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怎么开始 又是怎么结束的
画风的笔在哪里
拿笔的手又在哪里
有个人在风中想着风外
难怪被风迷了眼

起风的时候 也起了你
把你从记忆里连根拔起
一些人参般的根须
撩得人有点痒 有点酥
而遥远的你是否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不由地将衣服裹了裹紧

消息在风里传播得越来越厚实
故事在风里流传得越来越单薄
而你因风而至 也将随风而散
关于裹着我走天涯的誓言重得无法实现

风眼
和你一样看不见
风口 和我一样说不出
只是飘飘头发
甩甩衣袖
不必纳闷那屋里的窗帘为何落了又掀
掀了又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