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八成绩终于下来了,68分,不惊不险地通过。在寒假的时候,还反复掂量要不要回去考试,想了n次之后,还是在正月十五那天出现在了安庆,硬撑着瞌睡,胡完了考试。

—————————— 华 丽 的 煽 情 分 割 线 ——————————

我曾经跟不止一个朋友说过,我说,如果我专八过掉了,我的大学也就完整了。

我曾经以为我不会留恋那个江边的老城,一点都不留恋的走开,然后把那些人那些事放在一个自己都不想找到的角落里面,只留下一些痕迹,还有在黑夜里面隐隐作痛的酸楚,或许还有让我嘴角上扬的那些曾经。

曾经骄傲过,曾经彷徨过,曾经虚荣过,曾经颓废过,曾经痛彻心扉,曾经撕心裂肺,也曾经,也曾经决定从此后阔步向前不再回首所有的过往。

在那些灼烧的夏天和冰封的冬日,有太多没有打完的电话,发完的短信,凝望过的人,企盼过的事。但是就在昨天知道成绩的那一刻,在以为已经得到“完美”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另一种心酸会雾气蒸腾般地袭过,原来,从此以后,我和那个地方就不再有干系。

接下来要做的,只能是安心地不再想大学的生活,让合肥陪我走过生命的一段。因为在获悉成绩的那一瞬间,大学的陌生感已经突然降临,是的,我再也回不去了,因为没什么再挂念的了。

我逼着自己不再挂念,也许会让我越来越挂念;我强迫自己不再回望,或许要让我不得不回望。

矫情地把签名改成“我终于等到了你,虽然迟了一年。”

其实在心里我想说“我终将彻底离开你,虽然迟了一年。”

只能这样了,我等到了你,从此却不再有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