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萊卡“加油!好男兒”78日,“大逃殺”;715日,“COOL MAX”。

“大逃殺”,全國34強晉級15強;“COOL MAX”,1510

         第一次完整地看“加油!好男兒”的比賽,就是這場命名為“大逃殺”的比賽。說實話,“大逃殺”挺殘酷的,淘汰率高達
55.88%3小時的直播,然而感覺冗長且單一。耐著性子看完,開始後悔自己忍不住被製作精良的宣傳片花所蠱惑,也不禁讓人開始懷疑欄目的初衷——歌唱展示加上舞蹈對決就能選出“好男兒”來了麼?不用個個細看就可以很明顯地得出這樣的結論,這全國的34強哪個不是翩翩美少年?所以“好男兒”就變的好像只是一個漂亮的外衣,這場選秀的最赤裸的目的還不是來選美少男的麼?

         在心中暗暗提醒自己,“當”只上一回,不要再看這個比賽。結果是依然沒能抵擋住“懸念”的誘惑,還是把這
3個小時“COOL MAX”看完了,不同的是這次的心情比較愉快。“COOLMAX”給人一種紙醉金迷、充滿著華麗的 “上海味”的感覺。舞池、紅酒、禮服、玫瑰、鋼琴……所有的這一切都為展現選手的“紳士風度”而服務。三人一組完成五段迥異的舞蹈,五個美女評審選出心儀的直接晉級對象,比賽變得像是一場PARTY,或者說在這樣的氛圍中,在翩翩起舞的腳步、眼神、肢體的展現時,讓人忘記了這是一場比賽,而看到了比競爭更多更豐富的東西。最感人的一段舞,發生在宋曉波、江洋和沈人傑那組,除了曉波,其他兩位男選手和女舞伴都用黑布蒙著眼睛,四人的角色在舞蹈的時候得到了平衡,在缺陷的世界裏卻往往能讓人直接觸及“靈魂”。


         五位評審的選擇,有的是客觀公正的、有的卻也還是帶著個人喜好或者主辦方目的的,比如馬天宇的直接晉級,便是帶著明顯的操作痕跡。當瞿穎把象徵晉級的紅絲帶戴到天宇的脖子上時,很多人都很驚訝。天宇的舞蹈太不出色了,這個結果對其他兩人來講就是不公平的,連馬天宇自己也說“應該是巫迪文晉級的”,但我們能夠原諒這個操作,或者說我們默默認可這個做法,是因為很多人不想就這樣讓馬天宇因為“郭凱淘汰事件”的情緒因素就離開這個舞臺。瞿穎留下了他,給了他一個機會,為了讓我們看到更出色的馬天宇。雖然憑著馬天宇的人氣,即使最後憑短信支持率他依然能夠晉級,但這個明顯的“情感操作”卻顯得格外有人情味。
同時對於巫迪文,“人氣王”的加冕對他來說應該算是一種補償對此天宇應該會好過一些。

然而另外的一個操作卻讓人覺得有些“用力過度”。說實話,其實相比較一些被淘汰的選手,他並不是那麼地優秀,然而卻因為腳傷了、連夜趕練了輪椅舞,所以他變得有“賣點”,於是把爸爸、高齡的奶奶、爺爺請來現場,再搬來偶像共同獻唱一首歌,無形中幫忙拉了不少的票。看得出主辦方的擔心,也正因為這個讓他的晉級攜帶了更多腳傷帶來“好運”

         最後的密室,克隆《飛黃騰達》的痕跡明顯卻不怎麼討巧,最讓人受不了的是曹可凡每次接通電話必要重複的那句“我是曹可凡”,陳辰的採訪讓
觀眾得以瞭解更多的故事,但為何非要電話響了四聲才接起呢?我想這樣製造的緊張大家多半不會喜歡吧。

       Anyway
,“COOL MAX”還是讓我看到一場還不錯的比賽,“加油!好男兒”讓我開始對“東方衛視”充滿了一些嚮往,看來能夠展現實力專業水準的電視節目還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