惦记了几天,忙着做版。今天早上才有空去老钱的工房探班。
提了一盒陈年老普洱上得楼来,没了往日乐队排练的声音,只听闻楼上电锯声哗哗作响,看来老钱开工了。
上到工房,只见尘烟弥漫,老钱开动电锯在锯一块木头

  惦记了几天,忙着做版。今天早上才有空去老钱的工房探班。
  提了一盒陈年老普洱上得楼来,没了往日乐队排练的声音,只听闻楼上电锯声哗哗作响,看来老钱开工了。
  上到工房,只见尘烟弥漫,老钱开动电锯在锯一块木头。锯完又将两面刨干净。
  他说这是一块红木,准备用来做琴鼓的,就是外面那一圈。
  古语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老钱的工房里有各种各样的工具设备,电锯、电刨、磨床、磨具,可以做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回想起小时候,家里也有一个小柴棚,里面有父亲的各种工具,那是我童年的乐园,工具给我带来了无限的乐趣。我总喜欢把玩那些神奇的工具,做一些小手工,每一件都有它独特的用途,都是不可取代的,工具的魅力正在于此。
  长大进入城市生活后,寸土寸金的楼房住人都很紧张,更加不可能会有单独的工房了。于是我无限怀念那些沉浸在小柴棚里的简单快乐日子,也渴望将来自己的家也能有一间像样的工房,里面挂满了各种工具,我觉得那样是最酷的。
  纯爷们对工具多半都是情有独钟甚至痴心迷恋的,硬派老演员伊斯特伍德前年主演的《老爷车》里就有这样的场面,他的工房里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工具,简直是酷毙了!
  可是我现在的蜗居只有两间房,如果将来有条件,再换一套大房子,我就拿一间来做工具房,没事就泡在里面做手工,打家具,总比上网面对电脑或看书写字好。现在大脑成天被那些无用的资讯挤得都快要爆炸了,人也快要被各种乱七八糟的烦心事逼得快要疯了,我想过一些简单悠闲的日子。
  在拥挤喧嚣的都市里,像老钱这么拥有这么一间工房,简直是极尽奢侈。这里会有奇迹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