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歪酷之前坏过几天,,当时想写的东西,折腾几次就没了情绪。
但是蚂蚁今夜和我聊起了刘若英,因为前几天写了一个她的采访。

兔子说,写的不是太好,你采访过她那么多次,但是没有写出你对她的认识。
是,我承认,这一次,采的很潦草,写的很肤浅。

黄昏到来的时候在台北一个酒店里给她做的采访,冷气很足,当时她用一块类似MUJI的布裹着脚,估计膝盖还在康复中吧。
她正在吃饼干,大口大口的。她还是那么好看,不化妆好看。
一直觉得她很聪明,结果隔了几天见到张艾嘉,她却认为这个徒弟其实傻傻的,她说起奶茶来,眼眶有点要湿,“我觉得奶茶长大了,是时候她自己来做一些决定了。”

这个刘若英,还是1995年夏天我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个吗?跟着陈升一起唱《世间情歌》,穿着宽大的裙子。痴痴的眼神,很惊艳。时间过去太久了。
我确定,当我2004年第一次见到她时,我就不再是她的歌迷了,对她的迷消失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一度,我强烈的心愿就是,能去看一场她的演唱会。又因为2000年,四处找她写的第一本书,阴差阳错认识了晴朗。看来,人都有当过粉丝的经历,,,,

仔细想来,这个歌手和她的作品一直不能被人忽视,是因为她有太多唱到人心底的歌,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有共鸣”,而那么多专辑中,迄今觉得《年华》那张最温暖,应该是2000年的了。当然,后来陆续出的专辑,其中也有一些让人觉得不错的。老歌自不必提,后来比较喜欢的是《原来你也在这里》。

但是,还是不再是她的粉丝了,很长时间刻意不听她的歌,不想让自己陷入“怨”的情绪中。

《生日快乐》的小说看了,没有想去看电影的意愿。一直到这个刚刚过去的冬天,某天深夜在酒店,外面飘着雪,一个人在冰凉的房间里换台,停了下来,看了,没能忍住眼泪。

再就是这次了。说实话,记者会上看两首新歌的MV,完全没有感觉,甚至觉得很一般。可是回到北京,打开CD,她在自己的博客上贴了一个MV,是歌迷做的《生日快乐》版的《我们没有在一起》,哭了。。。

她的采访中最多被提及的就是“感情”,这次她的新理论是:给出否定的答案,是希望生命中能出现肯定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