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阿牧的选择,虽然是能预料到的,因为我了解他,这其中的原由也是无须多言。所以,也不需要用欢迎这样的字眼,因为我们一直在一起。

但最终发生的时候,内心还是很感慨,而且愈发的强烈,甚至要演变成激荡了。在最关键时刻,最需要的就是这种信任,其实,归根到底仅仅是“信任”两个字而已。

有了这两个字,有什么样关过不去呢,又有什么样的路会走不下去呢?!用这句话与天生的悲观主义者——阿牧共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