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新房子验收瓷砖,顺便在校内的人工湖边走了走。湖边种着一圈垂柳,上两个星期看着还刚刚发芽,鹅黄嫩绿的,今天看着已经老了,快要变成叶子了。我很想念大明湖的垂柳,那真是一直垂到水里去的,真是袅娜有风姿。

不知是不是因为地势高,新校区这里的风非常大非常凉,难怪连家猪这么怕热的人都坚决主张不用装空调。新房子和小树的学校隔着一条马路和一些房子遥遥相对,我站在楼下就看见他们操场的看台了,也听得见运动会照例有的喧闹声,他们正在开运动会。小树这次终于能参加了,虽然状态还是不太好,脚上还是有点伤,因为前阵子参加了班际足球赛,他们班一直踢进了前四,16个班,算是还不错的成绩了。

现在的中学都严得跟监狱似的,家长除了开家长会的时候,其他时间根本进不去。所以我也只能过其门而不入了,甭想去给他加油,估计这个年纪的孩子也不稀罕了。他们运动会结束后马上就动身去沂水春游,在那边住一晚。现在是晚上9点多了,他既没给我发短信告诉我运动会的成绩,也没告诉我到了与否。我也干脆不去操心了。白天吹了点风,然后就有点头疼,隐隐有点感冒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