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出发,驱车前往那拉提。传说那拉提得名于当年成吉思汗西征时,有一支队伍遭遇了暴风雪,当他们穿过风雪,看到眼前一片水草丰美的草原,情不自禁地高喊出“那拉提!那拉提!”,意思是“有太阳的地方”。

一到景区门口,就深刻体会到这是个开发极其成熟的地方,游客服务中心擦挂立新,小卖部服务台什么的和任何一个著名旅游景点相比都丝毫不差,时隔多日终于又看到了水厕让人好生感动。同伴们在游客服务中心的小卖部各种补给,我的小伙伴看上了人家买的当地饮料卡瓦斯,也去搞了一瓶,是加有蜂蜜啤酒花一类的碳酸饮料,还蛮好喝。那时候我们这群土人完全不知道这个时节新疆当地人会自酿卡瓦斯,那个味道比饮料卡瓦斯好喝得多得多啊,如今想来甚是怀念。

在景区门口吃过午饭,终于吃了这些天的第一顿汉餐,满满点了一桌子的蔬菜,吃得好生幸福,原来身体真的会想念蔬菜的啊。在景区服务中心集合的时候,一大群非常漂亮的伊犁马沿着大马路走过来,没有披挂马鞍和缰绳,是马匹最天然最纯粹的样子,膘肥体壮,身姿健美,油光水滑的皮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马蹄铁掌敲击在水泥路面上,此起彼伏的踢踏声清脆悦耳,让人不自觉地心跳加速,一路目送着它们快走而去,马儿这种矫健的肉体美真是让人无法抵抗,身为大宛马后裔的伊犁天马也相当能够体现马这种动物最原始的美。

那拉提景区很大,游客们主要去的是空中草原和河谷这两个。先坐上区间车去了空中草原,一路上,两边起伏的高山草甸子上错漏疏密地立着暗绿色的针叶林,在晨光的照耀下显得生机勃勃,广袤而又丰美。视线可及的极远处是顶覆白雪的天山山脉,形成了连绵不断的地平线,各种中土世界的既视感。那拉提很美,但说实话,在看过了巴音布鲁克高处俯瞰的苍茫大地之后,再看那拉提一马平川的空中草原,总觉得有些大气不足。前一日遇到的摄影大叔也曾表示过,论高山草原,喀拉峻草原比起那拉提来要更为壮美。不过那拉提的空中草原,因为背靠着天山山脉的支脉,所以平坦的草原逐渐延伸到雪山脚下,交界处长着挺拔的雪岭云杉。差不多正值花季,草原上开着许多小小的野花,野罂粟、蒲公英、野薰衣草、勿忘我、金盏花……野罂粟非常漂亮,花形乍看之下颇似郁金香,是明亮的橙色,但花瓣更柔软、花形更松散,在微风的轻抚下轻轻摇曳,在草原上很是醒目。空中一直盘旋着几只老鹰,还有啾啾鸣着欢快地飞来飞去的燕子,结果就人生头一次看到老鹰捕猎!只见老鹰慢慢地盘旋着越飞越低,逐渐接近燕子,然后突然就翅膀往前扇,将身体后仰向前伸出脚爪去抓,行动轻灵敏捷的燕子倒是反应迅速,一闪身躲了过去,老鹰盘旋了一下调整姿势又尝试了一次,结果还是无功而返。旁边的草原上,牧人放牧的伊犁马成群地奔跑,鬃毛飘扬,两个牧人在毡房边上训着小马,一人拉头一人拉尾巴,小马挣扎着被拖走,看着怪作孽的。

结束了空中草原的行程,搭乘区间车前往河谷景区。景区里随处有放羊的牧人,间或会堵住车道,牧人骑着马,怀里揣着一头咖啡色皮毛的小小羊,大约只有迷你泰迪那么大,超级可爱。羊群见到车子开过来,也不急着躲,即便是被主人的皮鞭催促了,也是紧走几步,低下头赶紧吃几口草,再走几步,十足吃货模样。渐渐地,头顶上的蓝天被雪山另一边涌上来的黑云吞没,直至变成沉沉的阴天,经过有着清真寺一般金色尖圆顶的哈萨克大毡房,停在途中景点一个开满小黄花的草原的时候,大颗大颗的雨点砸落了下来,令我心生欣喜——因为我一点都不想骑马!

不得不说我们的运气到这天为止还是不错的,因为到达河谷景区之后,刚刚讨论了一下要不要冒雨去骑马,得出肯定的决定之后,才上马没多久雨就渐渐停了。说起来这个骑马真心蛮让人不舒服的,一群汉子以及小孩子,一个个伸着手盯着小姑娘,身高只到我肩头的小孩毛发发黄牙齿稀疏歪扭眼睛却晶晶亮地直盯着人,感觉有点恶心……迅雷不及掩耳地,我们一行人里的女孩子都被拉走上马了,我回头一看就看见我的小伙伴站在原地压根没有人理睬他……旁边分明还有很多带着马的牧人啊,不能因为人家是个187公分身高的汉子就无视他啊……所以印象更差了。事实证明,这些汉子们抢着载妹子绝对有一部分是别有用心的,所以如果不是真的爱骑马还是不要去骑了……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骑可以飞奔的马,主要印象是:超级颠!而且因为我骑的那匹马坐垫比较窄,所以一个小时下来臀部后面被磨破皮了……直接导致之后的行程都很痛苦……再加上我向来很怕高速度,所以每次那汉子一让马奔跑起来我就觉得胸口发紧,然后就下意识地凄厉尖叫……就算这样他还是不停地试图让马快跑起来!而且这匹马那天还心情不好,总是不走寻常路喜欢去山边边的小窄道上走,太吓人了。

在有山坡有泥塘有树林的河谷景区骑过了马,然后就坐上区间车来到那拉提国家森林公园的入口。这一天我们住在景区里,是红色铁皮房顶的森林小木屋。因为住在二楼,所以没有太多虫子,而现在想来,那一夜真是这次行程中最后一次舒服地洗到热水澡的一夜了。之后的种种住宿真是令人无语,只有一腔辛酸泪。而这天的晚饭也是跪求饭店给我们吃饭、等上菜等了1个多小时、上菜结果又上错一道超级贵的菜等等各种折腾,但也正是这些折腾,让我们这些被领队半抛弃的部分团友们,自己熟悉了起来,堪堪是祸福相依。

深夜里,躺在睡袋里,夜风在窗外吹动满山雪岭云杉,由远及近哗啦啦地树摇枝响。小小的木屋里,竟也真的有了幽静的山居之感。