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传说,冬至这天,若是天气晴好,阳光能直射到太和殿中“建极绥猷”的牌匾上。
于是中午下班急急往故宫赶。其实很多景象本身不过尔尔,但你可能会因为某句话、某个名字、或想象中的某幅画面,不睹不快。
这个院子怎么突然变小了呢,从天安门经中轴线走到神武门再从东路长廊返回来还坐在中右门里隔着窗棂晒了会太阳也不过一个小时,当初我是怎么绕在里头两个钟头出不来的? = =

从冬至开始,白昼渐长。自此每日期待。

2.
下雪那天,爸上班,妈在邻家玩牌,我想泡温泉,拎着泳衣从县城西头摸到东头。
一片烂泥地。人都装修歇着业,无奈之下钻进一排民房泡了半天浴缸。乡下的空气就是好啊,小冷风吹着都觉得神清气爽。
沿着马路悠悠地晃,眼见天色暗了,伸手却打上一个拼客的车,不打表还理直气壮地说我要收你们双份钱。鬼晓得当时哪根弦蹭地弹出正义感,和坏脾气,冷着脸拍出一半车钱中途下了车。然后发短信报告说我在河边了自己走回来。

却远远看见桥头路灯下熟悉的身影。心头一暖,父亲。我知道他在对我笑。
他推着新买的自行车。他有好多年没骑自行车了。印象中在车筐前杠后座各处摸爬滚打的陈小笨还是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学生,那时的父亲,能一手拎起我一手拎起弟弟,任由姐弟俩吊在他肩头打秋千,院里有人遇到,都会笑说:哟,又背书包呢。

从桥头骑回家还需十多分钟,雪后的夜风寒得一点也不南方。我躲在他身后一行看着月亮跟着树梢走,一行心疼他没带手套。我说,冷吧。他说,快到了。我说,重不重,我有一百斤了。他说,九十。
内疚得差点哭出来。前一天我们还在闹分歧,妈妈说他是真的失了望,而以前无论我怎样他都会骄傲的。我以为他会嫌我不懂事,他没那么喜欢我了,女儿养这么大了还要添麻烦,所以才没打电话让他接我,谁想到他手套都没带就推了自行车出来,反而冻着了。
我怎么那么自私,狭隘,小人之心,和变态的自尊。

3.番外
寒风中的伸手相护。在这世间,有谁能这样宠你?
彼时想起去年冬天和人去北大书市,北京零下的气温,刀片似的北风,双手揣在衣兜都不敢拿出来。但我若在摊前稍作停留,不用开口,他就会捡起我注目的那本书,翻给我看。

真的是,何德何能。

4.
豆瓣上关注一个叫林的女孩,她经常会在凌晨更新博客,我早上睁眼,抱着手机读过后,才安心穿衣起床。
最近一篇提到说,中戏07级毕业大戏。我吓一跳:07?我离开学校那年?连他们也要离开了么?
呵呵。
淡漠各类演出信息久矣。已经想不起视戏如命的赶场岁月是如何发生在自己身上。看上去我已不太迷恋舞台灯光下且华丽且苍凉的慰藉。每天关注中央各种会议,部委各种政策,城市各种管理,房子这么贵,种种都为稻粱谋。

倒是心动前些日子首都剧场的林兆华,还有过士行新作,只是窝在家中,想不起北京。

5.
merry christmas~ 还有,这个新年,俺不想写明信片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