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说,世界上80%的姑娘都是路痴,我就天天嘴里叨叨着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稀里糊涂找路,不过呢,世界上100%的姑娘都是好姑娘!这位西西里姑娘看了半天地图,口中念念有词的原地转了半圈,用拗口至极的英文告诉我,“好吧,虽然我不知道这条街在哪,但是我可以带你一起找!”

说到西西里,大多数的人刻板印象就是乱,似乎那是个强盗横行的所在,而西西里首府Palermo——帕勒莫,据说更是黑手党的老巢。虽然咱这样的背包客和“教父”那层面差的太远,可总觉得黑手党必然和地痞流氓小混混脱不了关系,虽然西西里一路,见到的都是平凡普通可爱的好人儿们,可还是心里没底儿,帕勒莫可是个大城市,千万得小心。我绕了西西里岛一大圈,二周后才终于绕到了帕勒莫,可是前算万算我也没想到,我将要在深夜10点抵达这个传说中混乱不堪的城市。

仗着一路走过来的神气活现事事顺心,我决定不再麻烦Camillo,这个可爱的大男人死活不收钱不肯AA,载我回到Castellammare之后,不但又请我吃了晚餐,还给我买了火车票,实在让我觉得不好意思,既然Castellammare玩的差不多了,还不如晚上就奔到帕勒莫,可是坐上火车我就开始后悔,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我开始发愁,这到了都十点了,半夜三更的找旅馆,行嘛?可别再被迫进加油站找旅馆,再说能遇到Camillo那是我的幸运,可我还能遇上第二次?

Castellammare开往帕勒莫的火车上,我开始苦读LP,对于帕勒莫我只知道干尸教堂,其他又是一无所知,更重要当然的是研究地图,深更半夜的,找到旅馆迫在眉睫。很久之前我在booking上预定了 LP上推荐的Hotel Sicilia,市中心2星酒店,20欧元单人间价格相当划算,LP上给出的价格可是30-40欧,路上短信托朋友操作延期了几次,到都维持原价。然后我就开始算计从中央火车站走路到Hotel Sicilia的路线,算计来算计去,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厄,那个啥,佛罗伦萨可是有好几个火车站呢,帕勒莫不会也有吧?我这个车到底到不到中央火车站捏?NND,这个问题蹦出来简直太是时候了,本来担心着帕勒莫深夜的治安,我就好郁闷,这下心脏开始砰砰直跳,我拼命的回忆头天晚上用Camillo的电脑查火车时刻的信息,可死活都想不起来了,我怎么就忘了火车站的事呢!

越想越觉得不靠谱,越想越觉得忐忑不安,赶紧找人问吧,问题是我这节车厢一个人都木有,我边翻书边等乘务员,因为Castellammare火车站打票机坏了,我连票都没打就上了车,可是大概因为过节,乘务员一直到我下车都没来,好啦,赚了5欧的火车票钱(慢车的车票只是里程,如果没有打票,可以在西西里相应里程上继续用)。可过分的是没有报站,外面黑乎乎一片啥也看不见,亏得我记住了抵达的时间,于是隔会儿功夫就看手机对时间,生怕做过了。眼看实在等不到列车员了,我拿着LP蹿到另外一个车厢,亏得这个车厢还有两小伙子,我冲上去比划着问,请问,帕勒莫啊,我要去帕勒莫,火车停在这个火车站不?

谢天谢地,两个小伙子之一竟然会一点英文,他很肯定的告诉我,不在!不是市中心的火车站!

天!果然不是…..那,有车去这个火车站么?担心害怕的情绪刹那间涌上心头,我那是相当后悔没在Camillo那儿多住一晚。

小伙子拿着地图给我比划着,瞧,在地图外面呢,这里看不到。

苍天啊,大地啊,半夜三更的你让我上哪去啊……

不急,不怕,深呼吸,我觉得我都快哭出来了,我噼里啪啦的翻地图,可是我要去这里!我指着Palazzo Pretorio,这里是帕勒莫著名的羞耻之泉所在地,书上说,喷泉周围的雕塑是一群裸女,这让我印象颇深,十分有探究的好奇心,而根据我研究的结果,这可是距离Hotel Sicilia不远。

啊,知道这里,两个小伙子叨叨咕咕的用意大利语也不知道商量了啥,说英文的小伙子说,我们也到帕勒莫,我们也要去市里面,你跟着我们走好了!

哈……我感激万分的连忙把背包给搬到他们这节车厢。

深夜10点,下车。也亏得我找了他们,整个火车,下车的就五六个人,其中一个不是印度人就是某南亚血统的大叔还跑过来问我们,巴士站台在哪?…..而这个郊区火车站,路灯昏暗,空旷安静,想找个其他人都难。

小伙子们同样迷茫,说英文的男生解释说他们也很少坐火车过来,今天是节日,只有火车运行才选了火车。在火车站前广场转了一圈,我们终于找到了停在拐角的公交车站。因为时间已晚,大家都怕没了车,看到公交车站后就都急哄哄的往那边跑。

会英文的小伙子却对我说,“我要在这儿等我朋友,你跟他走,他去那边的”,说完把我推给另外一个小伙子

“哎,等等啊,车票,车票,我要先买车票,在哪买票啊?”哎,我赶紧拉着这唯一的讲英文的男生问个清楚。

“不用买票,不用买票!”说英文的小伙子急急忙忙的催我快点跟过去。

“巴士,票!”我艰难的蹦着我刚学会的那么几个有限的意大利文单词。

“不用,不用,没人查票,你要知道,这就是帕勒莫,我们都不买票!”小伙子冲我咋眨眼睛,狡黠的笑了。

靠!这就是帕勒莫,我们都不买票?这话说得我一愣一愣的,哈哈,我喜欢,帕勒莫太有趣了,抵达帕勒莫第一天,将逃票进行到底,还是被当地人教唆的!?

西西里小伙儿不会英文,南亚大叔也不会,没2分钟就等来了一趟车,两人叨叨咕咕商量了一下就拉上我上了车,果然没见任何人刷卡神马的,车没开几站,他们又叫我下车,然后等下一辆。下一辆车来了之后,没坐两站西西里小伙儿就要下车了,下车前示意我,南亚大叔照顾我!可结果没过三五站,南亚大叔竟然也要下车,下车前大叔和旁边的一黑人大哥又用我听不懂的意大利语叨咕了一遍,示意我跟着黑人大哥走,然后黑人大哥笑眯眯的看着我蹦出两英文单词,“ME ,WAIT !”

好么…..我这个紧张啊,靠不靠谱啊,我的天!

翻书,我把LP重新又翻了出来,找到Palazzo Pretorio这个拼写给黑人大哥看,黑人大哥微笑着拍拍胸脯,还是那句老话,“ME ,WAIT !”

啊啊啊啊啊,那就爱咋地咋地吧,我就wait好了,他们不会骗我吧?….对了,千万别有查票的啊……

我的心啊跳的扑扑的,死命的盯着窗外,寻找着这是帕勒莫主街的蛛丝马迹,当然,对于一个首次抵达这个城市,狗屁意大利文都不识的路痴姑娘而言,稍比有点…..难大发了!好在我注意到,这都快11点了,路上的行人还不少,不乏独行的西西里姑娘,大城市就是有人气啊,这让我安心多了。

Palazzo Pretorio, Fontana! 黑人大哥突然招呼我,下车啦,下车啦,到啦!

当然,后面是我编出来的,压根没听懂,但意思看懂了,我拿着书冲着黑人大哥晃晃,黑人大哥拼命点头,于是我前小包后大包手里还拿着一本厚书叮叮咣咣稀里糊涂的就冲下了车,下车之后才想起来还没道谢,Grazie! Grazie! 我挥舞着书本喊。

黑人大哥隔着车窗冲我挥手告别。

可是,好吧,夜色中,昏黄的灯光下,反正我是没看见那个Fontana——喷泉在哪儿,不管了,就这么一折腾,我已然全晕了,完全想不起来我刚才规划好的步行路线,我再次把Hotel Sicilia的地址翻了出来,问路!

大半夜的问路当然要有选择,那个独行的姑娘你等等我,我背着大包吭哧吭哧的追了过去,一大把子笑容先扔过去,请问,您知道这里嘛?

姑娘背着个小包急匆匆的走着,戴着耳机听着音乐,俨然是要回家的模样,看我问路,连忙把耳机摘下来,看了看地址,叽里哇啦的说了说啥,然后摇头。

“听不懂,我不会说意大利文啊”——这句话我用意大利语说起来倒是倍溜儿,事实证明只要你勇于学习,常和意大利人民接触,就算是一点底子都没有,旅行十几天之后怎么着也能说上几句当地语言,到我这儿嘛,再配合上摇头皱眉等传统动作,一秒钟内变可怜!

当然啦,我本来就挺可怜的,这半夜三更的到了这么个传说中贼盗横行的城市,不怕才怪呢!

我赶紧又把LP的地图给姑娘看,“这里是火车站,这是里Fontana,就是这里对不对,那么这里就是hotel,你知道在哪儿嘛?”

不是我说,世界上80%的姑娘都是路痴,我就天天嘴里叨叨着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稀里糊涂找路,不过呢,世界上100%的姑娘都是好姑娘!这位西西里姑娘看了半天地图,口中念念有词的原地转了半圈,用拗口至极的英文告诉我,“好吧,虽然我不知道这条街在哪,但是我可以带你一起找!”

Grazie! 我就知道!你们都是那么的好!

帕勒莫,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欢迎了俺这么个冒失鬼。从深夜的郊区火车站,到不同的陌生人护送俺上公交车,到问路的小姑娘带我去找旅馆,到旅馆和气友善的前台,半夜十二点我躺在床上感慨万千,这就是帕勒莫,这就是西西里。

一直有人在问我西西里的治安到底好不好,一直有人在问我帕勒莫好不好,我说西西里啊,民风淳朴,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幸运,竟然可以碰到那么多那么多的好心人,而且似乎每次从一个地方旅行回来我都会发出如此的感叹。你们说我太勇敢,可我觉得是那些可爱的陌生人惯坏了我,每一张笑脸都在鼓励着我,走下去!而每一个勇于独自出门尝试的姑娘应该会有相同的感叹!而帕勒莫嘛,事实上,帕勒莫确实和欧洲其他大城市大不相同,虽然街上随处可见的巴洛克风格,诺尔曼风格,阿拉伯风格交融的古老建筑,陈旧但不失华丽繁复,可是交通是真的混乱无序,车子横冲直撞,再加上街上随处可见的垃圾,市场上吆五喝六喧嚣不已的叫卖声,有的时候我甚至有种感觉,好像回到了八九十年代中国的某个小县城。可是我又怎能不喜欢这里,我知道我也许很快就会忘记那夜心里的孤单和害怕,可是我会记得那些陌生却温暖的微笑,记得那些让我每日每夜的感叹:西西里,多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