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青春彼岸 盛夏正要一天一天一天地燦爛...

還記不記得我以前博客的名字?盛夏光年...
從開始有寫博客的習慣 到現在 2年的時間 
我一直站在青春的尾巴上 不停回望過去 感慨現在 卻又邁不開步伐大步向前
或許這就是后青春期 可我卻還未能做到不再為生命狂歡不再為愛情狂亂
這一次 五月天出現得比我想象中的早 我以為要到明年 才能聽到新專輯 
現在看來 或許 還是有可能在香港聽到他們的演唱會 
而至於上一篇日誌 權當是某個人每月例假來潮前的經前綜合癥
我真的沒什麽 也真的不知道爲什麽每個月那幾天會這樣的抑鬱 也許這個綜合癥需要治療
寫到一半 發現我原來在用繁體字寫日誌 也當是在適應香港這個社會吧 
上次說過要給音樂無限做稿 稿子做了 悲哀地發現自己做的稿子 連我自己也打動不了
然後卻還是執拗地想自己錄一整期節目 結果 更悲哀地發現 原來我連播音也那么難聽了...
我青春期最盛大的紀念就是廣播臺了 我卻要在日子一天一天過時離它越來越遠 

這篇日誌原本是想寫樂評的 卻發現不能很客觀地來一首一首地說它
只是在聽過之後 每天有空就聽之後 從心底溢出來的一些小思想 
我會喜歡第一首歌<突然想起你> 雖然是很多五迷不看好的一首 但原諒我總是個有小哀傷情調的小女人
"我們那麼甜那麼美那麼相信那麼瘋那麼熱烈的曾經 為何我們還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遺憾中老去"
我喜歡這一句詞 想把它用在給音樂無限的稿子里 發現 好長 念起來不容易 只好放到這裡來了
小凡要去十大歌手賽上唱 <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 離我更久遠的這個比賽 
我在大一時站在決賽的舞臺上 在大二時爲了省事在複賽開溜 
在大三時陪某個人參加比賽最後因為決賽是生日而放棄比賽 在大四時陪臺里的小師妹楠楠去唱決賽
很無聊的一段回憶 和這首歌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只是想說 我在回憶...
跳過中間三首 然後是<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聽的時候反問自己:你心中還有未崩壞的地方嗎?
什麽時候該要堅守 什麽時候該要妥協低頭或偽裝  什麽時候仍要滿懷希望和夢想
我一向是個沒有遠大目標的人 現在想想也許我心中還未腐壞的 就是對我心中所定義的愛的堅守
非常天真而且可能會在現實面前被衝擊得一塌糊涂的我的堅守:只要有愛就够了 其他 都不重要
阿信在最後唱"再唱再唱再唱再唱..." 能不能唱到70歲呢 我怕在這張之後他們不會再出了
我在看到阿信博客里寫"五月天的過去現在未來都在這7張專輯里"時就害怕了 希望只是我想太多了
再跳過兩首 到<如煙> 十七歲的時候 你在做什麽呢? 
我十七歲的時候 還沒有看過<藍色大門> 我不知道原來十七歲是可以這個樣子的 
現在和十七歲的我 相隔了六年的時間  穿梭時光回去 站在她的面前 她也許會認不出我 
認不出現在這個略微有點點瘦 一頭長捲髮 說話很輕柔 腦袋總是在想所有事情負面的女生是她6年后的樣子
我其實挺後悔在十七歲的時候沒有能夠有機會去愛一個人 談一次戀愛 
那時是乖乖女 記得連跟男生關係好點都有老師去媽媽那裡告狀 然後被媽媽罵"水性楊花"
我爲什麽這么記得這個詞 那時對我來說 這個詞禁錮了之後的我在處理愛的問題上時的想法
沒辦法很好地處理感情中的問題和男女關係 在我看來(媽媽肯定不同意) 
有大部分原因 是我在十七八歲的時候 被青春的大部隊落下了
然後一直走到<后青春的詩> 我不知道怎樣才算是后青春期 也不知道我現在是否是處於這個階段
這張專輯中 最愛的就是這首和專輯名字一樣的歌了 第一句詞是"當煙霧隨晨光飄散枕畔的湖已風乾"
雖然只是幾個字的相似 可我有一個ID 叫做湖畔聽風 來自MZH
知道現在我還會上MZH逛逛 恐怕很少人知道我的ID 最極致也就是主持不見不散畢業歌會后在MZH上被人惦記一陣
我上MZH罵過學校 評過歌 找過兼職 灌過水 還很間接很間接地通過MZH認識一些在我生命里很重要的人
現在看QQ上好友的簽名 竟然有4個人的簽名都來自這首歌的歌詞 默契地發現我們都無法抵擋得住阿信的功力
最後 <笑忘歌> 青春是不可能一笑而過 只是錯 也是錯得很值得的 未來 應該會是精彩的吧

我的絮絮叨叨跟裹腳布一樣長的回憶跟五月天的新歌一起說完了
然後呢 一起走吧
還猶豫什麽呢 在五月天的歌里 回憶自己已過的青春 祭奠逝去的遺憾 
抓住手中的如水般流逝的最後一絲青春 邀請你們跟我一起走 向前方 向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