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该在9月12日就发的,祝愿人夫婚后三十八岁幸福。
重新刷了半遍FF7cc,心底长起来的草再不割就要把自己活埋了快。
扎哥我好像比以前要多一倍的喜欢你。我的理解力来得太慢了。
仍然不确定我这粗鄙的字适不适合毁你和你家大英雄T——T但我总算长大了足以正视天灾人祸不会胡乱迁怒了。

晴传说

# 不正经


“我想要克劳德——”
简单的一句话让黄毛的小子颤抖不已。可怜的Class Soldier 3rd新兵此刻大脑全然空白,不知道是应该巨大的痛苦还是巨大的欣喜,而其中最为清晰的念头却是想要立刻冲回寝室把给乡下妈妈的家书中——扎克教官是个顶好顶好的人,跟随着他我一定能成为我偶像那样的英雄——给深深地、狠狠地、如果可以的话使用斩铁剑来把它们一个字一个字地划掉。这太有失体统了,在神罗这样肃穆的大厅里说这样轻佻的话。

而对方下一秒又开玩笑一样的将他摔开了。
“——送给Sephy作宠物。”

 

# 偶像


克劳德在以神罗大英雄作为主要票房保证的征兵海报前总是有停驻过久的习惯,这点倒是从来没有在Zack面前回避过。虽然更多的是想避也不一定避得开。对方似乎也是路过的样子,跟随他的目光,注视了宣传栏上几乎等身大小的Sephiroth长官的海报超过五秒,随即眉开眼笑地拍拍他的肩。
“小子,祝你好运。”
从表面到实际都没有任何诚意。

 

# 抽签


在分小队的时候几乎在场所有的人都看到了Zack出老千。
拉扎德主管咳嗽了一声作为提醒,而显然当事人并不愿意接受暗示。安吉尔很无奈,但作为好朋友好前辈的立场他可以当作没看见。坐在另一面的杰尼西斯也看见了,但这又如何了,劣化是注定的呵呵呵今天的诗集也要读出新的收获。
Sephiroth在Zack的正对面,他只是看了Zack几秒。也许这几秒已足够Zack秒析出[随你便]或者[别扯了]或者[懒得跟你计较]或者[搞砸了我会让你死得很有节奏]等等内涵深刻的信息。
但总之是没有任何人出声点破。

3rd,在场的新兵,克劳德不幸恰好是没有看见的那一个。

于是快乐的赢家在不多不少的鄙视氛围里爽朗地拍拍手:“好了,我带新兵们去侦察;安吉尔和杰尼西斯分开绕道去敌后;Sephy等有问题随时支援,噢对了,不准关手机……”
3rd里似乎有人想要表达一点什么,但这种短暂的气氛很快就过去了。

出发的时候Zack揉了揉黄毛新兵的头,“怎么,不满意这个结果?”
大概是有一点,虽然说不上来是哪里。
“想离我们亲爱的大英雄近一点?”
倒也不……当然如果……
“嗨,想开点,跟我一组虽然没有Sephy,但Sephy那组也没有我嘛!”

妈妈,扎克长官人很好,就是我还不太懂他。

 

# 喜好


因为五台的事情,关于战争向来存在大范围的分歧。特种兵层面上也一度出现单方面冷战期,譬如有人梗着脖子表示杰尼西斯出席他就不出席,当然这应该是属于扩大化了的谣言,把当事人套在无论是安吉尔还是扎克还是大英雄的头上都显得有点过于幼稚了。要说主角是社长他还没接班的儿子还说得过去。但小社长他现在,应该还处在纠结于不想住在公司里想要出去一个人住但是这样就没人伺候了的青春期阶段。

“最后还不得呼吸同一个气层,哦不,同一个食堂的氧气。”
拉塞尔勾着3rd新兵的脖子走过餐厅的外面。
克劳德隔着玻璃远远地看着里面坐着的人,Zack长官在回短信的样子,似乎有什么很好笑,于是把手机拿给了Sephiroth长官看,然后不食人间烟火的长官好像也笑了一下,这里好像有什么不对的样子——等等,Sephiroth长官原来也是会笑的?哦等等,Sephiroth长官也是要吃饭的?哦天,所以他喜欢吃什么来着?
“你到底进来不进来?”拉塞尔拉扯了一下嘴角,“啧,坐近一点不就可以知道了?”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Zack长官拨通了电话。
“喂,亲爱的——”
好像更不对了,发出声音的竟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Sephiroth长官,他支着头,好玩的表情。然后坐在对面的人在真的说出“喂,亲爱的”之前先对他简短地“喂”了一声,拿你没办法的语气。于是神罗的大英雄就做了个你专心接电话吧的手势,低头安静翻餐桌上的报纸。

“他们……会不会要结婚……”
拉塞尔莫名其妙地看着黄毛的愣头小子,“你说什么?”
“我说,Zack长官和米德加尔的卖花姑娘在约会的事情是真的吧……”
“我们低等兵怎么会知道,但有人一定知道。啊,西斯内,神罗公司会给员工放婚假吗?”
克劳德有些抑郁地看着拉塞尔转身去伤害了同桌的另一个姑娘。

其实那一位才一定知道的吧,可谁又敢于以此为借口去问他。对了他到底喜欢吃什么来着?啊,吃的和Zack长官的一样……我到底在期待些什么,神罗最强战士也是和普通人一样吃饭的吧。哎,偶像根本就是Zack长官端什么来就吃什么的吧……

另一边,挂断电话的长官远远朝他投来“我要不要邀请你的偶像一起围观你”的眼神。

 

# 八卦


“交换怎么样,你去保护西斯内的任务,我去战变态们。”
“变态是指什么?”Sephiroth轻微的皱了一下眉。
“大概就是杰尼西斯或者博士那一类。”
“我觉得杰尼西斯是个不坏的人。”
“所以更不应该你去。”
“为什么不干脆地去保护西斯内?她很可爱的吧。”
“哇,什么时候不苟言笑的大英雄阁下变得八卦了。”
“以前可没有谁向我提出交换任务的要求。”
于是Zack扔给他一个补给瓶,就当他已经接受了的感谢。

出发的时候Sephiroth收到新任务确认之外的另一条信息:
[假装正经。(-_-メ)]
思考了两秒后不苟言笑的大英雄阁下并不太经常地点了回击的选项:
[假装不正经。]

 

# Zack长官你会和那位小姐结婚吗


“黎明会降临的。”那位小姐后来对克劳德这么说。

 

# 长雨


我们都是软弱的人,所以才会说谎。我们都是胆小的人,所以才要武装。我们都是一群笨蛋,所以才会互相伤害。

黑发的长官总是笑着说话的,大剑背在身后,眼忘着虚空。没人知道他是在对谁。遥远教堂的塔尖堙没在米德加尔雾茫茫地雨水里。而神罗的大楼已经不再是个可归之地。

更后来的那个时侯是克劳德站在雨里,神色默然。Tifa站在一米左右的距离,看着他沉默的侧脸,忽然怀疑其实是看到了几年前在尼布尔海姆遇到的人,他曾经历过的事,也都在你身上上演了一遍。
只是结局不同。

 

# 记忆


你也是扎克带过的新兵吗,你总是这样话很少?你愿意帮我把这些花送到这个地址吗。或许你也愿意听我说说话?……其实认识他之后接到的第一个不是他的电话是来自一个幼时好朋友的母亲,内容当然不是什么心血来潮的同学会。葬礼……我没想到要用这种方式与她见面。那一天下很大的雨,走过公园的时候,花都残败了,我记得太清楚了。
——爱丽丝在那一天扎了一条素色的发带。

我不知道五台会怎样,尼泊尔海姆会怎样,但我知道,战争的话,一定会有人死的。克劳德,你想过死吗,你只想过当大英雄?
——礼拜堂的花开得很好看。我只是一个不太会说话的人。

那么后来,为什么你又不想了呢?
——我好像,记不大起来。

 

# 轮回


“对星球的仇恨,你从来没有怀疑过是被杰诺瓦强行施加给你的吗?”
Sephiroth即便在最深处的愤怒之火燃烧之时,也没忍住再一次皱了眉。从来不曾想过被曾经的同伴问过问题会被眼前的小子提出。
“而你呢,你甚至都搞不清自己究竟是谁。”

克劳德觉得自己好像知道这是指什么,但是又本能地不去仔细思考,印象里的Sephiroth不是个会做口舌之争的人,而对方淡淡看过来的眼光里有穿透他锁定到别的时空中的错觉。
可是无论如何,我还有我手上的剑。

 

# 相似性


小子,你倒是跟我以前很像嘛。
——我还是不太懂扎克长官啊妈妈,我觉得我和他是完全相反的人,开朗、积极、强大、有天赋,奇怪的是他说我们很像。

虽然你没有我帅,但在喜好上我们还挺相似的。
——爱丽丝,人的愿望是会变的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时候想要保护Tifa的心情慢慢就变成了想要更接近英雄Sephiroth。然后呢,我也想要保护爱丽丝你啊。可是我却想不清最初的理由。

后来呢,就有很多人说我们很像。不过和当初的意义已经不一样了。

 

# 迟到


在那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红十三是,凯西是,席德是,你也是,星球也是。现在的我已经很以前不一样了吧,如果一直想不起自己该向谁道谢就实在太不像话了。
青年低语着,对Tifa无声的诉说。
实在抱歉,隔了这么久才都记了起来。

谢谢你,Zack。

 

# 晴传说


每次都会重复着故事的一些细节,他抬起手来看着比星球所应该有的天空还更加温暖的蓝色,好像预示着万物回春。
他每次都清醒于梦境中,转过脸就看到黑发的长官蹲在他身旁看着他,远处的爱丽丝好像不认识他们一样的背身坐在水岸,生命之河的潮湿味道在空气中逼真地就像每一次的大雨。
“醒了吧。”
好笑地看着他的Zack,面庞染上绚彩的深橘色。
“你还记得这一次是怎么过来的吗?”
一定是我又失败了。他本能的这么想,然后就想起这些是只有自己才能破译的温暖源泉,熟悉的面孔向他走来然后很快就又会消失,Tifa说我相信你,Sid说小子上吧,妈妈回信说别害怕,而Zack说,你可是我活着的证明啊。
想要的黎明,能够以及继续走下去的时间延续,跟谁在战斗,是为了谁成为一个战士,喜欢上了谁,又是为了谁而死,他摒住呼吸,想说我终于有那么一点懂你了,Zack。
“嗨,你哭什么呢……克劳德……”

总有一些埋藏于业障深处的秘密。

“快去醒过来,替我对那个人说,一百年不见了!Sephiroth。”

 

 


END.

PS.
00啊,还是爱丽丝负责赚钱养家,你来负责貌美如花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