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看过《狄仁杰之通天帝国》,这的确是一部徐克标签明显的电影。里面有太多粗制滥造的宏大特效场面,也是因为把绝大部分特效预算都放在每个死者死亡时的惨烈景象上,那个逼真呀,让人真想这辈子都吃素了!刘嘉玲版武则天大概是史上最让男人没性欲的武则天,好同情梁朝伟,拿那么些奖有什么用。案情简单,演员表演中规中距,该露不该露的,导演分寸都把握的很好,男女主角也都够专业够敬业。然而,我还是要推荐这样一部电影,因为我想不到它怎么能通过审查。

剧情背景是唐代武则天即将称帝登基之前,武后命大臣带领工匠设计建造了一个像国贸三期那么高大的通天浮屠,就搭建在唐朝的天安门广场上。逢国家政治色彩浓郁的大型庆典之前,必大兴土木、劳民伤财,好大喜功之心古今同一,各朝各代都逃不出这俗套。我不知道赶在这国庆期间上映这样故事背景的影片,怕不怕人胡思乱想,我可没多想没多想。也正像开国大典之前必有破坏分子捣乱一样,因有这土木工程的契机,才引发了一系列命案,目的当然是颠覆政权。古代犯罪分子的招数也跟现代的开飞机炸城楼子差不多。

刘德华饰演的狄仁杰是个早年间反对武则天夺权称帝的官员,因此得了逆反之罪,被投下狱,安排的劳役倒难得讨巧,是在焚化炉边烧奏折,日日焚烧之前都偷偷翻看,于是国政方针狄仁杰是一点不落。这一剧情设定,倒像极了《过于喧嚣的孤独》里面的废纸回收站的老打包工。一个焚烧朝廷红头文件,一个每天粉碎查抄来的禁书,同样身为下贱又做着关系人类精神文明建设的事情。

一个政权的诞生到延续,统治者要不断制造一个个假想敌——一些可控的假想敌,用以安插借口铲除异己,用以团结全国上下群起而攻之。一个罪臣的重新启用,统治者也是充分权衡过其象征意义与利弊得失的。在恰当的时机,利用价值充分榨取后,假想敌和形式上的左膀右臂都可以适时消失。这样的政治游戏规则清晰暗示在影片中,如此强烈的现实对照作用怎么能让它通过审查?

的确《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是一部主旋律、歌功颂德的影片,但是走向主旋律的道路上必不可少的伴随着一些伴奏和杂音,这些也是影片中显而易见的。这样明摆着借古讽今还能上映,是真当愚民看不出来,还是掩耳盗铃?狄仁杰的结局是破案立功却身中奇毒终日不得见光,只得沦落在鬼城过见不得人的日子。这样的安排显得导演和狄仁杰都够聪明,盛世将会用到的人物自然跟当初开国建朝时候不一样,找个中毒的辄一走了之。见得光亮的地方必然有见不得光的阴谋,狄仁杰所中之奇毒让他一晒到太阳就浑身疼痛,继续晒下去就会体内自燃,躲起来不见天日不登朝堂倒能躲一身清白。

案破后,盛世依旧,广场上清扫干净,连一点曾经发生命案曾经大兴土木的痕迹都没有。无论是通天浮屠还是谁家英雄纪念碑,立起来的还是倒下去的,一旦擦洗干净都能遮掩的什么痕迹都没有。“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当日众神如何在此死亡,擦图干净就能当一点没有;今儿年节庆典上又一次栽种些花草,遮掩得之前车辚辚马萧萧都好像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