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名字〉新译本可靠吗》一文已在11月19日的《南方周末》发表,请感兴趣的读者一读。
http://www.infzm.com/content/52537
感谢编辑格外看重,刊出了这么长的文字,不过由于篇幅所限,我举的最后一个(并非最不重要的)例子,还是删去了。现将它贴在后面,仅供参考。


例15
     “因为它是有关书籍的故事,而不是日常生活的琐事,阅读它可以引导我们进入角色,像大模仿家坎普滕的托马斯那样扮演角色:……”(第8页)
      这是开篇引子的最后一句,不幸的是,跟引子的第一句一样,也译错了。原文为:Perché essa è storia di libri, non di miserie quotidiane, e la sua lettura può inclinarci a recitare, col grande imitatore da Kempis……意思是:因为它是有关书籍而非有关日常琐事的故事,而阅读它会引领我们跟着伟大的效法基督的人耿裨思一起念诵:……
    《效法基督》(或译《遵主圣范》、《师主篇》)一书的作者Thomas à Kempis,天主教文献一般译为多默•耿裨思,译成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大模仿家”不是演戏的,因此不会“扮演角色”,他也不会“引导我们进入角色”。这里的recitare与英文中的recite一样,是“背诵、念诵”的意思,而不是“扮演、演戏”的意思。后面念诵的那段拉丁文,正是Thomas à Kempis的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