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特殊的日子。前者如同大多数中国传统节日一样,日渐为人们所遗忘。若不是韩国整出个端午节申遗,而且堂而皇之的成功,恐怕国人的脸皮还会持续变厚。后者则早已不属于我们。可惜青年节已经湮没在黄金周的人山人海中了,要不然那我们还能叫嚣一下。既没有投河的勇气和理由,又没有幼齿所受的特殊优待。我们也只能吃吃粽子,发发短信,顺带纪念一下屈原,聊以自慰。

       不过,据说端午节并非为了纪念屈原,乃是纪念伍子胥。苏州就在今天搞了一个端午节纪念伍子胥的活动,倒是引发了诸多争议。在儿童节来临的前一天,我们已经因此感受到了一种欢乐、幽默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