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和其他Lonely Planet中国分省指南相比,《青海》彩页印刷略差一些,偏色,但不影响阅读。细心的读者看得出来,这本书调研时间最晚截至2011年5月,其后目的地发生的变化不可能写进书里。这一点,熟悉传统旅行指南的读者不会大惊小怪,理当包容。将来Lonely Planet如有可能同步制作新媒体产品,很多需要更新、纠错的地方就可以及时改正,这种灵活性是白纸黑字的传统旅行指南不具备的。

  我参与写作的部分是“青海东部”,76~160页,不包括104页方框“徒步到坎布拉!”和115~120页的贵德、龙羊峡、贵南部分。青海省目前还没有一处世界遗产,但我走过青海东部之后,认为这一区域有两个地方称得上世界级的人文景观,并着手在文稿里描写出来。

  不幸的是,这两个地方都有一定的政治敏感性。其中之一,所谓的“原子城”或西海镇,现在似乎已基本“脱敏”、“解密”,我决定用相当大的篇幅去写它(137~146页),国内外任何旅行指南都不曾给予这个地方如此重要的位置,我这样做是有些大胆,但也是谨慎的。我相信这个地方不应被埋没,有关它的评价也不应该止于官方描述。经过仔细考虑,我在文稿中为原子城贴上了“世界级”的标签,称它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冷战遗址”。也就是说,我认为它同柏林墙遗迹、南北韩“三八线”、越南的古芝地道一样,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冷战纪念碑之一。

  这个评价没有得到Lonely Planet和三联书店出版社认可。在书里,几处类似说法都被删改了。如76页第4段:

  这个地区拥有青海唯一的大城市西宁,它是你的青海旅途中绕不过去的交通枢纽。但说到城市,青海东部的秘密武器其实是西海镇,充满神秘色彩的中国原子弹研制基地。

  原文是:

  这个地区拥有青海唯一的大城市西宁,它是你的青海旅途中绕不过去的交通枢纽。但说到城市,青海东部的秘密武器其实是西海镇,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冷战遗址。

  再如120页左栏最后一段:

  就在你看惯了但还没有看腻青海湖和四周群山亘古如斯的模样的时候,你可以走进西海镇,一座低龄但神秘的城市,那里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被退役的西海镇,加上青海湖另一头那座被遗弃的伏俟城,分别对应着两个深浅不一但都已经永远消逝的年代。

  原文是:

  就在你看惯了但还没有看腻青海湖和四周群山亘古如斯的模样的时候,你可以走进西海镇,一座低龄但神秘的城市,那里有让人意想不到的苍凉诡异的冷战纪念碑。被退役的西海镇,加上青海湖另一头那座被遗弃的伏俟城,分别对应着两个深浅不一但都已经永远消逝的年代。

  137页右栏第3段:

  旅行者来这里的原因自然与“两弹一歌”分不开。“两弹”的铁血,“一歌”的柔情,再加上长期与世隔绝的神秘感,构成了西海镇的独特魅力。然而,戴在它头上的“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的光环并不足以概括这个地方的重要性,实际上这里拥有中国第一个核武器基地纪念碑,也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对公众开放的核武器基地遗址。

  原文是:

  旅行者来这里的原因自然与“两弹一歌”分不开。“两弹”的铁血,“一歌”的柔情,再加上长期与世隔绝的神秘感,构成了西海镇的独特魅力。然而,戴在它头上的“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的光环并不足以概括这个地方的重要性,实际上这里拥有中国最重要的冷战纪念碑,也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对公众开放的核武器基地遗址。

  我猜测,“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冷战遗址”的提法也许被认为言过其实,或被认为触及政治敏感点。不管什么原因,我都尊重Lonely Planet和三联书店出版社的删改——必然是有原因的,而且目前成书的状况已经很不错了,改动很少。在这里我只是做个简单的对照和补遗,说不定有读者会有兴趣了解原文。

  另外想说一下,138页第1段讲到建立原子弹研制基地的历史,有一句话删掉了(标红色):

  1958年10月,基地所在的海北州海晏县1718户蒙古族、藏族牧民被命令抛弃牧场、帐房,带上他们的牲畜,火速迁移到几个邻县。途中发生许多人畜死亡事件。1959年2月,来自全国的上万名专家、转业军人、农民工和技术工人,连同著名的“九院”(核武器研究所)秘密进驻金银滩开始基地建设,其中大部分人并不清楚自己工作的真实性质。基地代号“国营二二一厂”,意为二机部(即后来的核工业部)第21个单位,对外称“青海矿区”作为掩护。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从此诞生。

  这句话,我写得非常克制。有兴趣的读者不妨找一找有关海晏县1958年“反封建”、“平定反革命武装叛乱”大清洗事件的历史资料看看。1958对于青海安多藏区是个不祥的年份,多数藏传佛教寺庙就是在这一年被毁,许多地方官员卷入“反革命武装叛乱”,有趣的是,海晏县大移民的真实目的是腾出草原造原子弹,但当时却是借口当地发生了严重的反革命叛乱,整个县被定为“反革命县”,据说全县15岁以上男性全被镇压,连县长、县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都统统抓走,紧接着,当地几千名蒙古族、藏族牧民被强制移民。我是在青海调研时才了解到“平叛”和造原子弹这两件事在时间地点上的奇妙关联性,不免心理阴暗地觉得这两件事是有关联的。

【延伸阅读】关于海晏县牧民被迫搬迁途中大量人畜死亡事件,参见裕固族作家铁穆尔采访整理的口述史《在库库淖尔以北》,网上可以读到:
http://www.eduww.com/xihu/ShowArticle.asp?ArticleID=13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