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次决定,让那么多人都出来挽留,那阵势居然不比当年大家挽留君子的差,那是出乎我意料的。昨天九条命那劝说我的劲儿比起当初骂我来要狠地多了,说实话,有今次的事,也真不枉我迷恋网易论坛一场了。其实离开并不代表与朋友绝交,交情还是交情,江湖情义依旧不改,如果有人看到我的博,就请都不要为我这微不足道的小心眼儿女人说话了,真的。你们为我说话的时间还不如留着写写电影,谈谈片子。我也是一样,你们在惋惜时,我正在看电影,听杰伦的《十一月的萧邦》,或者看《欲乱绝情妻》第二季,《迷失》第一季。

昨天看《宛如阿修罗》,姐妹几个都为了男人或者家庭在那里明争暗斗,其实不管怎么样,她们都只是想将亲情与爱情的关系平衡好。我承认自己无法平衡,遇到真爱就飞蛾扑火般自取灭亡。看到错错错离开,湖鱼一直在申请多加一个版主,LY887一直逼我解释他“反对”的事,李版的大字报回帖更是触目惊心,我其实很感动,感动自己这样飞扬跋扈的坏女人居然还有那么多人在关心真是个奇迹。

在这里,我只想说声“谢谢”,三错的代价是惨重的,杀手知道我这个小女人要靠“哄”,但是很抱歉,这次“哄”是不够了,因为我太“清醒”,每次一痛我就很清醒,生气不代表痛,只有真正被“伤”才会痛。还是钳子最了解我,给我发几个短信后就依旧乐呵呵地说:“以后有用得着兄弟的说一声!”,我喜欢钳子这样没心没肺的说话,尽管可能他心里并不是那样想的。罗南私下说我“神经兮兮”,我恨他现在才晓得我这性格,我不是神经,只是想活地纯粹一些。我在现实世界里已经够不真实了,为了不失败我会不惜一切,那些谎言在我嘴里出来就像吐出一块块囗香糖,我用香水和唇彩掩饰自己的丑陋,用上好的衣装遮盖自己糟糕的身材。

但是在网络上,我只想活地真实,如果网络与现实一样,我认为根本就没必要去迷恋它。我从来不谈政治,认为那是男人之间的无聊游戏,但是自己真正受固于此时,却比谁都难受。我有个挚友说得好:“苒苒,游戏规则你都懂,你的界线是玩还是不玩,你在现实中选择玩,在网络里自然可以选择不玩。”呵呵,我很想亲他。

曾经我也想过把网络生涯当作一份事业来经营,后来想想还是罢了,如果那样我就太累了,或者太无聊了。但是不知不觉,我就重视起它来。就像原来以为对我这个公司没什么感情,这次公司变相地给作业类人员减了工资,我的员工都很不开心,我去跟人事讲,请公司以后要减薪给管理人员减,我们拿四位数的月薪,减一两百块不要紧,员工拿的工资本来就只有三位数,再减的话吃饭家用都有问题了,叫她们怎么干活?!这就是社会。

我不想网络也变得那么残酷,那么无情,甚至那么白痴!!食人族每天吃经理都没被人发现,那天不小心吃了一个清洁工就被发现了,这就是“民众”力量。听说网易的站长很不爽,我倒是很爽,现在能体会到狼当年去意已决却依旧得意非凡的心境了,我打赌他心里永远有“我爱电影”,我也是。但是,不仅仅是诚信问题,而是我真地不想再去了,我相信那过程大不了就像“戒烟”,我那向世界呐喊的“伤心帖”总有一天会慢慢下沉,然后不知所踪,到那一天,我就会被所有人遗忘,一批新的写手油然而生,这就是轮回。

革命总要流血牺牲,改变后总要有阵痛的,我就是阵痛时排下的一块废肉而已,不需要可惜。所有人都错爱我了,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宽容睿智的人,在网络上,我会不自己觉得把自己变成任性的孩子,所以,请不要再为我说话,向一切对我冷笑或讽刺的马甲看齐。

错错错:这次你的决定还是令我觉得可惜,不过我也不多劝你,也许你是不喜欢当版主吧,呵呵。不过,我们友情不变,有机会来北京,你别忘记你的玫瑰,我喜欢粉红色的。谢谢你总是不理会我的任性,牵就我的蛮横与愤青状态,我习惯这样了,不想你居然也习惯我了,你永远是我的星星王子,现在是,以后也是。

李版: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大字报,我喜欢你那样有个性的版主,不装逼,以牙还牙,才华却惊人。你是第一个在我爱电影里支持我的版主,如果没有你的鼓励,可能也没有我在对这个论坛的感情。告诉你个笑话,以前我在网易永远只去“恐怖角”潜水。现在呢?哈哈,居然也成了“老江湖”,我该感谢你还是对你苦笑呢?我会常去你的博看你的。

莉莉玛莲:你是我见过的才华最惊人的小姑娘,我有时嫉妒你的文章为何如此纯熟。经常偷偷学习你的风格,却打死不肯承认。大概有时我们太接近,而你比我还要纯粹得多,所以,我对你的感情很深。一个深爱黑白片时代的女孩,一个深爱昆曲并能体会其中韵味的女孩,也许前世你就是光影化作的精灵,珍惜你的好文,继续你的追求。

狼:只想对你说:“对不起。”你曾说未来是我们的,我和错却都这样了。我晓得你不会抱怨我,但一定会怪错。就当我们是小孩子吧,我脾气更大些,所以决定离开,也很正常。唯一不小孩的是,我不懂耍赖,不会不守信用,不管是不是一时冲动发下的毒誓,不会说了走又回来。狼你保重,我会等着看你的书。

飞扬:那次和你一通电话,终于发现你是个性的一个人,而且非常实在。如果我们见面聊天,我相信一定会非常有趣,我喜欢听一个男人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事情,讲感想。还记得你是怎么加我的Q的吗?是因为我故意在夜语那里骂你,你一生气就加了,哈哈!当时我还很激动,因为很少跟名人讲话的说。你的思想与作风是正宗文人式的,对我的影响很大,有时保守或固执如我父亲。反正经常来你的博,你也不用担心我会错过你的好文啦。

湖边的鱼:千万千万不要再为这件事情难过,人来人往都是很正常的事,过些日子你就习惯了。下次我来杭州,请你一定要和我见面,然后带我去“淘碟圣地”淘碟,不然我以后可狂扁你!

四月:群里聊更爽快,不是吗?

风眠夜语:你什么回来啊???!!!烦死了!!回来后别跟我提任何这档子事,我要说的要回的都在这里边,OK?

最后再说一次,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