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第6本第7本的内容,我差点以为这冒险小说是我眼拙看错了,这分明就是清水向耽美小说好不好?!

        阴山古楼篇,恐怕是把瓶邪王道发挥到淋漓尽至的一大篇章。这故事完全就是撇开其他人不管,只谈铁三角去广西倒斗。给同人画作提供了无数素材。

       失忆后的张起灵人没傻,正好我们的吴邪铁下心要照顾这位了,还拉上胖子,但出院光养着不是办法啊,各种笑料也来了,看胖子怎么说的:

      “要不咱干脆替他征婚,把他包给一富婆,以小哥的姿色,估计咱还有得赚,以后就让他们自己过去,你看如何?”

        吴邪那会儿要不是计上心来,估计掐死子胖子的心都有了。看得我拍桌直笑,胖子还说不能放我那里养,别人还以为我是兔儿爷呢!我真想说敢情你觉得放吴邪那儿养就无所谓,因为他们木已成舟了是吧?

        接着,另一条线索浮出水面,他们终于查到了张起灵一些来历,当时云顶天宫团队里的陈皮阿四老爷子最早带来的,外号“哑巴张”,在广西时住在一个小村子里,村民都叫他“阿坤”,似乎精神状态有问题,后来被人捆住手脚当捕尸的诱饵,却在墓地里把那些粽子全拧断了脖子。(粽子是对僵尸的叫法),这才被陈老头看中带去倒斗。

       真是一段充满江湖气的来历,还有哑巴张,阿坤什么的名头,难怪有人说乡下阿坤找了个省城里吴邪当媳妇还是满有压力的~啊哈哈哈,说笑而已

        而且从之前到现在,一次次觉得吴邪的吐糟帝和脑补帝名声也不是盖的,吐糟就不谈了,每次遇到什么危急状况他还有脑子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恐怕只有银魂里的新八和他不相上下,比如鸡冠蛇能像鹦鹉一样学说长沙话那段,都快被蛇咬了他还能想“你是从湖南卫视来的吧?”我真想一巴掌拍过去,尼玛的湖南卫视,赶紧逃命吧!!

        至于脑补帝嘛~~在去广西调查到张起灵曾经住的那个叫巴乃的小村子,又查到具体住的屋子,有村民说那屋子有个老太婆也曾住过,我们的脑补帝内心这么想的:

       “我看了看闷油瓶心说老太婆?难道闷油瓶以前是和一老太婆同居的?他那空白的十五年搞不好是在那里被关着当性奴,那未免太悲惨了。”

         ——看得我一口果汁都给喷没了。

        这张家未来的媳妇整天都在想什么呀!

        刚欢乐不久,在村里的盘马老爹对吴邪说你们一个迟早要害死另一个时,并不以为然。三人潜入湖底,湖底玉矿里的石中人围攻铁三角,血放的就多了,作为读者我开始担心他们这一场不要来个生离死别啊。

        ——“他忽然朝我笑了笑,道:“还好,我没有害死你……”,我愣了。他一阵,吐出一大口鲜血。“你——”我的脑子嗡了一声。他仍微笑着看我,头缓缓地低了下来,坐在那里,好像只是在休息。但是,四周完全寂静了。”

        看得我心也跟着一凉,幸亏峰回路转,吴邪长进许多,咬牙硬拖着两个半死的人逃了出去。不然之后恐怕再也看不到在湖边,闷油瓶很体贴地帮吴邪捏肩膀按摩了,那段也是美死人,跟我弟弟意见完全不一的是,我死活认为男人帮男人按摩肩膀,真不该是全龄向思维会出现的行为。

        病床上,吴邪终于还是动起了张起灵身上麒麟文身的心思,当然看过文的都知道那是查线索才要看的,跟YY不搭边,但忍不住帖出来:

        “拿着图走向闷油瓶,他正在发呆。我上去对他道:“快快!把衣服脱了!” 他愣了一下,面露不解,我把手里的图给他看,这样那样不停的解释,他仍是不理解,但还是按照我的意思把衣服脱了下来。我看着他磨叽的动作真是心痒,真想一脚把他踹翻,马上贴上去看……”

          大家都知道,那文身只有体温升高了才显现,哎,我估计这里很多人又会想多的。

          第7本,北京新月饭店的拍卖会,精彩之处是很多读者津津乐道的,斗智斗勇描摩得张弛有力,多少也在盗墓这种死人气重的题材下,有了点人间味道。

        解语花,霍仙姑,霍秀秀几个重要角色这篇也才登场。倒是闷油瓶不说话,在这些人精里依旧十分抢眼,首先拍卖会上他穿了西装出场,以吴邪的视角看“十分的潇洒“,来自男性的赞美恐怕并不多见,只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后来吴邪跟霍老太和盘托出他们所知道的部分真相,闷油瓶十分坚定地站在吴邪这边,明明他急需知道的,是霍老太手里的大部分真相的细节。

        闷油瓶拒绝霍老太,转身对吴邪说:“带我回家。”这句,果然是第7本里最耀眼的台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从这本开始,倒斗的土夫子们过去的九个大门派也显山露水,就是号称“九门提督”的那一代民国土夫子,他们的爱情与江山基业的八卦,更是跟小说似的传奇(这就是小说好吧)

        从小说中读者可以隐约看出来,张起灵必然和九门提督之首张大佛爷有长辈晚辈的亲属关系。而吴邪,在《盗墓笔记》一开头就提过,是九门老五,吴老狗的孙子。至于解家,霍家,陈皮阿四的陈家等等,想知道更具体的八卦,一定得看相当于盗墓公式书的《吴邪的私家笔记》,这也多亏了我弟的推荐,书里写得也非常有趣。这几家还有一些联姻关系,比如吴老狗娶的大家闺秀是解家远亲,而霍老太跟吴老狗又有一段情,所以吴邪被霍老太刺刺地说了几句,内心不断吐自己爷爷的槽,嫌爷爷太多情了~

        那么也可以说,瓶邪这对CP算得上门当户对。别搞张密欧和吴丽叶就成。南派三叔还请笔下留情。顺便说一下后面那吊死人胃口的剧情, 霍老太和闷油瓶他们一起再去广西打开张家古楼的秘密,而把吴邪和小花组队去四姑娘山的悬崖山洞里寻找开楼里石门的密码。可惜第三层的密码因为一个低级错误弄错,闷油瓶他们困在了古楼里,生死未卜。这边,吴邪只得假扮三叔,再次集结三叔那帮人的势力赴广西救闷油瓶和胖子他们。显然看完是掉坑里了,只求赶紧填坑。

        说起来,男一吴邪和男二张起灵的这条线,一本本看下来,很明显像BG的感情路线一样,从相识到发展到一点点加深感情。阅读时会隐隐觉得,闷油瓶那张死扑克脸,只对吴邪有点表情,这在旁人面前是决计不会露出的,还有难得的几次微笑,也是让吴邪看得内心翻腾个半天,我都替他觉得你翻腾个什么劲啊,纯爷们儿想这么多干哈?

因此,我还是说,这要是正直客观点儿评价,就是爷们儿的少女情怀。

 

B面:黄金を抱いて翔べ

        如果说《盗墓笔记》是充满想象的翅膀在飞翔,那么《黄金》则是冰冷机械的金属翅膀,充满着理工科的严谨和现实主义的气息。

        盗墓的小说一共七本,而《黄金》则只是短短300多页的文库本,也费了我不少时间阅读,主要原因恐怕就在于高村熏不愧被评价为拥有男性思维的女作家,在她的作品里,我甚至察觉不出多少带有女性柔情的感性态度,充满的只有冷俊和硬派的男性荷尔蒙(笑~),还有纯粹说明书式的各种器械装置的描写,所以,看这部小说,必须挺过前三分之一,才能察觉到故事的吸引人之处。

        毕竟一部小说的优秀程度不见得与可看性成正比。《盗墓笔记》也许只是中国考古的一些戏说和超凡的想象,并不具有非常严密的逻辑,而我的宅弟也不断提醒我,看盗墓不要太过分纠结于那些不合规矩的文史地及常识(大到戈壁滩上的绿洲竟然是个热带雨林,小到戴着防毒面具还能吃着牛肉干)我们从冒险小说中更多的是寻求中国古代文化的神秘性,说白了就是好看,惊险,刺激。

        而《黄金》是纯粹的现实主义,甚至可以说具备影射性的政治背景:北朝鲜间谍,日本公安,学生运动,左翼团体,暴走族这些政府和民间组织,跟故事的六个主人公的背景身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他们背后,如同交织成上午一张巨大蛛网,把看似单线索的偷盗金库事件包裹在这个背景之下。

        这些我就不多做解释,重点叙述的依旧是黄金大盗集团内部的暧昧元素。我看过高村熏个人简介中就提到过,她的作品,尤其在早期,时常会涉及一些同性爱情的描写,她认为,这是对同性爱情的认可,并且表明不要对此有歧视态度。这类描写,赤果果的有《李欧》这样的小说(拍成过电影,是吴彦祖演的中国大陆杀手李欧,可惜我没搜到哎~)暧昧隐晦的,代表作当然是《马克斯之山》,《黄金》也算这一类,隐隐之下,脉脉情动。

        正篇切入从一间商务HOTEL的客房开始,幸田拿着双筒望远镜观察住田银行及周边的环境,另一边,北川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来看着幸田。这俩男人来开房间真的不是来搞JQ的哈,这一幕,是银行金库强夺计划的主谋,幸田弘之和北川浩二的第一次会合,勘察地形,构架计划的开端。

        两个主角之外,当然需要团队合作,因此,北川凭着自己的勾搭能力,拉拢了电脑专家野田,野田又设计了负责电梯维修的老人家岸口,拖他下水一起实施计划。原本没有算在入伙计划之内的北川弟弟,春树,则因为偷听到了北川和幸田的电话,主动提出加入,最后,也是最难搞定的,就是和幸田只有几句话几面缘,却始终有种嗅到同类气息的家伙——桃太郎(昵称モモ),桃表面上是大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实际上是背负双重间谍污名,几乎无容身之所的北朝鲜谍报人员。他的专长是制造炸弹,在整个计划中起到关键作用,因此为了拉他入伙,北川和幸田费了很大力气与他接触,帮助他暂时逃离了公安和北朝鲜的双重追捕。

       至此,在读者面前的人物关系已展开。尽管以前看过别人的感想,都比较倾向于幸田和桃这对,不过我倒是觉得从性格来说,北川和幸田才比较适合成为一对吧。桃在我看来,之所以跟幸田会在几个眼神和照面见就可以神交,那是因为他们俩散发出同类的气息,那种对人类社会的疏离感,又像是对心灵的自我放逐——桃为了活下去,杀死了自己的哥哥,而幸田则一直把小时候教堂纵火和自己身世的秘密埋在心底,无法解脱。用小说中的话说,他们都在寻找“一个无人的世界”。

        可惜世上并没有无人的室外桃园,而北川就成了让幸田与整个人类社会联系在一起的纽带。北川能说会道,和幸田是大学前后辈,又很受女性欢迎,现在有一个怀孕的温柔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儿子。而幸田则孑然一身,似乎唯一能称得上同伴的,只有北川这个已交往了十年的朋友。两人的性格非常互补,比起大方活跃善交的北川,年方29岁的幸田是个“三无”男青年,沉默,孤高,缺乏感情波动,但头脑十分冷静明晰,集中力超常。

        撇开北川已婚的事实,幸田跟他在一起的互动,俨然老夫老妻的模式。而北川带幸田回家喝酒时,幸田看着北川妻子,内心就像泛酸似的那段描写,不得不说简直像在暗地埋怨北川瞒着自己悄悄结婚。

        而桃的出现,又让幸田找到了另一个支撑点。所以我说,这是一段复杂的三角恋啊~(被殴)

        另外,春树对幸田应该是有一分敬重的,而对自己哥哥,恐怕就是兄控到一定程度的极端例子。虽然跟哥哥经常吵架,因为偷听电话还被海揍一顿,可他始终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哥哥北川。最后,春树也完成了一个好弟弟的任务,当暴走族报复性的撞死了北川的妻儿后,春树只身一人开飞车撞死了那个凶手,自己也重伤入院。这一段在小说中时间跨度比较大,从跟“吹田联合”暴走族干上架到最后这样的结局,基本是到了小说快结尾处。不过,我觉得这一手高村也特狠了,北川和幸田CP是不错,倒也不至于要干掉他的老婆孩子吧OYZ

        另一人,野田带来的岸口老爷爷,真实身份是如此巧合,他正是幸田亲生父亲,当年和幸田母亲有私情的神父,最后沦落到成了公安的走狗。而那时的教堂纵火案,实际上是5岁时的幸田在难以解释动机的错乱情况下,碰翻了教堂蜡烛,任由那一团大火蔓延的真正犯人,案件最终是岸口承担下来,判了刑,或许这是他认为对亲生儿子救赎的唯一方法。在强夺黄金计划实施的最后,岸口老爷爷再次成为儿子的救赎,就这样死去。

        小说的集中点,还是围绕在北川,幸田和桃三人身上,北川对幸田,是不言自明的体贴与照顾,还有一种保持距离的默契,去探察大阪变电所和地下管道时,幸田因为掩护桃逃跑,被暴走族所伤,北川生气和焦急只要看过原文的想必印象深刻。桃在一段时间的不辞而别直到重新归来,在沉默的幸田面前,猛揍桃一顿的也是北川。如果不是偷盗黄金的故事,这三人简直可以组成一个温馨家庭了吧?北川是一家之主,幸田是温柔的妈妈,桃是个到处惹麻烦的儿子,如果再加上春树这个有中二倾向的大学生是“小儿子”,以及风流浪子的野田这个“长子”,岸口是家里的长辈“爷爷”,恐怕还挺热闹的一个大家庭呢~对自己的联想都不禁大笑。

        可惜,桃的身份背景令他逃脱不了终焉的命运。在经历过一次次躲避公安和北朝鲜追击后,作为读者的我,其实仍然幻想桃或许能够顺利夺取黄金,按计划跑路偷渡香港,那段时期桃甚至还躲在小公寓里扮成“桃子”,粉红连衣裙和红唇的描写来看,似乎挺适合女装。不过,仍旧没有躲过最后一劫,来自门口的枪击,成了桃前往天国的船票。

         这段剧情比北川失去妻儿还要凄凉,但却显得异常温存。幸田在门口为他挡住一枪,子弹仍然贯穿了他的肩射进桃的身体,之后昏迷的幸田被桃救了过来,而桃自己却因为无法取出子弹,失血过多,长眠在了教堂的长椅上。

        而这个教堂,就是当年大火后重建的新教堂,幸田一直想带桃去看看的地方。如今却成了桃灵魂安息的家园。玫瑰花窗照射的光线下,12月清晨的寒意中,幸田从肩部传来的疼痛中醒来,膝盖上桃的手僵硬冰冷的触感,他已经擦去口红的嘴唇苍白得毫无血色,就这样死在了幸田的身侧……

        最后,完成夺取黄金的,是北川,野田,岸口爷爷和受伤的幸田。至此,计划实施之前的一切暧昧情愫和爱恨情仇,都收于此,了于此。结局,黄金抢夺成功,但幸田已经相当虚弱,可以想象此刻靠在北川身上连被握住的手都很无力的状态。说实话,最后这三小节的描写,我都无法确信幸田最终是否可以活下来,甚至我都怀疑过,他就这么富有文艺色彩地在朝阳中倒在北川怀里死去(喂喂,这哪门子的BE啊)

        北川最后颤抖断续地说他将来一定会来看他,会很开心地跟他说笑,不过此刻,恐怕北川并不清楚,半梦半醒间的幸田,想的是桃,想着与已在天国的桃可以说些心里话……好吧,读到最后,我承认,桃,你赢了!!!

       《黄金》的世纪大盗故事,跟美剧式的快节奏和酣畅淋漓,富于冒险精神的Happy ending是截然不同的内核,穿插如此多的细腻描写,又非常符合日系小说的特质。而对几位男性间暧昧情愫的深入描摹,又觉得跟现实中所想的情景十分相符,这点,让现实的主题,又蒙上一层童话般的美丽面纱。这些人和事,远远地看,看上去真是既苦B又美好~~

 

尾声

    两部八秆子打不到的小说,就这样白天黑夜的陪伴我的阅读时间,我看得脑子快不够用了,快转不过来了。盗墓信息量大,黄金有一部分晦涩难懂。不过最后都全部读完,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类型的精彩。一种好看,一种深沉。再反复回味其中的桥段,我实在是觉得很多全龄向小说作家就是在跟耽美小说抢饭碗来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