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暴走3小时。回来的路上,我边走边吃东西,干掉一塑料袋食物。

  当我爬过坡,气喘吁吁地发现一条河,河的浪花在劈里啪啦作响的时候,我突然不假思索的唱起来: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   今天是节假日,我一个人疯子一样的暴走了三个小时,在阳光下我闻到洗发水的味道,原来我是个湿淋淋的草莓洗发水。路边的荷花池残败着,我决定将来如果生个小孩就叫“何田田”,取自“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之意。我不管他爹姓什么,反正我家小孩要叫何田田,我要给何田田当妈。   我热气蒸腾,是个身在异乡的孤胆英雄,将来我是何田田他妈,我是最后一个无辜的流氓。 我不停的走着,还在百忙中逮着石头子踢,我想起中学的时候逃课去山上的菜地玩,蜜蜂缭绕着我,花粉扑塌着我,我恋恋不舍,惴惴不安,小样贼难看,小脚拔凉。   就这么走着走着,走在寂静里,走在天上,而阴茎倒挂下来。 走在车流里,走在路正中间,然后,悲从中来。   没完没了的伤春悲秋,没完没了的回忆思念瘦,没完没了的幻想联翩。所以有时候觉得干死自己算了。妈的,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