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下午的时候有朋友突然说范晓萱的演唱会,一想也对都完全忘掉了,于是赶紧沐浴更衣,冲到省体育馆。范晓萱的黄牛票也还是很贵,开场40多分钟都基本没降价,正在门口发呆,前面两口子(应该是两口子吧)转过身来了我几眼,那哥们问你上豆瓣么,我说上啊,哥们继续问你样子好熟你ID是啥,我说36啊,哥们说哦是成都地铁小组组长是吧,我心想我靠我豆瓣上头像小成那样你都能认出我来啊,于是琢磨了一下,三个人去买官方的三人套票,其实也不便宜啦,三个人一共880,好吧,为了范晓萱,拼了。

其实觉得还是挺值啦,听到很多歌都舒服又敏感地起了鸡皮疙瘩,范晓萱说四川话好玩,我还是第一次看川剧变脸(居然是在这种场合)。

现在每天我主要在新浪微博上,要说原因的话,我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别人的问题,我发现我最好的朋友们其实都不在QQ上(也不在新浪微博上),或者主要的联系方式不是QQ,而QQ上面很多看似朋友的人,其实给我带来过很大的困扰或者很多麻烦,或者我做什么都想到对方但不仅没有相同回报,反而会被需要得变本加厉,好像我天生就是为人服务的。当然啦,我知道不能以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所以我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嘛(不用对号入座啦,因为这样的人压根不会看到这里)。

昨晚上吃完饭,坐我爸朋友的车回家,我爸朋友一直在不停地给这人打电话给那人打电话,我爸问出什么事了,他说一朋友有大麻烦,需要帮个忙,我爸问你这么到处求人是不是太累了,他说朋友嘛,不就这种时候派上用场么。我坐在后排,心里百感交集,脑子里全是我被人利用或者背后捅刀子的经历,然后想,如果我遇到同样状况,不知道哪个家伙会这么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呢,于是在心里开始拨手指,一个、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