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经历过一场风波,有那么几天,我会颓废、沉寂,避开任何联系,自己和自己对话。

这段时间,措手不及的变化,让我一点点地认识我曾经无所畏惧的新生活。

去年暑假,看见回家探亲的父亲没来得及染黑的头发、借酒浇愁的醉态,风风火火的母亲
从不告人的劳累和酸楚,心酸了多时。

瞒着所有人更改了最初的理想,决定不再靠父母,自力更生,无论是生活还是将来的学费。

母亲说我太硬,也许吧,即使他们多少次微笑着称这方面根本不用我操心,我也不想再过这
种衣食无忧、仿佛除了读书一切与我无关的生活。

于是迫不及待地在年后开始找工作的历程,进入康康,每天清晨六点二十起床搭车上班,勤
奋地请教、学习,在大半本的笔记上圈圈点点,越来越熟悉
ERP的操作。以为这就是我的第一份工
作,也是我首次掘金的地方。虽然很多人告诉我台资对员工很苛刻。我还是沉浸于第一次踏入工作
的兴奋中。

然而,一切在实习三周后开了个玩笑,刚刚调去长沙,见到新主管的第一天,我认为是新生活
开始的第一天,下班时却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从小将我养大的外婆摔伤了,眼泪毫无防备地顺着电
话机流下,我以为没希望终面的联邦快递竟然也在那时通知我第二天终面,呜咽变成对着电话机号啕,
当时心里的滋味五味杂陈。在全家人的催促下,我匆忙地买了返程车票、匆忙地电话给主管请假。
如我猜想的一样,才调去第一天便请假的新人给当地主管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坐在返程火车上
颇感沉重地接到科长责备的电话,全勤奖及奖金没了是小,关键是长沙的主管颇为不满,因此觉得
我浇灭了她欲传授我更多知识的满腔热情。看看年老的外婆,想想接下来待处理复杂的事和面对
林林总总的人,毅然向科长提出离职请求。如此突然而坚决。要好的新人同事说:跟我们加班到
两点,还要面对被不负责的师傅指导、随时可能出错被批的压力比起来,也许你“解脱”了。

就这样,还没开始的第一份工作戛然而止,心里郁闷透顶。也许妈妈说对了,我外面太硬里子太脆。
一直泡在学校里,学生气太浓,思想过于单纯,做法过于直接,容易被与理想不符的现实击倒,
面对现实问题措手不及。

就这样,一边照看可怜的外婆一边等待联邦的终面结果。突然又有了自己跟自己对话的时候,
突然又颓废了几天。

亲近的人都说:你适合待在学校里。我会的,但不是现在,此刻我想弄明白一些问题,解决
一些问题,不想再逃避。虽然我没有多大本事,但我仍然想靠自己,而不总是依赖着别人。

If I have a chance ,I have a try.

If I have a dream,then I want to make it come tr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