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享受了所谓的安静的成熟,于是就失去了青春期那种骨头生长的声响。

    因为和有趣的人做了两个小时的采访,于是把自己的思路又做了一次清晰的梳理。

    因为每一天都不是自己能想象的。所以每一天都活在感谢里。所以从来就没有抱怨过这样的日子。

    因为习惯于说出事实的答案,所以已经省去了情节的思考。这样的人生,又枯燥又无聊。不能思考的人生,具有毁灭性。

    我从不担心自己未来写不出让人有共鸣的文字,因为我从来不没有放弃思考,没有放弃写字,等到有一天,一切自然而然。

    就像,我从来没有想过能遇见你。听你说着我曾那么热切对别人说过的那些话,并不代表我免疫,反而我更能理解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大多数悲剧都是因为,有了呐喊,却鲜有回应。

    还有一些悲剧,已经习惯了压抑,张开喉咙发不出声响,心已僵化到外界看不到跳动,只剩血液一如既往在流淌,像自杀割脉的迹象,迟早会干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