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次错的和上次不一样,要是一样我就可以去死了。不过这次一炮就给我错两个……

1. 一个作者在印前大概一两个月的时候告诉我,他的书封面上的书名希望能上个UV,我记得当时是记在了便签上,并告诉了编辑。编辑找印厂核价的时候,印厂老总还说这个UV就不收钱了。结果,上个月结稿填付印单的时候我直接把这事儿给搞忘了……后来印厂已经在印着了,某个晚上我的脑子想是突然被激活了一样,想起了这茬,当时我青了……赶快联系印厂的人。幸好封面还没装订,只是覆了膜。我当时那个高兴啊,唉唉……谁知后来印厂又打电话来,说因为之前没有说要上UV,所以覆的膜上不去UV,上了会掉;要不然就是只有用一种药水把要上UV的那个地方刷一下,就可以上去,只是会变花什么的……我一听啊,又青了……我想,尼玛,这水逆还真是没完没了啊……后来就让印厂做几个试试拿来给我看下,到底花成什么样……幸运的是,见到了真身之后,我释怀了,我觉得上帝还是原谅了我这无心之错——药水刷上去之后其实不仔细看(而且要像看人民币右上角那个暗纹数码一样)就看不出来有花,我之前以为是连下面的墨都花了,万幸啊真是万幸……后怕啊,真是后怕……

【反省】
· 以后要为每一个项目建立一个档案,里边包括设计印刷等等的相关条目,及时录入,而且最好是手填的……
· 付印之前要好好想下各种印刷材料和工艺是否有遗漏是否有更改……
· 要时常翻看一下便签和记事簿等等,以免一些东西记下来又搞忘了……

【收获】
知道了要上UV还得用特别的膜。知道了原来还可以用这种办法补救……

2. 就在上一个错误还在解决中的时候,又来了另一本样书,这本样书是从封面设计到内页排版全部由我一个人完成的第一本书,所以所有编辑的修改都交到我这里,修改好之后才发给印刷厂印刷。于是出现了这样的错误:封面前勒口上有作者简介,在第一次打样之后,作者要求在其头衔里加上一个新的,于是我复制了一个封面的设计文件之后加上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复制一个,大概是习惯性地要备份啥的),这样就有一个旧的文件,和一个新的文件。后来打了第二次样之后,编辑又在这个简介里改了几个标点符号,于是我就得改。这个时候,问题出现了——因为我之前改好之后拿给工厂印的文件(AI文件)是把文字转曲了的,所以要修改我就只能回到没有转曲的文件——结果,我鬼使神差地回到了那个最旧的文件,也就是没有加上头衔的文件,然后复制粘贴到最新的文件里修改标点……在这次修改之后,我们又让印厂出了个墨稿,因为需要作者看了之后签字付印。搞笑的是作者自己也没发现,然后估计编辑老师对稿的时候也没有用原先修改的稿子来对,就随便看了看……于是……然后这事儿现在作者还没有反应,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我还做好准备说要是他说不行,那就只有我出钱让工厂换封面了……

【反省】
· 以后修改一定要知道自己修改的是什么文件,修改了之后一定要对着校样好好再检查一遍。
· 以后最好是不要直接把文本转曲的方法,而是拼合透明度啥的,这样源文件就还可以再修改,就不用回到早前的文件,以避免这种错误;或者就把字体文件一并交给印厂。

【收获】
知道原来还有这种错法……尼玛这种错我不犯我还真不知道会这样错……岗位培训和团队互助是多么重要啊,可惜,这些在我们单位都没有……

这次的事件,也让我深刻意识到不能同时做很多事情。这两本书基本上是在同一个时间段结稿的,那段时间正是7月下旬,手头有N本书要设计和付印,还每天下班后到另一个公司打野工,已经是连续几个星期没有休息,果然不能打疲劳仗和分裂仗啊……
此外,这次我也意识到自己在工作上其实很不认真,这一年在社里的工作我真是太松懈了,没有动力也没有激情也没有责任感,再加上部门其他同事也是一副很随便的样子,每次和他们一起吃饭都是一堆抱怨啊,我觉得真是没啥好做的。我果然是INFP型啊……虽说不管怎样也应该认真负责,但真是完全调动不起积极性来,看来我还是很在意团队氛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