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ullog.cn/blogs/wanderlust/archives/165527.aspx

在某个严肃的饭桌上,有一个年轻人正襟危坐,他看上去若有所思,但又有些心不在焉。他偶尔仔细聆听席间的争论,偶尔又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这时候,坐 在年轻人左边一位脸色红润的大汉忽然搂住了他的肩膀,大汉满嘴酒气,热情奔放,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人格,他像一名苦难的阶级兄弟一样对年轻人背诵了一遍中国 近代史,然后他大声的说道:“孩子!不要忘记这些!这些日本人、美国人、法国人……外国人对我们所干的事情!一定不要忘记!不要忘记那些资产阶级剥削冷酷 的嘴脸,不要忘记革命者沸腾纯真的热血!记住这些,你就是我们的兄弟!”

说完这些,他揣着酒杯扑进了一片杯觥交错之中。正在年轻人发愣的时候,坐在他右边斯文而彬彬有礼的学者也把脑袋凑了过来。学者聪明而不动声色,他先 蔑视的瞟了一眼那位醉醺醺的大汉,转而用真诚的眼光凝视着年轻人。和大汉不同的是,学者先把中国的当代史背诵了一遍,随即他也有些激动的对年轻人说道: “孩子,这就是这个政权曾经干过的事情,你虽然没有经历这些,但你以后不能忘记这些。你忘记了,你忽视了,你就是无知、无耻,你就是民主的敌人。”

听完这些,年轻人的脑子隐隐有些发胀,两片屁股辗转反侧,不知道该放在哪一边。他本想保持沉默,但他发现左边那位貌似已经喝醉了的大汉在偷偷的瞄着 他,右边那位体面的学者也在暗自观察他。年轻人有些气馁,又有些茫然,他犹豫了半晌,终于站了起来,大声的说:“我能不能不记住这些,去追求客观的真、 善、美?”

“不能!”两个中年人异口同声的嚷嚷起来,“这是不可磨灭的仇恨!”“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以自私为美的资产阶级身上也有真善美?幼稚!”“这个邪恶的政权身上也有真善美?滑稽!”

年轻人憋红了脸,他说:“我没有经历过你们所说的那些,但我也清楚那些曾经犯下的罪恶,有些罪恶已经过去了,有些罪恶依然存在。经历过这些,并不意 味着深刻,没有经历过这些,也不代表无知。现在,我正年轻,我追求健康的人格,快乐的生活。我憎恨某些东西,但我并不想也变成那样。我不想永远活在过去之 中,我也不想背负这样的包袱。我从来不曾丢弃自己反对和质疑的精神,但也不愿因此而失去客观理性,和自己最淳朴的感情。我喜欢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但永远不会站在某个立场上去看待问题。我认为,前者让我更开阔,后者让我更狭隘。

我从小疾病缠身,我也见到过很多苦难,我也为那些苦难的人做过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我从来不曾忘记自己是个从偏僻小县城走出来的青年,我过去、现 在、将来都不会成为一个洋洋得意的精英。我有时候也愤怒,但更多的时候,我乐观而积极。我热爱这个国家,我相信美好的未来——不管这是否幼稚可笑,我愿意 为此而奋斗。对于你们,我满怀尊敬,同时我也希望你们能理解我的想法。我希望每天起床的时候,不是满怀着仇恨,而是满怀着希望和爱。

在《卡拉马佐夫兄弟》的结尾,阿辽沙说:最要紧的是,我们首先应该善良,其次要诚实,再其次是以后永远不要互相遗忘。我喜欢这段话,也想把这段话送给大家。我就说这么多,我希望大家能够携手共进,成为朋友。”

年轻人说完就坐了回去。饭桌上沉默半响,然后爆发出了各种叫声:“脑残!”“五毛!”“傻逼!”“装逼犯!”“说的真他妈恶心!”“GCD天天操你 屁眼,你还在这里追求什么客观,什么真善美,呸!”“难道你已忘记那些学生的鲜血了吗?”“日本人是怎么屠杀我们中国人的!”“什么鸡巴糊涂脑子!”“操 你支那狗的老娘!”

年轻人吃了一惊,这时候他才发现饭桌上有着很多跟他岁数相仿的年轻人,他们的眼神充满狂热,分别仰慕的看着大汉和学者,而厌恶的看着自己。年轻人有些不知所措,而大汉和学者则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快点滚吧!你不配呆在这里!”有一个更大的声音响了起来,席间众人纷纷附和。听到这句话,年轻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于是他站起来,匆匆说了一句再见,然后就一溜烟的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