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热,没去办公室,一觉睡到中午。
吃过午饭,想到俺大女和宋小朋友昨天起在西师参加暑期教师集训,就怂恿胖男人去北碚给大女当快递。正好他也想去缅怀一下童年时光,一拍即合。
路过西农那一片,想起曾经有个瘦男人也带我一起来此缅怀过他的童年时光,不禁觉得有点魔幻,现在西师和西农合并成西南大学了。西师的旧礼堂已被拆掉,胖男人说他小时候在这里看了很多电影,现在,美好记忆的载体消失了,我也曾在此看了一场学生演出,还算美好,却也无从追忆。
两个像大学生一样的大学老师为了我们的到访居然逃课。天尽管热,但好在有风、不闷,四个人在北碚仅存的几排梧桐树下闲逛,又找了个凉爽所在喝下午茶,八卦,晚饭是大女用她“微薄”的薪水请我们吃的,烤鸭,不错。
回来走老路,胖子又怀了一路的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