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童子试时写道:“身无半文,心忧天下;手释万卷,神交古人”。我以为我会过这样的生活。

我觉得自己笃定去哥伦比亚,甚至和麦朵谋划好在纽约的生活。哈佛传来不好的消息后,我也没有失落,我的背景原本就不适合那个系,只是有伯乐尽力相助,但是哥大,在我看来已是盖棺论定。

今天收到老师的来信,说周二就已经出结果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告诉我。由于金融危机,哥大削减了招人的名额,147个招11个。但是中国、日本、韩国研究下面各有文学、历史、宗教和电影等几个分支,如果再算上西藏研究,所有的分支有12个。在一番斗争后,系里决定西藏研究今年不招人,属于我的名额就这么没了。

我一直认为哥大的东亚系是最适合我的地方,在那里我可以自由地生长。我希望成为一个左宗棠式的人物,少时屡试不第,忍辱负重,钻研舆地、考察边疆。等到国家用人之际方才挺身而出,一举平定西北,成就万世功业。

虽然大部分学校还没有出结果,但是把它们都加起来,也比不上我对哥大的想象。我在这种事情上的运气一向不好。比如威斯康星,虽然97个挑5个把我候选了,但是最终的名额可能只有一个,百里挑一,一个黄种人怕是没有希望的。

左宗棠给自己写了挽联,最后一句是:“唯恐苍天负我,再作劳人”。他的愿望,原来从一开始就凋零了。

纵有万般抱负,却奈何百里挑一的荒年。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