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东厅可谓人山人海,人潮涌动。我们的心情之复杂难以言表……小学生作文就是这么教的……好了,废话不多说了。进入正题。

昨天的东厅在飞那儿社员和文艺部干事们的一番改造以后,勉强搭出了个台来……壮丁们搬来地毯铺在简陋的5个台板上,大家用咬的把玻璃胶扯下来,固定那些死都拽不掉的接线——们……东厅的开门时间比我们预计的迟些,把所有东西到位,逐一调试就打非周章了。别说吃饭,就连把灯光、音效全加上顺一遍的时间都没有,大家开始用“快进过”的语速顺台词,偶尔还有卡带现象……颇为纠结……

还好,这次的演员都是临场型的老“阿飞”们,很牛掰的,就这么开始了……纰漏不是没有,好在我们不说观众也都没看出来……倒是苦了在后台负责灯光和道具的。一场本该“三贱客”同上的戏,上场前发现少了一个……我到换衣间去找,发现老魏松了的裤衩耷拉在胯上,衣服换了一半……那敢情非常猥琐……我汗!也不多说了,赶紧催他上场,这才知道他的古装好端端的莫名崩线……吐血……之后,开场前乱涂出来的契约书悄然失踪,临时撕了张台词充数……宋莹姐在我被李燃、周瑜这两臂臂感动得不行,哭得最凄惨的时候表情狰狞的看着我,当时就追光打着,我又是泪眼婆娑,她的口型根本看不清……最后她信息过来:屏幕、大屏幕……投影仪的接线被李燃一脚踹断了……当时,我就哽咽了。无比郁闷中,汗水代替了泪水……还好徐鋆那孩子大话节那天就去现场帮忙,蛮熟悉剧情的,在换场暗灯的时候去接了下电源……还好,穿了黑色速度又快,没出大乱……

由于服装很薄,演出结束的时候演员的鼻子都红红的……很抢眼。不过大家的表情始终,没人抱怨。等到人去了,散场了。大李然突然出现,大家瀑布汗……累得半死的整个剧组开始收场,一边咆哮着饿了要开饭,一边打扫。很团结阿~~多和谐的场面……可惜相机没电,没拍下来……晚饭时候大家很high,没有人顾个人形象了,一群恶狼……那嘴脸,那模样……还是不说了……

今天晚上,最后一场,老人们说这是他们的绝唱……希望是玩笑。若果真如此,那,相信这最后的演出会被贱人们唱得很绝!翘首以待!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