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FF6666]培训期间牺牲午休时间抽空上来更新^_^ 然后下去继续半神隐状态= =
感觉自己已经脱节半个世纪了。留言本上也有好多好东东可是我都没法下 TT 。所有这段期间错过的资源我都会记着~~,回家之后就找你们要~~><~~[/color]

看完了AKI的BL里话2中文“翻译”^^。因为在外面,没法子把这部拿出来重听,只好就这样写了^^b

培训期间牺牲午休时间抽空上来更新^_^ 然后下去继续半神隐状态= =
感觉自己已经脱节半个世纪了。留言本上也有好多好东东可是我都没法下 TT 。所有这段期间错过的资源我都会记着~~,回家之后就找你们要~~><~~

看完了AKI的BL里话2中文“翻译”^^。因为在外面,没法子把这部拿出来重听,只好就这样写了^^b

越发觉得那家伙可爱得不得了。看完之后我跟AKI说,我的爱在熊熊燃烧。^^
其实真的,这话还是远远不能表达我的心情啊。
我在发花。但是远不止发花。有某种大概应该称之为怜惜的东西让我觉得心里胀得有点儿酸酸的。
有两句甚至不是某人说的话居然一直在我脑子里盘旋了两天。害得我昨天听恋那个系列DRAMA的时候不得不使劲地把这两句话驱逐出去,否则的话我会完全投入不到剧情里去,我会觉得在听H的自己很有罪。。。= =|||| (但是如果我不能投入剧情去听的话我会觉得更对不起这么努力工作的某人。。。= =|||)
啊当然,看的过程中发了N次花。但印象最深的,还是最后那两句话。

成田:胜平君很好玩哦,他真的会尴尬也。
成田:这就是为什么攻你那么有趣。

是真的,那家伙是真的会尴尬。
看到这里的那一瞬间有一种“某人是小白兔”的感觉。而后,让我觉得有点不太妙的,这感觉在我立即扑杀的企图下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起来。
其实某人真的是个很纯良的人。虽然一直嚷着“这家伙真令我黑线”,虽然我的腐都是被这家伙带进门的=v=,虽然即使在看这个翻译的时候都仍然时有“自己的腐度败给这家伙了”的感觉=v=。但是事实上这家伙纯洁得让我深恐自己的腐度会毒害了他XD
真的。那家伙配了十多年BL还会尴尬。那家伙配H会害羞得拿台本遮住脸念台词。那家伙会为只留下主角两个人在配音室而不自在。那家伙明明说着很腐的话却笑得一脸坦然一脸无邪。那家伙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却明明还是不适应BL这种趋势。
抱歉,我无法准确地描述自己混杂了太多情绪的反应。我只能描述在我有这种反应的时候我在想的是某人的哪些事^^ 不知道能不能让人理解。也或许想到这些事时会有这样反应的只有我一个吧。笑。
有时候想,我完全不肯接受真人YY也许原因就出在那家伙本人身上。
我一向没有咱这儿另外几只对“成山”YY得那么厉害(笑),我即使是看完了lynn的那篇animax的日志翻译都还是没能理解怎么着的丹就RP爆发了……(RP爆发的内容我还是不说了吧= =)。(当然我知道你们也就是说说、顺着某人的服务精神发挥一下而已^__^)我总是看着那家伙很乐地服务同人女-v-,我也很乐地诡异笑,然后很肯定地说,嗯,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其实很多时候,我对某人使用类似怜惜这类词语的时候,都会犹豫半天,有点不知所措。因为用这种词会有一种把他放在弱者的位置的感觉。但事实上我才是依赖着的、在汲取力量的、被守护着的那一方。即使我的而且确在这同时怀着怜惜和心痛的感情。
自从喜欢某人以来,经常经常地觉得自己的词汇不够用。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语句,才能够表达自己的心情。很多时候,只会在心里反反复复地说:请你幸福。请你幸福。请你幸福。……
据说世界上有一种力量,名为言灵。如果诚心诚意地无数次重复说你希望的事,它就会真的发生。
所以。请你幸福。请你幸福。请你幸福。……
我会一直一直这样重复下去。让它持续永远。

经常说,自己是那种绝对不会近距离接触某人的人,是那种即使某人站在我面前,我也会拼命往后躲的人。不,我一点都不担心站在我面前的真人会令我心中的那个某人幻想破灭(我很有信心哦^^)。我担心的,倒是自己太过喜欢,这样的喜欢让他知道的话,会给他增加负担。我一向胆小。即使现在,我觉得我写的东西已经花痴沉迷得会让很多局外人摇头叹息,但其实所有我写的这些都还远远表达不出我心里的百分之一。所以,我害怕。我想着,不说出来,你不知道的话,那总会安全一点吧。
唔……当我在胡言乱语好了^^ 但是,我还是站在安全的距离外悄悄地喜欢吧。
PS:把这段隐藏起来。怕有人接受不了。呵呵。我毕竟还是太胆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