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昨天早上,小萨、册册和小忍还有陆灰灰他们三点就去MAO门口排队的时候,我当然还清醒着,不过等我早上醒来,连接了四个好同学们打来的夺命连环MORNING CALL的时候,因为觉得太冷了,所以实在不是很想起床,就墨迹了很久……大概到十二点多的时候,是赤佬小朋友发现食盆里猫粮吃完了,就用她那冰凉的手掌沾了水杯里的水,啪啪啪地打在我的脸上!TAT 妈的我可苦了!
等我慢吞吞地上了轻轨,途中和同样打酱油的莫老师汇合,到MAO门口的时候,大概是三点多的光景,排队大概排了一百人左右,我反正就……无耻地、老吃老作地、上到队伍最前面,和同志们汇合了。上去一看,后面四排全是早两年看LIVE排队时都熟识的老面孔,对方看看我,没有做声。后来新鸡给他老婆送吃的,挤到最前面来的时候就被人喷了:哎戴粉红色围巾的那个!不要插队!233 我后来偷偷问姑娘们,为什么她们不喷我,群众说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流氓……唉这夸奖可真叫人害臊。
总之接下来就是不断地和认得的姑娘们打招呼噶三胡的过程,见到了好久不见的小黑~!上次见面还是情人节的时候,咱俩一块去大剧院看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在这个日子安排这种芭蕾舞剧,大剧院的工作人员到底是在想什么哟!)
聊天的时候姑娘们就给我描述了接机时的情景,好比说萌太郎同学在机场里面一脸累死了累死了的苦逼脸带着黑框眼镜和口罩坐在行李上,结果听到姑娘们的尖叫,很警觉地立刻转身,CHUACHUA摘掉眼镜口罩,再转过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墨镜,调整到令人仰视不止的ROCK STAR状态了。2333 笑死我。
大概五点多开始有调音的声音,后面小姑娘开始尖叫了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吐槽了,哎哟调音肯定是rodi在调的呀,激动神马啦,要自己调音的乐队岂不是太苦逼了——结果一会儿王小呼拿着轮椅吃茶当令箭推进MAO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就汇报说,是AKIRA和阿正在调音……啧啧,真是好一个苦逼的乐队。
大概墨迹到七点多的光景,就开始放人入场了。哎哟那场面哟,真叫一个混乱哟~~~ MAO的工作人员要用身体做肉盾,那简直可不就是97抗洪抢险时的官兵么!可真不容易~ (歪脸
结果我们明明是最前面的,进去之后边上莫名其妙的就已经有人站着了,本来以为是台湾跟过来的FANS,但看她们普通话讲得挺顺溜的,和我心目中的台湾同胞有点不太一样(喂),估计大概又是MAO自己的工作人员带进来揩油的,要么就是媒体什么的。这种当然不用客气,在我的怂恿下,赛酱就大力将其往边上挤开,让我硬生生地插入了。不过后来我想想,哎哟我一个打酱油的排第一排,啧,总觉得真饭有点可怜,就把位子让给了早上三点就来排队可是因为LIVE经验缺乏导致被挤到了第二排的小忍姑娘了~ 快夸我~~~
进去之后自然是继续等啊等,后面姑娘们一直试图卡位,但是,这不是这么容易的……
为了调动气氛,开始用MAO的大屏幕播放起PURA的音乐来,但是……他们竟然懒到自己都不带张光盘来!结果用的视频还是土豆网上直接拖下来的,左上角那硕大的土豆网三个字哟~!在线视频那可耻的精度哟,那华丽丽的马赛克哟~ 真真叫做情何以堪~!

------------------好了我回来了我继续-----------------

其实等的时间也不太久,很快PURA四个人就上台了……
啊,说到这里我要对我打酱油的程度做一番描述,以免有些同学对我产生误解,以为我其实也是海月,只是比较谦虚才说自己是打酱油的。不不,你们都误会了……!我对PURA的了解还停留在——好像是四个人吧,嗯,又好像是五个人……?风格我记得好像是英式……?反正是很久以前他们根本都还没有红起来的时候听过几首歌觉得主唱唱歌像没吃饱饭一样不是我的茶我就基本回避这个乐队,最近听的几次也是豆瓣电台随机播放到了而我又坐在我的小暖桌前看书写东西做题目不高兴动没来得及站起来切换掉以至于不小心听到了半首歌——这样的程度。
好了所以唱了什么歌我是完全不知道的,我的注意力都停留在看各种笑料和八卦上了,结果今天早上起床身体其他地方都不痛,就是腰部的位置一弯腰就剧痛无比我觉得我肯定是笑肌损伤了。
个么萌太郎上来的时候穿了一件黑颜色的麻袋和一条红颜色的真丝裙裤,后来群众纷纷认为那个裙裤应该是睡裤的料子,不过我关注的焦点在他上身的麻袋上,我观察了整整两首歌的样子,发现那个麻袋居然是有插手的口袋的!后来问吃茶,吃茶说应该是他代言的BPN的副牌的衣服,这太叫人震惊了原来竟然是有牌子的衣服不是随便找了个麻袋剪掉上面的口子就套进去的啊!龙太郎看起来是蛮像L的,或者要么说L像他好了,既然吃茶说这个人在DEATH NOTE之前就是这副卖相了不是故意在卖萌。不过作为一个FULL的真饭,我个人觉得龙太郎身上还是有很多FULL先生的影子,不管是他偶尔插蜡烛的样子、还是那个棒子非主流都很喜欢的门帘头、麻袋衣服和从麻袋口子里伸一截出来弹琴的白胖胖的大手,还有念小抄的样子,都很像是个……瘦小版、唱歌比较难听的……FULL先生!
——哎哟FULL先生什么时候到上海LIVE啦,不然再HK LIVE也好的呀……TAT 妈的我已经有两年没有看FULL先生的LIVE了呀真想FULL先生……!!!大家都去听GUNIW TOOLS和nookicky还有FULL先生的SOLO乐队Shilfee And Tulipcorobockles呀!!!可萌了啊啊啊!!!!TAT——这段是植入广告谢谢大家。
龙太郎真的蛮瘦的,侯着背的时候可以透过麻袋看到他背上显出了很明显的脊椎骨的形状,我觉得这个人可以去考医学院,他的同学应该会很喜欢他的,在做到“人的脊椎有几块骨头”这类问题的时候就不用苦苦地摸自己作弊了,只要看他的背就可以……
上来第一首歌,龙太郎同学跳了那种关节固定住不动的舞,不过这种动作很多主唱都做过,所以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情……当然我也可以理解周围姑娘们兴奋激动的心情啦我其实是个亚撒西的好人呀~ 据说这人以前是标准的插蜡烛派,自从跟踏足裸搅上了[删除线]插过踏足裸的菊花之后[/删除线]就也变成赤脚满场跑的鸡爪疯了……啧,那其实也蛮好的,至少挺调动气氛么。
不过真要说调动气氛的话,还是BASS这边的阿正,虽然群众说他平时就这么HIGH,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LIVE才过了一首歌就已经CHUACHUA扔了两个拨片下去了的……=___,= 基本上每首歌之前正哥都会教下面做动作,提示拍手的节奏等等,只要照着他做就好了,还是很便当的。虽然姑娘们进去之前一直给我泼冷水,说进去之后只有很复杂的手振,没有甩头的,说得好像很高深的样子,不过真的照做其实也还好……跟着正哥就可以了~ 嗯!

个么就说到POGO了,哎哟我其实看LIVE的时候,边上的人挤我也好,试图插到我前面来也好我都不怕的,伊拉战斗力都没我强大,但是我就是吃不消那种乱POGO的人,我按着节奏跳起来或者甩头的时候,边上的人向MEMBER伸手的时候压到了我一般都会忍下来的,但是碰到那种乱跳的人,我就会很火大,你说这么简单的底鼓,音痴也能跟着跳,为什么就是有人能够抖得来好像打了鸡血的强奸犯一样到处乱拱呢!我本来是在赛酱后面的,但是赛酱个傻逼长了这么大的个子基本上都把我挡掉了,再加上我右边边上就是两个鸡血强奸犯,真他妈的讨厌啊,过了两首歌我就慢慢游到左边一格的小忍后面,正好给冷静这傻逼留出了空档,她就游上来了!
再过了两首歌,冷静很鸡冻地拉住我的手说,小囧我跟龙太郎五指相扣了!!!!我省了一百块!!!!!!!!错比啊我差点就在会场里把肺笑出来了!

不过LIVE现场要和龙太郎五指相扣其实还蛮简单的,他们和底下的互动都不错,副歌的时候一直会走到台前的位置上和下面的FANS碰手,不过有鉴于伸手还蛮累的(喂),而且我内心的OS其实是这样:哎哟又不是我本命,我又不是随便什么男人都要摸的咯,就不摸哼!……结果今天晚上和之人老师吃饭的时候说到这个,被之人老师用怨恨的目光瞪了……
当然正哥也很HIGH,麦克风上夹的十个拨片在第一次ENCORE的时候就已经扔完了,接下来的十个是后来补充上去的,然后是在最后那首还是再前面一点的一首,他抱着他那五弦的BASS就从音箱上滚进了舞台里……真好玩~ 就看到苦命的STAFF不停地奔出来给他们整理电线了~
第一次ENCORE出来的时候龙太郎同学进去穿了双看起来很不搭的鞋子,到了第二次ENCORE的时候又脱掉了,再奔到我们前面来的时候,据说,两个脚趾之间的缝里夹了一块不晓得为什么会出现在脚趾缝里的……海绵。真饭小忍同学非常非常亚撒西地……帮他抽出来……丢掉了。233333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吧,然后就是关于MC。传闻PURA是MC又多又冷的乐队,这次终于见识到了,龙太郎同学事先做好了标注了音标的上海话小抄,足足有两三张A3纸那么多!连KEN叔都输了!他说了大概有五六个“好切~~~~”,还有其他一堆前后没有任何连贯性可言的废话,音调全都荒腔走板,不管是唱歌还是MC说话都有气无力,只有在最后一次MC的时候说“哎哟这次行程很赶的闹,熊猫木有看到,小笼包也木有切到闹,呜呜呜”这一句里,小笼包三个字一出来,哎哟那发音,真真字正腔圆,铿锵有力,情真意切!个么我就在想来,侧那侬那个好切到底切的是神马东西啦,你们晚饭吃的还是快餐来,就是附近的外卖叔叔一手一托盘盒饭一手一托盘鸡蛋丝清汤带进MAO的呀~ 那外卖盒从里到外就散发着一股鱼香肉丝和宫保鸡丁的味道,我们可都看见闻到了哟~ 啧啧啧。
其他么,就是让姑娘们很感动的明年还要再来呀,之类的约定了。不过有鉴于MUCC上次也约定过的,结果来个屁啊,所以我是不相信这种约定的。哼。
然后一旦他忘词了,念不出了,就开始用“侬好~~~”、“上海~~~~”这种弱智单词来打混过去……也蛮好玩的。当中应该是说了“我爱侬”……不过要说语法正确的话,似乎应该是“吾爱那~~”,而且似乎下面的群众没有几个听明白了,给点尖叫之类反应作为奖励的。真作孽。

LIVE之后是握手会呀,像我这种打酱油的贫民票就在外面等姑娘们进去握完了出来,再会合了去吃饭。见到了珠树姑娘、穿得很喜感的霉酱和被吐槽说很像lady gaga的H梦……=___,= 后来莫老师也出来了,跟我说哎哟龙太郎是会花小姑娘,他握手是先右手握住你的手之后,用很诚恳很梦幻的双眼看着你,然后再突然搭上另外一只手,将你的手紧紧握在他的手中然后用力地握下去。啧啧。
然后我就问莫老师,你被花中了伐。
莫老师说黑服团都是M格,服务到这个程度反而不喜欢了。
我当时就笑了。
个么在最后谢幕的时候,看到龙太郎跳发跳发地跟后面的FANS打招呼挥手的样子,我也忍不住跟吃茶说,哎哟很萌的很萌的,但是呢,像我这样立场坚定的人,本命始终称砣一样心头坐的,就凭这样,是没有办法花中的我的。看了LIVE之后,这个乐队在我心里还是处于“无感”这个位置,不过看看LIVE没什么心理负担我也很开心的~
后来莫老师又说哎哟服务是到位,我就忍不住吐槽了,你说[消音]他唱歌唱成这样[/消音],要是服务还不到位一点,哪里能红得起来嘛~~ 是吧。
虽然姑娘们事先都给我打过预防针了,说龙太郎LIVE唱歌走音一天世界的,不过我也没听过CD嘛,“本来应该是”什么样我其实也不知道,现场听的话就是没印象他有唱过很震撼的段落,但也没觉得真的走调走得很厉害……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他们选择的都是比较快的歌,避开了龙太郎的声音KEY很窄又容易上气不接下气中间断气的毛病……

最后说说主办方和场地方。这次整个过程都很混乱,卖票就乱七八糟的,整个流程也不公开,尤其是排队这一块,你说不发整理券也就算了,有经验一点到大概六点多的时候就应该拿出安保的防护绳来,把排队的人群拦到靠墙边的区域里面,至少留出入口边上一条通道来,否则像这次人都堵死在通道里,从消防上来说,其实是很危险的。就算没有消防的问题,快要进去的时候有不少人从侧边绕到边上的通道里,试图靠挤的也乘机提前混进去,造成场面上的大混乱,结果最后只能从LIVE HOUSE里面搬出大油桶来堵在门口,这也太难看了……而且其实对工作人员来说,也是增加工作量的……何必呢又。
不好的地方要指出,但是好的地方也要表扬,这次最好的是对摄影和摄像的彻底禁止,做得真的很好。我看了这么多次LIVE了,国内国外的乐队都有,这次是禁得最彻底的,场子里基本上没有看到有拍的人。本来就是,LIVE就好好LIVE呀,拍你妈逼拍啊,拿着个傻瓜相机还开闪光,然后还恬不知耻地把相机举过头顶,生怕人家不知道自己用的是傻逼牌相机是伐。
总之是希望场地方和主办方,还有来看LIVE的fans们(哎哟这次真的有那种从来没看过LIVE的小朋友来的,看起来就是门禁大概在晚上八点钟,背着个书包看完LIVE了回家还要做作业的那种,不晓得这次来了被吓到了伐……虽然我觉得pura的LIVE没有MUCC和DIRU的那么凶……)都能从经验中成长,以后越办越好,大家都开心~

最后谢谢亲爱的吃茶给了我酱油票,谢谢册册投食的鸭舌和呼呼投食的核桃糖~~ 可好吃了就是有点粘牙……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

补充1,对了我想起来了,散场的时候我看到了地板上龙太郎脚底前的那张小抄,本来想扯下来献给吃茶的,结果就在我手指还差小抄大概5CM的光景,有点够不到正在跳发跳发努力的时候,边上的STAFF突然冲出来了。个么我还以为他要帮我忙替我撕下来递给我来,没想到丫冲过来一把夺走藏起来又跑回去边上了一刚。侧那哈小气!!!以前黄毛都会递给我们的……TAT  近藤桑你是好人!!!下次清明我会给你烧香的!!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