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第四十一个春天来了,不过也快走了。人为什么要伤春,是因为春天太伤人。伤春并不是情感往复的老套子,这是上天周期性对人的一个提示,过去一年就少一年。但是少也只好让它少了,人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的。能够拖住时间尾巴的只要那些悟性极好的人。他们能看穿春天的迷惑,不理会上天的提示。他们要不能够把春天长长留住在心里,要不对春天能够真正视而不见。

我还算是一个能够感受到春天来去的普通人,我不愿伤春,却又不得伤春,但能所作的就是尽量不去想那些容易联系到时间流逝的情绪,尽力放下,以待来时。今天有风有酒,偶成一联,算是记录今年这个完全同于去年也完全同于来年的春天。这联放到去年合适,放到明年也合适。

风过三四月 难得春衫轻薄

酒巡六七人 毕竟村醪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