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两个展览。

上午看宋冬的个展, 很绝望, 实在看不明白行为艺术, 我遏制不住忧伤地想, 难道我真的是个大俗人?
下午看上海当代艺术展, 很High, 看得眉开眼笑, 我还是喜欢这些新奇玩意啊, 可恨没带相机, 未能和那些彪悍的作品合影留念。

接下来的工作任务是去看上海双年展, 工作教训是不能再穿高跟鞋看展览。 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