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第一次尝试写H。
真人还带肉这种事……我不敢写名字。



Grady很高的,这种高常常被壮实衬得不那么明显,但作为曾经的partner,AP很清楚,只是这次太清楚了点。因为现在他被Grady整个罩着,压在酒店大床上。
十五分钟前他们还在聊天,Grady开了瓶威士忌。三亚的天就算晚上也热死人,冷气开足,酒不加冰。
AP在往头上涂芦荟胶。曝晒一天,寸草不生的头上快掉皮。
今天是小文婚礼,AP在婚礼唱《我愿意》,Grady一整天没露脸。婚礼上人很多,朋友、媒体都有。最重要的,最最重要的,新郎很开心。所以Grady的不开心太有道理,至少AP能够理解。
还在与Grady组合的时候,AP就听说过小文。同是音乐人,Grady与AP不同,那种对音乐从头到尾的控制欲强烈无比。唱歌时偶尔霸气外露的AP私下对Grady还是有点怵,搞不太懂那张笑嘻嘻的脸后面藏着什么东西。Grady说到小文的时候却很温柔,真的,简单的温柔。小文做的是编曲,Grady宣称那是自己的兄弟,soulmate。AP听过只是微微一笑。谁没个红玫瑰,谁没个白月光?森林大着呢。
Grady就嘲讽他,不想吊死在一棵树上的人,总有迷路找不着北的一天。
AP软绵绵的哼唧,你倒是想,那树不给你吊呢?
Grady就惊呼有的人看着善良愚蠢,原来急了也咬人。
AP纠正他是善良单纯,Grady被他一本正经的抠字眼噎得难受也不是第一次,
Grady的第六杯眼看见底,瞧见AP洗好澡折腾起自己的头皮。被热水煮得粉扑扑一只虾饺坐在床尾弓着背,向来白得跟刷过石膏一样,现在可算能捞一张彩照。
“你看呀,这块儿是不是要掉皮了?”AP指着头顶问。
Grady突然哭了个措手不及。并不是嚎啕,只是猛掉眼泪,哗啦的,暴风骤雨。AP静静看他哭了会儿停下抽泣,继续指着自己的头顶问:“来看看是不是快掉皮了。”
“AP你特么也不安慰安慰我!你特么都秃了呀!”Grady恨得目眦尽裂。
虾饺冷眼说:“我长得像慰安妇吗?你特么不是秃的?有本事去跟他喊啊!”
Grady极少看到AP这样跟人说话,从来都没看到过。若不是今天喝得太多,以Grady的敏锐早该察觉AP回来之后就不太寻常。
AP的眼睛也是红的,细缝儿小眼从镜框里透着要杀人的红光。
“哭!接着哭!哭了就如你所愿心想事成。”
Grady心里像插了把刀,最狠的角度,他猛跳过去,俯视着AP怒吼。“你就没哭过!?你还长人心吗!你知道爱一个人是怎么回事儿吗!”
AP的胸口被他用手指戳得生疼,眼看又要一指头下来,左手挡开了,压着嗓子说:“别闹得这么难看。”声音哽在喉头发颤。
Grady被他一档,血气上涌,用力一推将人摔到床上。
“他结婚的时候你就没哭过?!”Grady大声说。AP的表情瞬时变了,面色铁青的看着他。
Grady大概也被他的面色惊着了,一会儿才喘着气低声说:“哭过吧……那你就该懂我现在的心情啊!”
AP咬紧牙关不说话,胸膛快速起伏着。
“陪我哭啊!”Grady说。
此时AP看着他发怒的样子,却一点不害怕了。谁遇上这种事都一样,何况Grady这个俗得一塌糊涂的。
陪我哭啊……”Grady哽咽着,威士忌的味道纠缠着沐浴露的气息横亘在两人之间。
AP觉得此时此刻Grady那么大块头,如果倒下来自己绝对毁容定了。
好像现在自己长得多好看似的。
一边在心里大骂Grady祖宗十八代吃了什么基因变异物,一边不知不觉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
——吉他!小宝!
炸裂一样的声音。都一样,伤心难过逃不了,不管多粗俗,不管怎么笑。
Grady摘掉他的眼镜,喃喃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哭起来……这么难看!”
AP正想回嘴说五十步笑百步,你哭起来也很丑的好伐!却被Grady下一个动作吓僵了。
Grady的脸贴下来,极近了,轻轻舔走他的泪水,然后不容置疑的探入了AP口中。
AP第一时间牙关紧咬,还是尝到咸涩的味道。
可Grady在他齿列间来回,不时咬上他的嘴唇,口腔中的薄荷味很快被酒精取代。
更糟糕的事还没完。
AP双腿挂在床下,一点忙帮不上,一双手也被Grady按在了头顶,而且那双小粗短的手很快被Grady一只手搞定,另一只手正一遍遍抚着他的长脖颈,轻轻揉弄着喉结,逼迫他吞咽。
Grady眼神有些失焦。身下的人白得刺眼,跟小文分明不同,不管是修长的脖子,还是光洁的皮肤,T恤下面的躯体都更结实健康——明明看上去随时随地都纤弱不堪的模样。
AP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他没想过居然会有一天Grady那么理所当然的在自己屁股上捏来捏去!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发情发到自家人头上这、这是乱伦!
Grady显然不这么想,一只手游刃有余煽风点火四处游走。很快,向来奉行三不——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AP享受惯了,身体一旦进入了状态。乱伦是什么,可以爽吗?身体说可以,AP就妥协。
如果Grady技术差点,大概就没这事儿了。AP事后总结。
很不巧Grady从头到脚都贴着技术流的高玩标签,AP拜服,并且不甘示弱的也抬起腰身撩拨。Grady的气息越来越重,舌头经过胸前,AP觉得跟熊瞎子在自己身上舔掉一块皮没多大区别。紧绷的牛仔裤让Grady难受得要死,可最初的情绪过后,酒精的作用下脑子开始迷糊,拼命在AP棉质睡裤上蹭,铜纽扣不意外硌痛了AP下体。
AP吃痛闷哼了一声,又重重躺平,“放手啦!两双手比较快!”
Grady看着他通红的脸:“AP?”
“放开呀!”没了眼镜遮挡,AP皱眉的样子一览无遗。
“我想慢慢来。”Grady突然笑了,果真松开他的手,捏着他下巴再一次吻下去。
AP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你这哪里是慢慢来的节奏!被他意味深长的那句慢慢来搞得莫名不好意思,连带唇齿也软化许多,Grady每一次索取都让他的心被挖空了一块。
要加倍讨回来!
Grady虽然脑子已经有些不清楚了,却还是很明显的感觉到AP手足无措了一秒多点点,愉悦不已。更棒的是被释放出来的那双手利落的帮自己解开牛仔裤的纽扣,努力几次之后终于拉开了拉链,满是挑逗的伸进去抚摸一把,顺着腰腹在胸前流连犯案。
这是想要技术性击倒的意思嘛!Grady并不在意,反而觉得这样的AP比平时可爱许多。那就看谁先被K.O好了。
AP身上压力忽减,睁眼看见Grady立在床尾一脸认真,赶紧想要往后挪。没挪到一公分,Grady扒掉了他的裤子,抓住他半勃起的性器。不是吧?AP吞了吞口水,眼看Grady蹲了下去。搞什么!来真的啊!AP跳脚,他不过想既然感觉不错,帮朋友撸一管不是大事,大不了撸一管送一管,第二管半价大家都舒服好睡觉了。可Grady现在……到底是酒醒了还是酒醒了还是酒醒了啊!
我不是小文不用你这么卖力!
AP刚想喊,就听Grady说:“你也太兴奋了吧,我还没怎么样就出来这么多。”顶端透明的前列腺液抹了一手。
AP羞愤欲绝的反驳:“那个不是啊!”
手指黏腻的感觉滑向后方,AP猛地意识到Grady不但是认真的,而且打算做足全套。
“你、你不是说慢慢来嘛?”AP快吓哭了。
“又不用耽搁这个。”Grady还笑得出来,伸手要去拧AP的鼻子。
半途被AP抱住了手,听他用极可怜的腔调强笑着说:“都说好痛的,何必呢!简单点我帮你弄出来就好了呀。”上海男人发嗲起来着实让人吃不消,被他软糯的样子盯着,Grady觉得脑子嗡的一下更糊了,下体充血得厉害,刚开口说“不会……”冷不防被AP用力一拽,脚下不稳,跌在床上。前一秒还像小绵羊索瑟的AP翻身压在他后腰上,“那不如让我来?”
Grady忍不住笑出声,腰上AP的屁股还坐得蛮舒服的颠了颠,肉实的质感。回头看着他白生生赤条条努力想要压制自己的样子,脑子里蹦出来的却是性感两个字。
“笑神马啦!”AP鼓起河豚脸,“你要是觉得不会痛,那你让我来做啊!不然拉倒!”
打量着AP的小细腰和那绝对不算科学的翘臀,Grady强忍着鼻血的冲动,恶劣的说:“就算我答应,你也做不来的……”
本来没打算动真格,现在却被逼上梁山非要当好汉了。“做不来”这三个字杀伤力太大,AP自觉咽不下这口气,何况今天这一搅和,说不准Grady真要对自己干点什么不该干的,还不如先下手为强,至少气势上抢个先机。
提枪上马,事先没有做过扩张工作,两人顿时都觉得生不如死。可惜酒劲儿上来了没力气,Grady实在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儿用实力碾压身后这只靠卖萌欺骗世人的混球。憋着一口气Grady告诉自己放轻松放轻松,AP的家伙事儿不大,一点不痛一点不痛。再看AP卡在那里进退不得,想问自己点什么又问不出口的样子,心一下子软得一塌糊涂。
“你先退出来……”先做一下扩张润滑。Grady还没说完,AP就退出了一点点,接着猛地一个冲刺,痛得Grady几乎要以头抢地痛哭流涕。
自己是脑子进水了会答应让这货上啊!不过如果换成AP大概会哭着求饶了。哭起来的AP真的……好难看。好男人才不会让心爱的人哭得那么难看!Grady毫不迟疑改了歌词。
就像AP说的那样,如果自己真的想去争取,只需要大声喊出来给对方知道。明知道结果如何,还是选择在等那个结果自然出现,然后自己对自己说那是理所当然的悲哀,或许自己决心投入的也并不多。那么快的决定一份感情的将来,不留余地,不如试着慢慢来。一点一点蚕食鲸吞,一点一点拉进,一点一点去表达去传递,不再空做一个守护者。
“痛?”AP自己痛得要死,自然也知道Grady不好受,开始后悔跟人置气了,还带了点小庆幸和不解。
“……继续。”Grady破罐子破摔。
出人意料的AP开始亲吻Grady的后背,细碎的触碰在敏感带上,轻轻哼着一曲熟悉的旋律,绵绵的鼻息喷洒在皮肤上,仿若催情圣品。慢慢地AP察觉到Grady真的放松下来,原本只是轻微的摩擦开始加快了速度。两人的喘息声渐渐代替了其他,而那旋律恰如种植在心中的节拍,带着默契融入这场胡闹般的交欢。
Grady知道,这首曾经被AP改过的歌词:
Loving you
It's easy
'Cause you're loving me
希望如此,自私自爱,所以爱你。

 

END

PS:可能还会有后续,不保证Grady可以反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