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妈妈告诉我,小白吐血三次,最后一次吐完很可怕的鲜血之后就没有呼吸了。
我妈拍了吐血的照片,但我不想看,不敢看。
这是10月初我给妈妈的生日礼物,照相机里面拍的唯一的两张小白的照片,也是她最后的样子了吧。
看上去已经有点病怏怏的。
今早上妈妈告诉我小白呕吐咖啡色液体,那时候我就叫妈妈送医院了,但是最后一次带小白去医院是八年以前给她动绝育手术,今天再去找医院,全都搬迁了。
我妈妈也算半个医生,她觉得这个症状像是胃出血,因为外公以前胃出血也是这样的,吐出鲜血就没救了。
可怜的白白,走的时候只有妈妈一个人在家,最疼爱她的爸爸和我都不在旁边。
刚才哭了一场,这是我第一个猫咪,也是所有猫咪的开始,原来以为她可以和我一起变老的,但一晃就十年过去了.......妈妈说太伤心了,再也不要养猫了,而我还有一个Himo在,我要紧紧地抱着她......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