身体,一根触手缠住游星的分身用力收紧,游星立刻发出惨叫。在十代的注视下,另外的触手扒开游星的臀股,一根粗壮的触手对准紧闭的菊穴极其粗暴地往里钻进去。

“住、住手!快住手啊——!!”游星在痛苦和屈辱的双重刺激下已经完全失去了平时的镇定,连手里的刀也掉落在地上。

听到游星痛苦的惨叫,十代握着刀的手开始颤抖。

鬼树怪笑着对十代说:“放下吧,把那把刀放下,这样我就放过他……不然的话……”钻进游星身体的触手用力抽动了几下,游星再次发出惨叫声。

“住手!”十代忍受不了看到游星被凌辱的样子以及听到那痛苦的惨叫,紧闭双眼,将鬼刃抛在地上,双手捂住耳朵。

“桀桀桀桀桀……”鬼树发出了得意的笑声,挥舞着触手向十代扑了过去。

“十代——!!”游星大喊。

鬼树的触手碰到十代的一瞬间,奇迹出现了。只见从十代脖颈上挂的勾玉中发出了一道炫目的强光,以十代为中心迅速扩散开来。那道光所笼罩的范围内,鬼树的触手像是被抽走了力量般地瘫软下来,扭动着萎缩回到树干中,本体也惨叫着逃回树干中。缠绕着游星的触手也被逼退,毫无准备的游星顿时滚到了地上。衣衫不整的他不顾伤痛,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刀抢入怀中。

那道强光只持续了几秒钟。虽然逼退了触手,却无法彻底消灭鬼树本体。光芒褪去,鬼树又伸出触手张牙舞爪地向他们扑过来。

“可恶啊!!我要你们死!!”

“十代!刀!!”

游星拼着挨下攻击,奋力将十代推向鬼刃,自己立刻被触手们吞没。十代狼狈地在地上打了个滚,终于摸到了刀柄,于此同时,鬼怪的触手也缠住了那把鬼刃,而另一根触手则缠住了十代的脚,硬是将他握着鬼刃的手拉开。

十代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不要!!”

一个声音在十代脑海中响起:“想要力量吗?那么用你的身体来交换吧。”

十代回答说:“只要能救游星,我什么都答应你,请给我力量。”

那个声音说:“那么记住我的名字吧,我叫‘尤贝尔’。”

手上突然有了某种触感。

十代睁开眼睛,赫然发现鬼刃的刀柄竟然回到了手中。不知是不是错觉,鬼刃的刀柄似乎变长了许多。但是十代现在没功夫去注意那些细节了,感觉到刀柄在手中的一瞬间,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一挥。

黑色的光随着十代的挥舞从鬼刃中迸发出来。黑光所触碰到的地方,鬼树的触手立刻枯朽粉碎,化成黑色的灰烬飞散在空中。被解脱出来的游星和十代一起呆呆地看着眼前说不出是诡异还是神奇的一幕。鬼树的本体惨叫着逃进了树干中,然而那树干在黑光的缠绕下也逐渐粉碎,裸露的本体被黑光团团围住收紧挤压,最后发出极其凄厉的惨叫,被碾成了灰烬。随后那些黑光和鬼树本体的灰烬一起被吸回了鬼刃中。

那个声音又在十代脑海中响起:“你的愿望实现了,现在,是该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鬼刃再次迸发出黑光,这次是笼罩住了十代全身。

“十代!!”游星在旁边看得真切,知道这是鬼刃在反噬使用者。他也顾不得其他了,挥刀用刀背打在十代的手背上。十代吃痛,双手一松,鬼刃掉在地上,黑光也随之散去。

“游星?你这是……”十代似乎刚睡醒一样,不明所以地看着游星。

“十代,这把鬼刃很危险,你刚刚差点被鬼刃的力量反噬……”

“鬼刃?你是说尤贝尔吗?”

“嗯?尤贝尔是这把刀的名字?”

“是啊,刚才它自己告诉我的。”

“那……它与你签订契约了?”

“契约?那是什么?难道是刚才它说要我用自己的身体交换力量的事吗?”

“你答应它了?!”

“是啊,不然我们怎么可能得救。”

游星沉默了。他的担心果然应验了,那个交换并非契约。这把叫“尤贝尔”的鬼刃,是以夺取使用者的身体为条件而提供力量。继续让十代碰这把鬼刃的后果将无法预料,更何况这么强大的力量,游星也没把握能够控制住,一旦像刚才那样暴走的话,将是极大的灾难。于是他对十代说:“十代,这把鬼刃真的很危险,它的力量太强,不是普通人能够控制的。所以还是让我把它封印起来……”十代皱着眉头有些不满地说:“可是……这是我家传的刀,应该没问题吧?而且它刚刚救了我们,我们却要把它封印起来……不是有点……”游星说:“十代,你要相信我,作为一个伏鬼师,我不能放任这么危险的东西不管……这也是为了你……”十代虽然还在犹豫,但是总算同意了游星的建议,不过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就是必须让他继续将鬼刃带在身边。游星虽然还是很担心,不过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也不想让十代太难受。

游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穿着,将破烂的衣服割了几块下来,咬破手指用血写成几道符咒,用符咒包裹着鬼刃尤贝尔,做成临时的封印。

他们相互搀扶着下了山。听到山上发出巨大异响的村民们正聚集在通往山上的路口等待,见到他们平安归来,都欢呼着迎了上来,随后十代和游星双双失去了意识。

 

为了养伤,游星和十代在那个小村子里住了半个多月,村民们对他们奉若神明,衣食无忧。期间游星为十代检查了身体,那个被鬼树塞进身体的眼球似乎因为尤贝尔的力量而被消灭,没有造成任何损害,游星又再次为十代注入了精护。尤贝尔也被贴上了更加完整的封印,但是游星很清楚,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将尤贝尔完全封印,十代继续带着尤贝尔旅行会很危险,所以决定在找到完全封印尤贝尔的方法之前,不让十代离开自己身边。

十代虽然伤得比游星轻,恢复的却很慢。伤势刚刚好转就急着往山上跑,想把丢失的家纹牌找回来。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游星知道了,花了整整两天从废屋找到山上,终于把十代的家纹牌找了回来。十代十分开心,一扫连日来的阴郁情绪,又变回了那个精力过剩的活泼十代。而关于尤贝尔的事则渐渐地被他忘在了脑后。

伤好的差不多了,游星和十代开始商量接下来要去哪里的问题。游星表示无所谓,十代则说想去大点的城市。问了村民,得知离这里最近的城市翻过山往西南走两天才到。于是两人请村民准备一些食物和饮水,第二天一早出发。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