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盈过内心的流入倏忽流走,一切又重新归零。这蓬松松的空无,我很喜欢,很好。

还有多少种可能?让我问一下窗外静悄悄的时间,它像壁虎一样紧贴在夜色的外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