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保护生物学家曾经在全球划出25片区域为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现在增加为34片。这些仅占陆地面积12%的地区,却保存着全球60%的脊椎动物和植物资源。中美洲地区即是其中的代表。这片区域拥有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中第三大的森林,虽然经历过更新世末期的严重干旱和古代玛雅人的破坏,原生林中仍保存着1.7万种动植物的基因库,美洲豹(Panthera onca)、美洲狮(Felis concolor)、长尾虎猫(Leopardus wiedii)、懒吼猴(Alouatta pigra)、裸颈鹳(Jabiru mycteria)、绿咬鹃(Pharomachrus mocinno)和金刚鹦鹉等300多种特有脊椎动物在此生活,也是新热带鸟类迁徙的必经之地。

但随着人口爆炸和个人需求的增加,这些曾因人迹罕至而幸存的原生森林,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类活动的干扰。过去20年来,中南美洲森林面积下降的主要原因即是砍伐森林,把林地改为农业用地。

危地马拉是中美洲地区人口数量最多的国家,农村人口占总人口数一半以上,但大多数可用耕地早已各奉其主。只有北部占国土面积三分之一强的佩滕省还杳无人烟。佩滕在4~11世纪期间曾是玛雅文化的中心,其后玛雅文化突然消落。在上世纪中期,该省森林覆盖率曾高达95%。出于经济发展和土地改革的需要,上世纪60年代起,危地马拉政府规定,只要付25美元,任何人都可以在佩滕获得土地而定居。在其后50年间,该地区人口以平均每年8%~9%的速率增长。超过70%的原生森林被砍伐,而农场面积则增加了一倍。到2003年,当地仅剩下三分之一的土地还有森林覆盖。

佩滕西部的老虎湖国家公园是森林消失最快的地区。这个国家公园拥有14种自然生态系统类型,包括季节性淹水的森林、河流、湖泊、沼泽和永久性泻湖,季节性淹水形成了危地马拉最大的湿地,因而位列国际重要湿地名录,是中美洲重要的湿地之一。国家公园里不止保存着玛雅人的壮丽遗迹,还养育了很多尤卡坦半岛的特有动物,拥有极丰富的生物多样性。除了珍稀的森林动物,这里还生活着最大数量的佩滕鳄(Crocodylus moreletii)种群,极度濒危的泥龟(Dermatemys mawii)也时常在水体出没。

但老虎湖也遭受着严重的人类活动干扰。猎人、渔夫和耕种玉米或豆子农民从事传统产业,大片有生物柴油之称的非洲油棕和桐油树替换了原生森林,贩毒集团在此豢养牲畜,政府派驻了六支军队,石油公司还在此采油。1993年,迫于盗猎和盗伐的威胁,老虎湖国家公园湿地被列入了拉姆萨公约的蒙特勒档案,与全球1950处重要湿地中的另外50个湿地一起,因为生态条件的改变、污染或人类干扰被予以特别关注。

为缓解佩滕森林的急剧消亡,危地马拉现任总统阿尔瓦罗•科洛姆(Álvaro Colom Caballeros)在2008年7月公布实施“四个美洲豹”(Cuatro Balam)计划,希望将农场限定在佩滕南部地区,以免人口再向北迁移,并通过在玛雅遗址周边开展永续旅行和生态旅游维持经济收入,以此保护佩滕地区的四个国家公园或自然保护区。但2010年夏天,他又批准了法国佩朗科石油公司续签15年的老虎湖国家公园内采油合约。

当政府纠结于应该继续开发还是保护佩滕森林时,非政府组织也在做着各种积极尝试。成立于1999年的佩滕圣•安德列斯综合森林协会(The Asociación Forestal Integral San Andrés,AFISAP)主要致力于保护玛雅生物圈保护区的5.2万公顷特许森林和这里号称世界最高密度的美洲豹种群。他们保护森林的方式不是简单的禁猎禁伐,而是在当地推广“莎忒Xate”项目,尝试转变乡村经济发展模式。莎忒是3种袖珍椰子(Chamaedorea sp.)的叶子,因为形态优美,被世界各地用于插花艺术和捧花中,适宜在高大树木下生长,经济价值也远高于一般农作物。在森林协会的协助下,当地种植的莎忒远销海外,为乡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受益。人们可以不用毁林也能维持很好收入了。今年2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将2011年度“笹川奖”颁发给AFISAP这个非政府组织,表彰他们在森林保护上的卓越思路和行动。

不过人类的活动从来都是复杂又相互交织的,现有的数据也很难准确说明,在原生林净损失中,到底有多少是纯粹源于毁林烧荒和土地利用方式的转变,又有多少是出自对薪材和其它木材的需求而采伐树木的。

主要数据来源: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2011年世界森林状况. 2011: 罗马.
Science, C.f.A.B., Biodiversity Hotspots 2011,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
Wikipedia, http://de.wikipedia.org/wiki/Petén.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