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一位博友在写博客时遇到这样一件事,想借用“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也写一句“沙尘暴@乱翻书”,无非是感叹一下北方天气,谁知这句随便写写的话里经过系统别有用心的断句后,竟然出现了一个为我们万能的防火墙所不容的一个二字中文词汇——“baoluan”。真应了博友所借用的这句古诗名句的出处背景,因文字获罪的事情,古往今来一直不断上演,不过是手段更高明、罪名更牵强。

在某些特定词汇的汉字之间加上写“圈圈叉叉点点划划”已经成了网络表达的固定习惯,这些“圈叉点划”就像文字中的马赛克,它们的出现是迫不得已,也不一定伴随着异议表达才出现,有时候当你想说句歌颂赞扬类的话语时,都不得不加上这些马赛克才能正常发表。看着这样的文字除了同情作者在表达时的无奈和妥协外,真的觉得像吃肉塞牙没牙签一样抓狂呀!当专家在担忧汉语言文学因为火星文的愈演愈烈而受到冲击时,是否想过类似火星文现象的诞生也有我们不得不火星一把的原因。常此以往,谐音、象形、拟态、保护色将会成为我们汉语言文学中不可替代的修辞手法。

像我这位博友这样,一个柔弱的南方女子偶尔感叹一下北方粗糙的天气,却不小心触动了更严重的话题,被粗暴的对待,比北方的天气更甚。姑娘提起笔时不想挽狂澜与既倒,落在纸上不能扶大厦于将倾。本来不想怎样,本来也不该这样。

马赛克原义为:镶嵌,镶嵌图案,镶嵌工艺。发源于古希腊。这个美妙的词汇在建筑学、宗教学、美学等诸多学科上的意义都是积极正面的,只有在我们这片国土上,有绿坝有防火墙的存在,马赛克就背负了同流合污的骂名。想起今年夏天一个灿烂的午后,我在蓝色港湾喷泉广场边的马赛克长椅上一身短打横躺下晒太阳,那时那片马赛克是那么的温暖。这种建筑装潢材质只应该在朝向阳光的窗玻璃上,在清澈的池水底,在平滑的墙面;那上面可以打上最灿烂的阳光,可以躺着最柔软的肉体,可以蕴含最深刻的宗教故事;它就是不能用来遮盖掩饰,它不是遮羞布,它不是挡箭牌。倘若如今画一副史湘云醉卧芍药圃的壁画,是不是也要把“醉眼芳树下,半被落花埋”的意境改成贴史湘云满身斑斑点点的马赛克?早晚要教他们明白,马赛克只可在肉体之下,不能在肉体之上。

平日里能看到的听到的,都被贴补上马赛克,文字这最后一块阵地,斗争起来最激烈也最微妙,躲躲藏藏中见真刀真枪。防火墙坚固而无形,等我摸到它,定要从上面撕下一片马赛克,卧于其上温柔同眠,何苦要上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