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王家卫的镜头如一只温柔精妙的手,它“抚摸”过的女人都像是被某种魔法突然击中,瞬间散出一种幽幽的隐秘激情,她们忽而痴情,忽而风情,忽而渴望,忽而兜转。透过那面尘封的玻璃,我仿佛真地看到那些风姿绰约的身影带着神秘性感的腔调,在王家卫的面前烟视媚行,尽显绝代的姿容。
苏丽珍的前世今生
苏丽珍的前世比较悲哀,她是个美丽单纯的女子,极白净的面容,消瘦却不铿锵,带点孩子气的清秀。她遇到的那个男子叫做旭仔,他第一次见到她就能叫出她的名字,还暗示她自己就是她的“梦中情人”,然后甩给她一分钟的承诺。从此苏丽珍就跌入了爱情之中,她咬着阿旭的手指以为可以用温柔红唇咬住他一辈子,却不曾想旭仔早已看清自己“无脚鸟”的命运。所以她成了旭仔生命洪流中一带而过的女人,来得飘然,去得悲凉。她不明白自己的真心真情如何会得到那样绝决的下场,当眼泪与尊严被踩在自己脚底下时,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挽回那个阿飞的心。
苏丽珍是不甘心的,她愿意每天深夜找一个巡警在旭仔的住宅楼下聊天,乞求他能有一天回心转意。直到某天一个妖艳的女子咪咪用同样哀怨的眼神来找她发泄,她才知道自己的爱情只是一根飘泊的浮萍,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将她种在心上过,到最后留给她的只有轻薄的一分钟。
那个女人于是像所有普通女人一样嫁人了,她的今生成了最有风韵的少妇。她云鬓高耸,艳丽的旗袍下裹着一幅妖娆空虚的灵魂,僵硬的高领强行将她的头颅抬得很挺直。相信旭仔的事情已成了她心上的一块尘土,轻轻一吹就散尽了,她上挑的眼角已经积满了宿命的成熟。
然后,周慕云来了。
一开始,她并没有像前世那般迅速地将自己丢进情欲的深渊,而是用一种平稳麻木的态度来处理他(她)们之间的关系。直到她与他都发现原来周围最亲近的人都早已深谙“动情”的道理,这给了苏丽珍背叛的勇气,虽然她仍旧蔑视这种出轨,无奈梦幻的天性还是不曾被前世磨灭,磨灭的是她飞蛾扑火的付出精神。所以她们之间总是不断追问:“如果我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
苏丽珍这一次没有选择彻底离开,她将身体留在了原地,心却随着周慕云走了。从原始的洪荒以来,她就曾经等待过一个为她停留在沙漠中的男子,这是倔强与负气令她做出可笑选择的代价,最终导致自己被那痛苦的激情摧折了灵魂。所以遇上旭仔,她选择了与前生相反的热恋方式,遇上周慕云,她却又恢复了病态的迷离。
这大概便是千载不变的轮回。
桃花流水
盲武士说他生前唯一的愿望是去看一个叫桃花的女人,在他心里,桃花就站在波光磷磷湖泊之中,长一双渴望的眼睛,她不是在渴望自己的丈夫,而是另一个心有所属的男子。也许单恋的男子总是比较迷人,所以桃花沦陷了,她用艳若胭脂的美丽身体与马相伴,抚慰自己寂寞的心。尽管她的风流婉转在遇上旭仔时曾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却依旧逃不过无尽的失落。咪咪与桃花是同一种人,她们都会无怨无悔地爱上一个男人,只是那两个男人都没有真正爱过她,而她们的身边也总是有其它的追求者。
咪咪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令她心爱的男人不满意,她认为旭仔有了她就可以从此安定下来。可是,当她艳光四射地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跳肚皮舞时,我们早已洞悉了她未来颠沛的爱情历程。热情的女人往往容易过火,反应越强烈,越是容易令自己和身边的男人走极端。所以她后来还是会去找苏丽珍,想看看那个被她挤掉的女人是多么可怜,再对照她自己的失败。她想得太简单,也太执着,执着到甚至没有想过如何将爱情收场。
所以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无脚鸟”已经落地的时候,她还是坚定不移地在马来西亚寻找她唯一的爱恋。一直到她住进东方酒店的2046号房间,周慕云走过她身边,说对她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她还依然高仰着化妆精致的容颜说他认错了。不管时光怎么流逝,也许咪咪都已经不可能再改变,她的生命停滞在了寻找旭仔的状态中。那个令周慕云魂牵梦萦的房间里沾满了她体内流出的鲜血,仿佛在倾诉她一生为爱奔波的心酸。
麻木梦中人
“午夜特快”不是飞机,只是一家快餐厅的名字。餐厅里有个北京女孩,每次她开工都会放很响的音乐,可能《加州阳光》一直是她心中的乐土。就这样她过着麻木快乐的生活,直到遇上警察663。这个警察每天都会来她那儿给女朋友买一份夜宵,仅此而已,女孩的爱意却来得有些莫明。也许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爱上一个没什么情趣的警察,还会乐颠颠地溜进他的住处为他收拾房间,整理东西。
爱情像她的表情般有些“梦游”,也许她只是爱上了爱他的感觉,因此她选择了一种浮游的距离。所以当663请她来家里坐坐时,她吓得抬不动腿,甚至有些怨恨他的邀请。恋爱的悸动也没能防止她的麻木,到后来她还靠在663的肩膀上睡着了。当然,女孩也有苏丽珍或咪咪般的偏执,她第一次答应和663约会是在那家加州餐馆,663等了一晚上她也没来,后来才知道她是去了真正的加州,在加州阳光下的餐馆赴了一次最真诚的约。尽管谁也没等到谁,对承诺的恪守方式却拉开了差距。女孩是梦中人,她还将梦变作一种真实的嘲讽。
这样的真实也一直带到了东方酒店,她第一次遇上木村时手里拿着一本书。木村问她路,她用极困难的方式与他交流,然后木村离开,她继续看书。王家卫没告诉我们她与木村是怎么相恋的,后来的镜头就成了周慕云偷窥到她穿着黑色平跟鞋的小腿,还有微微曲卷的短发,一脸无聊地念着星碎的日文单词。于是周慕云一眼望穿她的被动与倔强,在开往2046年的列车上将她变作一个反应迟钝的机器人,开心时要过好几天才笑得出来,悲伤时也得好久以后才落下眼泪,亲吻她她没有反应,只会睁大空洞的眼睛。
其实这女子骨子里的痴情是无人能及的,她几乎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在争取爱情的自由,却不肯像妹妹一样离家出走。她用征服663一样细腻绵长的坚持得到了最后胜利。可能是谁都不忍心敲碎她的梦,因此她变成了《2046》中唯一幸福的女人。
梦中人,一分钟抱紧,接十分钟的吻……
独孤求败的孤独
她喜欢掩饰,以为那样便不会受伤。所以她将自己一分为二,天真地以为只要那样做,就算一个被割碎了心,另一个至少还是强悍的。于是她选择身体内的慕容嫣爱上黄药师,却选择慕容燕来痛恨他。两股截然相反的情绪纠缠着她的灵魂,令她崩溃。一个无聊的玩笑令她有了长久的等待,结果那个迷人的男子没有来,她那时仰天长啸仿佛要将心肝扯碎。始终她都是个可怜的女人,将自己叫作“独孤求败”,却不知在别人眼里她早就已经败了。如磐石般坚硬的自尊伴着那女人渡过一生,上天到底还是不公平的,才让她刚刚沾染到爱情的光辉就迫切地将它熄灭,令她后半辈子都只能对着水中的倒影。
然而关于她的另一次被弃是在二十世纪,那时她无法用一人分饰两角的方式逃避现实了,所以选择了雨衣、墨镜和头套。金色的发套配着她风华渐逝的面孔,看上去有些狰狞。她做着最危险的营生,用紧张和仓促应付生活,直到有一次犯了很致命的错误才突然觉得很累。当她发现所有的努力都无法挽回时,她放弃了,选择在一家酒吧里消遣,在那里,她遇上一个失恋的警察223,毒犯和警察在一种奇妙的温馨气氛中产生感情,这个时候也许她最需要的就是像223这样没有负担又很寂寞的男人,以及一间舒服的房间,让她可以安安心心地睡觉。
睡醒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杀了在情欲上背叛他又想致她于死地的那个老外。金色的发套扯下,她一头黑色的长发随风扬起,从今以后,她又是另一种身份了。也许在她轻快又急切地向着另一个方向前行时,会依稀想起慕容燕的果断与疯狂,还有慕容嫣等待恋人的痴迷。
愤青女人的情情切切
村姑也会有如此愤青的,她清楚自己的力量无法为弟弟报仇,所以选择买凶杀人。于是带着一篮鸡蛋、一只驴来到西毒门前,得到的答案是:“卖这些东西还不如卖你!”居然也有这样的女人,天天受着风沙的吹打却依然站在他门前,她总是相信会遇到一个人帮她完成心愿。第一次她遇上了等待桃花的盲武士,结果那男人却将她当作另一个女人而强吻了她,她的眼泪在他脸上流淌。她哭泣着抓了一把沙子向他背后扔去,然后捡起滚落的鸡蛋继续等待。
终于有个叫洪七的男人与她一样愤青,他急切地想走出沙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于是用一个鸡蛋的代价为村姑完成心愿,为此还丢了一根手指。我相信那并不是出于所谓的爱情,也许是武侠传说中的义气在“作祟”,令人们的价值观变得有些奇怪。
这种愤青情结一直延续到了很久很久以后,她在电话里就被一个男人甩了,然后变得有些神经质,并决定不再相信男人。那时她遇上了阿武,一个不说话的男生。沉默令她安心,至少她不怕再听到被拒绝的声音。可能受了爱情重伤后的女人都会有些歇斯底里,她也不例外。在经历过沙漠上的荒凉之后,她依然是很饥渴的,所以寂寞时就大叫,无聊时就麻木地望着窗外人来人往,可是始终看不到一直在身边的阿武。没错,一直在身边的东西往往是最容易被忽略的,最后她离开阿武时,也完全无视他在她旁边痛苦地打滚。这个女愤青的执迷不悟够可笑,也够残酷。
白玲比烟花寂寞
她只是个操皮肉生涯的交际花,喜欢在跟她的恩客讲电话时大声笑,她甚至不晓得爱情是什么玩意。直到遇上隔壁已变成花花公子的周慕云,他用一双丝袜就将她的心轻轻拴住。同样的烟花女子自古以来都为同样的阿飞着迷,她玩着十块钱的游戏,以为周慕云能明白她的心意,到最后却不得不充满刻毒地说一句:“这一次算我嫖你!”她知道自己庸俗,无论什么东西都喜欢用金钱去衡量,还有种泼辣的倔强。她和咪咪一样认为只要满腔爱火熊熊燃烧就能融化男人的心,可是到最后她自己都差点被烧成灰了,周慕云依旧与她有冰山般的距离。他(她)们之间就如隔了一层透明的墙,看似亲密,却触不到对方。
白玲的寂寞是深到骨髓里的那种,越是内里孤绝,外在就越是放荡不羁。一旦爱了就勇往直前,明明被人抛弃也死不肯承认。寂寞的女人大抵如此,尽管没有咪咪这样的悲惨命运,却逃不脱那被隔离的痛苦。咪咪也好,白玲也罢,还有《手》中的华小姐,王家卫用单一的手法描述了一群相似的女人,风尘盖住了她们稚嫩的灵魂,给了她们一具极漂亮的皮囊,却没有给她们同样漂亮的人生。
尾声:水银灯打开,一抹眩目的亮色散落在她们肩头,相同的镜头,不同的侧脸,相同的胭脂,不同的艳光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