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怎么也进入不了睡眠的状态。桌椅,衣服被门外泄漏的灯光打出模糊不清的影子,陪着我,清醒地思考。打开床头的灯,想看看安妮的书,找一种安心,然后沉睡。
        睡着了,却又开始我梦里的生活,在梦里,我过了自己几辈子的生活,平淡、激荡、或是腥风血雨。梦见爸爸,和他沮丧的表情。心被噎住,很抑郁,在梦里还要感受不安,这日子过得有些艰辛呢。
        醒来后,不断猜想,这梦境是什么涵义,因何而生。最近很在意这些情绪上的细微表现,很害怕真的一念成行,一梦成真。还有多少多余没有放下,才能停止这样病态的呻吟。
       why the sky has the grey color?
       why the earth had the night?
       a bles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