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到了,不少人在回忆小时候过的端午节如何的诗意。对于端午,我的记忆却只有一个,忙。一般端午正赶上麦收季节,过去收麦子的那个忙,远不是如今有了联合收割机时代的人们可以体会的。从开镰到将麦子收回家,将打麦场收拾干净,没有一月,二十天以上绝对是要的。这时节大人们基本上是天不亮就出门,晚上顶着星光回家。所以老家豫东有句俗语,叫“小孩儿五月没娘”。

但端午节却是过的。粽子自然也是少不了的。这事儿基本上由留在家里的年老的奶奶负责。那时候的粽子可没有甜咸党之争,只有甜的,而且豫东一带都是那种包大枣的粽子。个头很大,包的也比较松,一个粽子里两个到四个枣,看枣的个头大小。这种粽子一般都热了吃,枣香浓郁,还是蛮好吃的。吃习惯了这种粽子,后来到豫南,发现粽子都是只有一小团糯米,而且吃凉的,沾白糖,一直不太喜欢,至今也是。  

除了粽子,关于小时候的端午节的记忆还有一种食物,伤力草荷包蛋。这个伤力草,我曾经多次问过查过,但一直没有弄清楚到底是种什么中药。后来看到有人说,可能是佩兰,网上找了图片来看,果然是小时候熟悉的那种样子,只是没法掐一片叶子下来,闻一闻有没有那种很好闻的药香。  

伤力草荷包蛋做法很简单,就是烧一锅水,掐一些伤力草叶片放锅里煮,然后打入鸡蛋。喜欢甜的,放些红糖,不喜欢的就那样直接吃,因为很清香,所以味道也不差。吃这东西的主角是家里的男人们。伤力草,顾名思义大约是在那种农忙季节,补充气力的吧。  

佩兰属泽兰属,也有人说伤力草可能是另一种泽兰。不过查了下,泽兰是妇科用药,不太适合用在这里,而佩兰则具有解热清暑,化湿健胃,止呕的作用。中国自古传下来的风俗,端午节时节的各种习俗,比如挂菖蒲、艾叶,薰苍术、白芷,喝雄黄酒、挂五色丝线之类,都是为了避邪驱瘟。佩兰无疑符合这种习俗的要求。  

伤力草小时候是常见的,那时候很多农家小院的墙下、院角都种有几簇这种伤力草,为的就是端午时节熬上一锅伤力草荷包蛋,重温下这种节日习俗。刚刚侄子过来,和他说起这个,他说他家院子里就种有几棵伤力草呢,只是现在都想不起来吃了。  

哎哎,好多年没闻到记忆中那种熟悉的清香了呢。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