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玫瑰童童充分使用语言的杀伤力,也是个冷笑话的高手。

1、这次因我们不慎她染上流感(思来想去,估计就是去Urgent care看荨麻疹那次,很多小孩子咳嗽),断断续续低烧,最后流鼻涕咳嗽,在家静养,胃口每况愈下。前天中午,她玩着玩,突然跑到外婆边,一边手摸肚子,一边说,“婆,宝宝饿啦。” 外婆一听,高兴坏了,立马去准备。做好后,小家伙吃了几口,就不想吃。外婆那个失落呀。外公接着喂,小玫瑰左摇右摆,外婆见况说,“她不吃就算了,不能勉强”。外公不死心,还要做最后的尝试,小家伙慢悠悠来了句,“公不听话。” 外公当场噎倒。

2、白天在家哼哼唧唧要妈妈,外婆说,“妈妈去学校了,妈妈要读书。” 她立马补充,“读书,挣钱!”  外婆狂汗,如实向我汇报她曾经这么教导过一次小家伙。

3、Boxingday, 妈妈不免俗地去shopping了,回来得瑟,试穿一条短裙给外婆看。我穿着短裙出来,小玫瑰看见妈妈的美腿,扑过来,抱住就不撒手。哈达子都沾我腿上了,我踹腿让她撒手,她抱着不放,仰着小脸,嘻嘻笑着来了句,“哎哟~,好多痣。” 我差点儿气绝。

4、和爸爸视频,顺便和彼端的叔叔们一一打招呼,和一个叔叔寒暄完,突然一个光头叔叔伸长脖子过来,小玫瑰愣了一下,我以为她吓倒了,赶紧解释,“这是另外一个叔叔,没有头发。” 她盯着看了看,冷静地说,“没有头发,不是叔叔,是爷爷。”

附:早上,小玫瑰和外婆说,去看看地球。外婆拿了地球仪,指着中国和加拿大说这个,这个,blabla……。小家伙像模像样地一个个数,“1,2,3,4,5,6,7,8,9,10”。外婆高兴坏了,说她数得真像样, 说不定以后数学不错。我给外婆泼了冷水,赶紧把她拽回现实,“ 这么小,会数什么?只不过现在记忆好,学着你的样子说。”  其实是我们不知道小东西可以记住很多点点滴滴,而总是大惊小怪而已。我们是对自己未知的东西感到惊讶。还是本着那个原则,不用刻意教,不用刻意纠正。就像她某天开始突然叫我大名,一会儿叫我妈妈,一会儿叫我大名。我让外婆别管她,遂她叫,我都应。新鲜劲过去后,她还是喜欢叫妈妈。这两天,她开始学外婆叫外公“老头子哎”,正在新鲜劲头上。外婆不让她叫,她叫得更起劲。哎,随她去,过两天,她觉得没意思,就老老实实叫外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