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你升高了我的血清张力素。

image

拉链给我的诗,我很喜欢

你的影子长 长的像一首诗

既然说想安睡了
蒸汽机又从我体内咆哮而出
那是老约翰的萨克斯
知道这老鬼已经归天几十年
知道这厮讨厌天堂
搭乘蓝色快车直达地狱
他的嘴唇干裂
一朵盛开的花
用最灿烂的颜色画满整片的黑暗
这是地底的狂欢

我住在一个缸里
贴耳俯地
听那些鬼
那些长在地下的嘴
青烟和白水

不要等待
拿上耳朵做爱
就现在 就要活在鬼魂丛中的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