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不上这是什么,本来想写剧本,但又很想表达一些
东西,所以在格式方面感觉前面像剧本后面又像小说了,
弄个“二不像”出来。不过这个也是初稿,而且写得匆忙,
一个上午搞定,名字都没拟,打算这一两个月就拍出来,
有耐心的可以将就看看最好看过之后能给些建议给点灵感。
在此先谢过image


于嘉一伫立在城市街头,望着路上的车水马龙。(同期声)
她眼前是都市繁忙的景象,但耳边却安安静静。(静音)
依旧是于嘉一站在街头,马路上的喧嚣。(同期声)
奔跑的车辆,忙碌的行人,匆匆忙忙的都市生活,但依然没有半点声音。(静音) 

(插入背景音乐《印象派的爱情》)
于嘉一搭上公交车,她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望向窗外。
“LN大学车站到了……”
其实不用报站名,于嘉一也能凭着感觉下车,因为这一切都太熟悉了。 

站在学校门前,她若有所思。
淡出。


在食堂里,于嘉一和好朋友容容一起吃午饭,面对面坐着。
于嘉一:“我要快点吃,报了雅思班,下午是第一节课。”
容 容:“你说去英国不是在开玩笑?来真的啦?”
于嘉一:“那当然,还有两年毕业,然后去英国读研究生,一直是我的梦想嘛!”
容 容:“理想远大。”
容容抬起头来向前看了看,小声对于嘉一说:“嘉一,前面那人总盯着你看。”
于嘉一:“不是吧,哪个啊?我说怎么后背寒气逼人呢,呵呵!”
容 容:“别笑了,我说真的,就坐你斜后方那个。”
于嘉一扭过头顺着容容的目光向后看去,随后转过头,两个对视扑哧笑了出来,无奈。
淡出。

三 学生会干部开会。
黑板的特写,黑板字“女生节——寻找秀发女生大型活动 动员会”
主席:“总之这是我们学生会本学期组织的最后一次全校规模的活动了,大家再加把劲,顺利结束后就可以安心准备期末考试,咱们学生干部挂科可不好看那。”
文艺部长:“光靠自愿也不行,大家先发动下身边的人,看看自己班有没有合适的人选,然后劝她报个名,沈树,你也得留点意。”
沈树:“这个也归我们体育部负责么?”
主席:“现在就不要分部不部的了,身边合适的女生都要推荐上来。”
沈树:“中午吃饭的时候倒看到一个……”
插入沈树的回忆:沈树在食堂吃饭,一抬头看到于嘉一和容容,想到于嘉一的一头长发。
沈树:“可惜我不认识她!”
文艺部长:“在女生宿舍楼贴寻人启示呗,我帮你贴。”
主席:“我看行!”

四(背景插曲《小春日和》旺福)
女生宿舍楼门口的宣传版前围了很多人,大家都笑嘻嘻地议论纷纷。
于嘉一和容容好不容易挤了进去,看到了一张寻人启示。
两人加入围观的大部队。
沈树的声音响起:今天中午在食堂吃蛋炒饭的那个女孩,你穿着浅色的外套、牛仔裤,你那飘飘的长发让人一见难忘,所以,看到寻人启示后,请速速与我联系。我的电话是138~(特技做下声音),我的名字是小树。
容容:“怎么感觉说的好像是你?”
嘉一:“我也有这种感觉。”
容容惊讶:“难道是?”
嘉一也惊讶得张开了嘴巴。
插入两人的回忆,两人在食堂吃饭,容容让嘉一往斜后方看,结果看到一个很恶心的男生冲她们傻笑,两人赶紧回过头去。
回到现实。
嘉一放低声音,并把食指放在嘴前:“估计是那个人,吓死了,不要吱声,快闪人吧。”
容容:“对哦,嘘,快走快走。还叫什么小树,明明是丑树嘛。”
两人笑着赶紧走开了。

五 篮球场。
文艺部长大喊:“沈树,别玩了,快过来!”
沈树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文艺部长:“那个长发女生找到了没?”
沈树:“还没呢,学校每个女生宿舍楼门前都贴了,但没人和我联系。”
文艺部长:“那怎么办呢,时间快不够了。”愁容。
一个女生从旁边经过,沈树突然眼前一亮,向前追去,他跑到那个女生的后面拍了拍她的肩。那个人正是于嘉一。 
沈树不管人家爱听不爱听就自顾自地狂说一通:“同学,我要找的就是你!学校马上要女生节了,其中有个活动就是评选校园秀发女生,那天我在食堂见到你就感觉你是秀发女生的最佳人选了,我们学生会正式邀请你参加比赛,不仅能展现自己而且也支持了学校的活动!”
很强烈的音乐声响起,于嘉一面无表情的看着沈树,沈树的嘴巴一张一合好像拼命的说着什么,但什么都听不到,唯有音乐的声音。
当沈树终于停止说话,望着于嘉一等待她回答的时候,于嘉一摘下耳塞,音乐骤停,“你刚才说什么?”她问他。
原来于嘉一一直在听音乐根本没有听到沈树说的话.
沈树完全呆掉,非常无奈。

(进音乐《小春日和》)
插入那天在食堂的完全景象,于嘉一和容容面对面吃饭,后一桌坐着沈树,再斜后面坐着恶心男。恶心男一直色色地看着于嘉一,沈树则是专心吃饭,无意中一抬头看到了长发飘飘的于嘉一,然后继续埋头吃饭。于嘉一容容回头看到了恶心男,被吓到赶紧转过头去。

于嘉一笑着说:“原来是这样啊,我考虑看看,如果参加会打电话给你。”
淡出。

于嘉一自白:如沈树的愿,我参加了那次“寻找秀发女生”,而且竟然是第一名。也是那个活动让我和沈树成为了朋友。


容容:“为什么这种倒霉的事情总找我?”
于嘉一:“因为你总有办法甩掉那些难缠的人啊,而且是最后一次嘛,好不好,朋友有难不能见死不救。”
容容:“你不想相亲就不要答应下来见面啊!”
于嘉一:“不行啊,这次介绍人是我妈的领导,我不见不是砸我妈饭碗么,硬着头皮也要再来一次,反正我们是老搭档了,还按以前的规矩,如果此男质量还行我就是于嘉一,如果是完全是劣质品那么你是于嘉一,OK?帮帮忙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么!”
容容无奈极了,不过也只能“哦,知道了”的答应着。

(背景音乐《小春日和》)
饭店里,于嘉一、容容,还有一个男生坐在一桌,气氛尴尬。
于嘉一:“呵呵,别都坐着不说话啊,我的朋友于嘉一比较内向,呵呵呵。”
容容:“呵呵呵。”心说于嘉一你倒好了,又把麻烦扔给我让我去甩人。
这时,饭店门开了,沈树从外面走了进来。
于嘉一眼前一亮:“好了,你们就好好聊吧,我怎么能继续当电灯泡呢?我男朋友来了。”然后指了指刚走进饭店好像在找人的沈树,“嘉一,你们聊,不用太着急回去哦,拜拜。”
相亲男:“再见。”
于嘉一笑嘻嘻地走到沈树面前:“我在这呢,别找了。”然后拉着满脸惊讶的沈树走出饭店。
容容强颜欢笑:“拜拜!”然后低下头露出愤怒加凶狠的表情,心说:“遇人不淑交友不慎那,下个星期的饭都得让你请,于嘉一!!不过那个沈树什么时候成她男朋友了?”

走出饭店,刚才还热情的于嘉一突然放开沈树的手。
沈树:“你这是演得哪出啊?”
于嘉一:“形势所迫,我们两个都互相牺牲一下啦,呵呵。”
沈树:“明明是我一个人在牺牲吧。”
于嘉一:“哪儿啊,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然后指了指饭店里面,“喏,里面还有一个。”然后嘿嘿地偷笑着。
这时准备和沈树一起吃饭的朋友陆大鸣走了过来,对沈树说:“咋不进去呢?”然后指了指于嘉一:“没说今天吃饭带着你呀?”然后扭头问沈树:“你够狠啊,知道这丫头能吃,轮到我请客特意找她出来吃黄我是不是?”
于嘉一赶紧说:“陆大鸟,鸟人!没空和你解释,得,换家饭店吧,我请客。”
淡出。

(背景音乐《小春日和》)
于嘉一自白:别人都说,经历过磨难考验的友情才更加牢固,我和我的朋友也应该是这样吧,经过相亲一劫,我、容容、沈树和大鸣竟然成了著名的“四人帮”,无坚不摧,当然这“著名”是我们自诩的。而我对沈树的感情大概也萌芽在那个时候吧。
描述性镜头,四人帮相处愉快,特别是于嘉一和沈树,图书馆、篮球场四人帮无所不在;在寝室打扑克在校园人工湖里捞鱼四人帮无所不能,当然都被管理老师抓到进行教育。 


校园的小路上,于嘉一和沈树还像往常一样约好一起去自习。
沈树假装严肃:“我发现和你在一起时间长了危害很大,都严重耽误了我的终身大事。”
于嘉一不解:“这话怎么说的?”
沈树:“都没有女生和我接近了呀,认识你之前可不是这样!”
于嘉一:“按你这么说我不也一样?!都没有男生主动搭讪了,认识你之前也不是这样。”
两个人互相看看,都笑了。
于嘉一坏笑了一下,然后对沈树说:“不然,我俩就互相救济下,凑成一对得了,我人好,全当对你扶贫了。”
沈树哈哈大笑:“小丫头,这玩笑开得超级有水平!然后笑着继续向前走去。”
于嘉一还站在原地,望着沈树走远的背影,心里默默地说:“我,好像不是在开玩笑,这是我的心理话。”(音乐起,《是不是爱情来过》高潮部分)
“等我一下啦!走那么快!知道是玩笑话还害羞什么呀?” 于嘉一跑着追了过去。

进背景音乐《是不是爱情来过》
于嘉一自白:
日子就这样过得飞快,来不及细数就转瞬即逝了,像手中握不住的沙从指缝间悄然地滑落。无忧无虑的大学时代渐渐远去,2005年,我们这帮大男大女毕业了。 
沈树进了一家外企公司做了小白领,日子过得忙碌却很滋润。当然了,我把对他那日益滋长起来的感情埋在了心底,就当是个玩笑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那样,我无数遍地对自己说。
我呢,在毕业前几个月就提前踏上了飞往英国的班机,开始了梦寐以久的留学生活。

可惜留学对我来说并不顺利,那一年英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大事——地铁爆炸案,不幸的我当时就在现场,还好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受了惊吓,在当地住院一个星期。那时候距离我到英国才2个多月,也是想家的缘故再加上又被惊吓,索性申请休学半年,回国继续休养了。


医院院子里的长椅上,嘉一坐在那里和沈树发着短信。(两人对话声音)
沈树:丫头去了英国就拽起来了,最近电话不接网也不上,想玩人间蒸发?
于嘉一:哪有蒸发,这边学习忙呗。
沈树:到那边三个月了,还适应吧?地铁爆炸那会儿你在哪?打电话又不通,容容、大鸣和我都担心死了。
于嘉一:放心吧,我当然没那运气遭遇这么轰动的事件,呵呵,放心吧,我在这里安全得很,而且过得相当不错了。你怎么样?
沈树:我也还好。
于嘉一:我没在身边,终身大事终于解决了吧?
沈树:呵呵,没有啊,不过正在努力中。对了,你说女孩子过生日我该送点什么好呢?
于嘉一:哦?看来终身大事果然有眉目喽?
沈树:就是身边一同事,我看着还行,你要在我身边就好了,能帮我把把关。
于嘉一:没关系,我可以远程遥控你呀,放心吧,有我这个军事运筹帷幄,就算她是灭绝师态,也绝对能搞定。

(进音乐《印象派的爱情》高潮部分)

失落的于嘉一、其实一直喜欢着沈树的于嘉一、和沈树强颜欢笑的于嘉一。

自白:回国的消息我没告诉任何朋友,就这样在医院过着隐居的日子。在这段时间里我迷上了手语,我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原来每个领域都有它的精神所在,以前的自己太无知了。
也是在这期间,沈树在我的出谋划策之下,终身大计初战告捷,他已经开始和那位女同事约会了。而我,依然是寂寞的我,守着对沈树那份寂寞的爱情。


又回到故事开始的那一刻,于嘉一重回学校,站在大学门口,一种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个季节学校的景色很美,于嘉一重新走过和朋友们留下美好记忆的每一个角落:图书馆门前、篮球场上、校园的小路、捉鱼的人工湖……曾经的片段又浮现在眼前,到处都是沈树的影子,而当嘉一伸出手去想握紧它的时候,却只是触到冰冷的现实。


大学旁边熟悉的饭店 沈树和她的女友。
女友:“哈哈,真的吗?真有这么有趣的事和这样有趣的人吗?”
沈树:“对啊,当时我一进门,喏,就在那里。”沈树指了指门口:“她就在那里拉住我。嘉一真是个特别可爱的女孩,可惜出国了,不然一定要喊她出来一起吃饭,不过她饭量惊人,大鸣都怕她。”
女友被沈树逗得咯咯直笑,然后说:“既然都离学校这么近了,你就带我进去看看吧,反正是周末。”
沈树:“好啊……”
淡出。

十一
女友挽着沈树的手臂漫步在校园中,又回到熟悉的学校沈树感慨无限。图书馆、篮球场、校园的小路、捉鱼的人工湖……到处都是嘉一的影子。沈树心底的某种感觉忽然被唤起,熟悉的场景好像在提醒着他曾经忽视过什么、遗忘了什么,一种说不出来的惆怅弥漫心间。
此刻同在校园中的于嘉一在长椅上休息,或这或那地想着什么。
沈树和女友也交谈着向这个方向走来。
嘉一休息完毕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逐渐走进的沈树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长椅上起身向前走去,他下意识地大声喊着:嘉一。
那个背影没有丝毫反应,依然向远方走去。
女友拉着沈树,嗔怪道:“早知道这样就不非让你带我回学校了,一进来就发现不对劲,着魔了你,于嘉一不是在英国吗,怎么可能是她?!”
沈树情绪低落,女友拉着他掉头往回走。
此时于嘉一无意地转过头来,竟然看到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他的旁边还有个女伴,她赶紧回过头来。
虽然被女友拉着往前走,但沈树仍不死心地回头又看了一眼于嘉一的背影,依然是那个背影,仅仅是个背影。
于嘉一紧张地对自己说:于嘉一,你这样不行,现实一点吧,不要看到谁都觉得像沈树,他只是你的一个朋友,仅仅是朋友而已,记忆中的朋友而已!
大远景,于嘉一和沈树背对背向相反的方向逐渐远去。

十二
于嘉一回到了医院,忽然收到了沈树的短信:丫头,今天我又重新回到了咱们的校园里,我竟然发现了一个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我就使劲喊你的名字,但那个人没搭理我,显然不是你了,呵呵,你看我多想你,看到谁都像你。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好像失去你了。
于嘉一握着手机蹲在地上默默地哭了。 

自白:2005年5月我初到英国,两个月后的7月7 日在搭地铁的途中出现意外,遭遇爆炸事件后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却再也听不到声音了,听不到沈树打给我的手机铃响、听不到沈树呼喊我的名字,从此我的世界永远清净了。

进音乐《是不是爱情来过》高潮部分,校园里的回忆镜头剪辑。 

完 

不能转载和任何形式的引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