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蝶:好诗主义是一种诗学主张吗?
欧阳白:是我的一些想法,其实我在那个学术交流会和在涉外经济学院的讲座里对所谓的好诗主义有一些说法。
赵蝶:我看到你在一些地方表明你并不特别喜欢“主义”的说法
欧阳白:是的。最初我在《诗屋2006年度诗选》写的序言是:《好诗主义是不是一种主义?》,因为我不喜欢主义
赵蝶:呵呵。你为“好诗主义”定了一些标准,在你看来,符合这些标准的诗歌有哪些?
欧阳白:诗歌具备这几个标准的,真非常少。所以我在后面将要说的是,好诗主义的核心是态度和心态,是责任的主动担当。
赵蝶:所谓的文责自负吧。
欧阳白:这是一般要求,但有很多人并不怕写了坏的恶的丑的诗歌,却并不害羞。他们也是文责自负的,只是坏的影响已经造成。
赵蝶:我觉得好诗主义的标准依然是流动性的。
欧阳白:是的。特别是关于诗歌的技艺部分。
赵蝶:对!每个人对好诗的期待都有差异吧。
欧阳白:好的内容是可以讨论的,但好是不能讨论的,因为谁反对好就是坏!
赵蝶:呵呵。这是一个单纯语言的问题?
欧阳白:在当下诗坛却也成为现实问题,因为有许多人并不本着对社会负责的态度写诗,也不本着对自己负责的态度写诗。
赵蝶:你在谈到当下诗歌困境的问题时,也对此有所表述,对自己负责的内涵是什么?
欧阳白:一个诗人的写作一定是有目的的,这个目的应该是“善”的目的。当然有的人会说我是写着玩的,随便写没关系,但大多数的诗人写诗是有目的的,有抒发爱国,爱人类,爱宇宙万物之情的,有抒发爱情友情亲情的,有感慨系与于真理的,这些写作都会对自己负责,因为首先他会想写好诗,他的诗歌写作是期望得到正面效应的。
有的人则追求一种哗众取宠的出名,不顾基本的诗歌写作艺术规律和伦理要求,扩大化地书写人类地阴暗心理,或者过多地描写“性”等,以赤裸裸地感官刺激来吸引读者。这种目的无疑是“恶”的。
赵蝶:你认为诗人写作的目的 对于创作而言是先在的吗?
欧阳白:我觉得任何一个艺术门类,其创作者都应该是清醒的。虽然不见得每一次创作,不一定是带有某种明显的目的,但总的看来,我们抽象掉一般的具体写作,包括抽象掉一时的灵感,场景和写作方式,最后的写作一定是符合作者头脑中或者日常思考中已经成熟的思想和感情
赵蝶:新诗曾经被划分为“学院派”和“口语派”两个派别,但在网络中,这两种派别的矛盾与差异似乎没那么尖锐。你对网络诗歌的看法如何?
欧阳白:你说的可能是,原来对诗有个划分,把诗歌写作分为知识分子写作和民间写作,我一直对此有不同看法,因为什么叫知识分子写作,什么叫民间写作,界限是很难划分的,我的一个理由就是:能写诗的算不算知识分子?
但这两个阵容还是因为具体到了人而使得这场争论有了实质。其实你所说的学院派和口语派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矛盾,许多有学院背景的诗人也写口语诗,而民间的诗人至少有一半是不写口语诗的。
在网络上这种对立基本不存在,因为那些知识分子写作者很少在网络上主动发表诗歌。
我很喜欢网络,网络诗歌是中国诗歌的希望所在!现在的官方诗歌刊物和大众的,草根的,民间的写作有很大的距离,刊物上发表的诗歌不能代表当下中国诗歌写作的方向和主流,在诗歌的探索性方面,官方刊物由于种种原因显得稳重有余而冲劲不足。网络诗歌像超级女声一样,完全是靠作者和读者自主判断其好坏的,没有靠一个强势媒体的推出而大红大紫。
当然,目前的网络诗歌从整体上看质量并不高,虽然看起来热闹,但真正可以留得下来的大作品好作品并没有多少。这是网络诗歌写作者必须注意的,但正因为网络给了诗歌发表的自由,而使得诗歌创作队伍空前扩容,一个庞大的基础对诗歌水平的提高是必要的。

赵蝶:好诗主义是一种诗学主张吗?

欧阳白:是我的一些想法,其实我在那个学术交流会和在涉外经济学院的讲座里对所谓的好诗主义有一些说法。

赵蝶:我看到你在一些地方表明你并不特别喜欢“主义”的说法

欧阳白:是的。最初我在《诗屋2006年度诗选》写的序言是:《好诗主义是不是一种主义?》,因为我不喜欢主义

赵蝶:呵呵。你为“好诗主义”定了一些标准,在你看来,符合这些标准的诗歌有哪些?

欧阳白:诗歌具备这几个标准的,真非常少。所以我在后面将要说的是,好诗主义的核心是态度和心态,是责任的主动担当。

赵蝶:所谓的文责自负吧。

欧阳白:这是一般要求,但有很多人并不怕写了坏的恶的丑的诗歌,却并不害羞。他们也是文责自负的,只是坏的影响已经造成。

赵蝶:我觉得好诗主义的标准依然是流动性的。

欧阳白:是的。特别是关于诗歌的技艺部分。

赵蝶:对!每个人对好诗的期待都有差异吧。

欧阳白:好的内容是可以讨论的,但好是不能讨论的,因为谁反对好就是坏!

赵蝶:呵呵。这是一个单纯语言的问题?

欧阳白:在当下诗坛却也成为现实问题,因为有许多人并不本着对社会负责的态度写诗,也不本着对自己负责的态度写诗。

赵蝶:你在谈到当下诗歌困境的问题时,也对此有所表述,对自己负责的内涵是什么?

欧阳白:一个诗人的写作一定是有目的的,这个目的应该是“善”的目的。当然有的人会说我是写着玩的,随便写没关系,但大多数的诗人写诗是有目的的,有抒发爱国,爱人类,爱宇宙万物之情的,有抒发爱情友情亲情的,有感慨系与于真理的,这些写作都会对自己负责,因为首先他会想写好诗,他的诗歌写作是期望得到正面效应的。

有的人则追求一种哗众取宠的出名,不顾基本的诗歌写作艺术规律和伦理要求,扩大化地书写人类地阴暗心理,或者过多地描写“性”等,以赤裸裸地感官刺激来吸引读者。这种目的无疑是“恶”的。

赵蝶:你认为诗人写作的目的 对于创作而言是先在的吗?

欧阳白:我觉得任何一个艺术门类,其创作者都应该是清醒的。虽然不见得每一次创作,不一定是带有某种明显的目的,但总的看来,我们抽象掉一般的具体写作,包括抽象掉一时的灵感,场景和写作方式,最后的写作一定是符合作者头脑中或者日常思考中已经成熟的思想和感情

赵蝶:新诗曾经被划分为“学院派”和“口语派”两个派别,但在网络中,这两种派别的矛盾与差异似乎没那么尖锐。你对网络诗歌的看法如何?

欧阳白:你说的可能是,原来对诗有个划分,把诗歌写作分为知识分子写作和民间写作,我一直对此有不同看法,因为什么叫知识分子写作,什么叫民间写作,界限是很难划分的,我的一个理由就是:能写诗的算不算知识分子?

但这两个阵容还是因为具体到了人而使得这场争论有了实质。其实你所说的学院派和口语派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矛盾,许多有学院背景的诗人也写口语诗,而民间的诗人至少有一半是不写口语诗的。

在网络上这种对立基本不存在,因为那些知识分子写作者很少在网络上主动发表诗歌。

我很喜欢网络,网络诗歌是中国诗歌的希望所在!现在的官方诗歌刊物和大众的,草根的,民间的写作有很大的距离,刊物上发表的诗歌不能代表当下中国诗歌写作的方向和主流,在诗歌的探索性方面,官方刊物由于种种原因显得稳重有余而冲劲不足。网络诗歌像超级女声一样,完全是靠作者和读者自主判断其好坏的,没有靠一个强势媒体的推出而大红大紫。

当然,目前的网络诗歌从整体上看质量并不高,虽然看起来热闹,但真正可以留得下来的大作品好作品并没有多少。这是网络诗歌写作者必须注意的,但正因为网络给了诗歌发表的自由,而使得诗歌创作队伍空前扩容,一个庞大的基础对诗歌水平的提高是必要的。

赵蝶:中国是诗礼之邦,请谈一谈你对古诗和新诗的看法,你认为二者有无可比性,它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你的新诗创作与你自幼诵读的古典诗歌有无相承之处?

欧阳白:古诗和新诗都是诗。但古诗和新诗之间的差距非常大,甚至是对于诗歌的定义上。古诗包括词,非常讲究可歌咏性,对外在的节奏格律有比较高的要求,特别是律诗绝句和词以及曲,所以我一直认为古诗是诗和歌不分的,甚至许多符合格律的所谓诗词,并没有多大的诗意,只是在外在的形式上是诗歌的。

而新诗则与此有很大不同,新诗离开古诗的是逐步抛弃外在的形式,特别是可歌咏性,而直接指向诗的内核--诗意。所以我一直认为现在的新诗应该单叫诗,而不能混叫诗歌,歌已经和诗有了很大的分野。

中国新诗的产生完全是以反对古诗传统出现的,主要借助西方文化的冲击力量。这使得我们的新诗在幼儿时期是非常难看的,包括那些大师们的作品,这也是我们中国诗歌的悲哀,其实在中国的古诗词那里,我们有许多值得继承的东西,比如意趣内在节奏语言锤炼等。所以我们现在要把中国新诗推向一个比较高的高度,一定得从纵向上继承汉诗传统,横向上借鉴西方技法。

我的诗歌写作受到了父亲爱好并写古诗词的影响,父亲的诗人气质对我后来写诗有直接的作用。这也算是古典诗词和新诗的一种传承关系吧。

赵蝶:那么你对新诗朗诵性的看法呢

欧阳白:对新诗的欣赏从器官接触上说有两种,一种是看,一种是听。当然也可以自己读出来的,这就把看和听结合了起来。对新诗写作,从可看和可听出发,会有两种不同的要求。有一部分新诗,是只适合阅的,读出来可能拗口,但看去来非常舒服,很容易就进入到了诗当中去,与作者感同身受,产生共振和共鸣。但这些诗歌可能由于不特别注意文字的节奏,或者意象的隐晦,或者文字的繁复,在朗诵时并不会被认定为好诗。而有另外一部分新诗,它注意了我刚才所说的那些,可能还更多的讲究了文字的顺畅晓达,声调的抑扬顿挫,句式的整齐和节奏的变化,就非常适合朗诵。

这两种诗歌没有高下之分。因为目前诗歌远离大众,反而需要诗歌主动地走进人们,因此朗诵诗也是一门需要振兴的艺术分支。

赵蝶:谢谢欧阳老师耐心解答,最后一个话题吧。今天彭燕郊先生逝世,请你谈谈对彭先生的印象,作为对先辈的缅怀。

欧阳白:他是一个善良的老人!一个纯真的老人!一代诗痴!是文学湘军乃至全国文学工作者共同敬仰的前辈!

他也是一个能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的人,一直坚持自己独立的文学理想,甘于边缘,从不随波逐流,他是中国坚持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在诗歌艺术的追求上,他从不停止,在别人认为他可以功成名就的时候,他依然谦虚,把自己的作品哪怕已经是被誉为“中国新诗里程碑”的《混沌初开》和《生生:多位一体》也还自认为是习作。

他的晚年写作让他完全超越了他所处的时代,就作品的思想性和先锋意识来说,他留给我们一个高大的背影,一个温暖的背影。

我在彭老师那里获得过许多的教益,不仅是诗歌创作艺术,更多的是精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