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送王老师去上班的路上。

王老师说:“我做了一个梦,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但她还是说了。



王老师的梦:


我梦见我生病了。

不知道什么病。

医院有个胖胖的病人。

他得的是脑癌。

但他特别乐观。

每天都笑呵呵的。

他每天要做的治疗方法是吃鼠药。

然后再吸氧。

不是一般意义的吸氧。

而是插管从脑袋里往外吸氧。

原理大概是把脑袋吸缺氧了癌细胞就不会扩散了。

有一次他跟我说:看咱们谁有力气爬到顶楼。

带你去看看我的病房。

我们爬到一半的时候有看到好多病人。

都是像他一样患脑癌的人。

他们在做一个什么检测。

通过仪器上面显示几格来确定病情阶段。

格越多病情越重。

他依旧笑呵的说:

我刚来的时候没格现在已经四格了。


继续走着不知怎么就走到了我们学校。

很多人正从地下室往外抬人。

我问怎么回事。

他们说是车祸。

我奇怪怎么地下室会有车祸呢?

就走进地下室看看。

发现有些人全身被布裹着。

像米其林一样。

(听到这我问就是木乃伊么?王老师说不是,是黑白间隔的布。)

有人告诉我这些人其实是得了瘟疫。

我看到一条路中间躺着这么一位。

不敢近前看。

后来就跑回了教室。


在教室里很多和我关系特别好的学生都跟我吵架。

其中一个最乖的跟我吵得最凶。

她说我把一盒笔都摔碎了。

我特别生气。

回办公室把这些事记下来准备下午家长会上告状。

这时有老师叫我一块儿去吃饭。

吃饭时告诉我家长会是下午两点半开。

我一看表现在都两点四十了。

赶紧往回跑。


这时我发现自己怎么就穿着睡衣啊。

又听说学校一个主任把所有家长都召集到一个会议室里开会了。

这样我就有时间去换衣服了。

我在校园里飞跑。

但校园好像变得特别大。

我怎么跑也跑不到头。

最后我又跑到了之前的那个地下室。

我看到了我爸我妈。

他们让我赶紧吃药。

看来我有病是真的了。


这时有一些家长来到地下室找我。

但不是我们班的家长而是隔壁班的。

他们说我们班的家长还在会议室里。

我赶紧直奔会议室。

路上发现我还是穿着睡衣。

只在外面套了一件外套。

到了会议室发现人已经全走了。

追到校门口。

还有几个家长在。

我跟他们解释为什么我没赶上开家长会。

我说:

我刚刚和一个非常著名的物理学家吃了饭。



王老师的梦讲完了。

让我惊讶的是:

我昨天刚刚接到一个据说是“睡衣趴”的私家邀请。

被邀者恰好有一位一直号称“物理学家”的朋友。

而这件事,我还没来及告诉王老师。

她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